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浦江之澜
字体:16+-

第102章 脑浆

第102章 脑浆

卢米埃尔咖啡厅内,田中凉介对伊藤翔平道:“我时间有限,想说什么就直说吧。”

伊藤翔平道:“田中课长,我们本来是精诚合作的同事,没想到会弄成今天这个地步。”

田中凉介道:“少废话!我很清楚你今天约我来的目的。”

伊藤翔平已经知道小胖无法狙杀田中凉介,梁斌与陆玲将要采取第二套方案。他现在要做的是稳住田中凉介,为梁斌与陆玲争取时间,于是他笑着问田中凉介道:“那你说说,我约你来是什么目的?”

田中凉介道:“咱们都是特工,用不着对彼此打哑谜。你想杀了我,却也没那么容易。”

伊藤翔平道:“如果我想杀你,那也是你逼的。我和智子的事是我不对,但我已经向你认错了,你又何必非要置我于死地呢?”

田中凉介道:“有些错误是不可饶恕的。”

此时,在弄堂中,陆玲和梁斌与日本浪人们展开了厮杀。

双方都怕把巡捕引来,不敢开枪,便心照不宣的使用匕首搏斗。

梁斌虽然在接受军统训练时学过一些拳脚,但跟日本浪人相比,还是有些差距。在日本浪人的凌厉攻势下,梁斌只能疲于招架,险象环生,好几次险些被日本浪人刺中。

陆玲的功夫则比梁斌强很多,只见她手持匕首与三个日本浪人周旋,日本浪人始终无法伤到她分毫。

忽然,陆玲一个健步蹿上去,一刀刺中了一个日本浪人的心脏,那个日本浪人倒地而亡。

另两个日本浪人心中都憋着一口气,心想要是两个大男人解决不了一个女人,那他们真的是浪得虚名了。于是他俩对陆玲发动了更为凶猛的进攻。

卢米埃尔咖啡厅内,伊藤翔平见梁斌和陆玲迟迟不来,心里有些发慌。

田中凉介看着伊藤翔平,冷笑道:“在等你的同伙吧,他们或许早已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