黄浦江之澜
字体:16+-

第99章 存储室

第99章 存储室

秦海天拿起云水仙的拎包,将那瓶氰化钾从包里拿了出来,问云水仙道:“这是什么?!”

云水仙嗫嚅道:“我……我不知道……”

秦海天又踢了云水仙一脚,云水仙痛苦的呻吟。

秦海天蹲下,抓住云水仙的头发,迫使云水仙看着他。

秦海天厉声问道:“这东西是谁给你的?!”

云水仙浑身发抖,道:“不知道……”

秦海天道:“还敢说谎?那天你把我灌醉了,偷了我的钥匙去书房,我就觉得你可疑,今天总算让我抓住现行了!”

云水仙听到这里,知道自己死期将至,却只能嘴硬道:“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秦海天狠狠煽了云水仙一个耳光,起身道:“把她带到存储室去!”

云水仙听到这句话,不禁浑身发抖。

存储室并不是秦公馆存储东西的地方,是执行家法的地方。进了那里的人很少有活着出来的。

打手们将云水仙架起来,拖着她离开了餐厅。

餐厅内的仆人们见此情景,都低头不敢说话。

秦海天对仆人们道:“今天的事谁要是敢说出去,我就割了他的舌头!”

仆人们连声道:“老爷放心,我们不敢!”

秦海天气冲冲的走出了餐厅。

黄瀚文来到秦公馆给秦海天送赌场的账簿,正巧看到云水仙被打手们拖走,顿时感到心里冰凉:云水仙一定是给秦海天下毒未成,要被拖到存储室去执行家法了!

黄瀚文怕云水仙看到他,连忙躲到假山后面。他藏起来是出于本能的反应,可是心里又觉得很对不起云水仙。

云水仙会把他招出来吗?想到这里,黄瀚文不禁浑身发抖,也顾不上送账簿了,立刻离开了秦公馆。

秦海天来到许曼房间,将云水仙要给他下毒的事告诉了她。

许曼听了大吃一惊,问道:“老爷,您打算怎么处置二奶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