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浦江之澜
字体:16+-

第154章 葬礼上的爱情

第154章 葬礼上的爱情

劳伦特对梁斌道:“英国人常说,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我很喜欢这句话。”

梁斌道:“那你就要在高桥浩二和我之间做出选择。你想要的利益,高桥浩二无法给你,而我可以给你。”

劳伦特知道梁斌说的是实情。如果他想在上海捞金,梁斌显然比高桥浩二更有用。

而这正是梁斌的用意所在。他就是要用利益当诱饵,在劳伦特与高桥浩二之间撕开一道口子。

毕竟,如果法租界巡捕房与特高科联手,对法租界内的各派抗日势力将形成致命的打击,梁斌不能容许这种事情发生。

劳伦特沉思片刻,道:“你想没想过,三角形才是最稳定的结构。只要你、我、高桥浩二联手,上海还有谁能奈何得了我们?”

梁斌道:“不好意思,我几何不好。我不跟日本人合作,这是我的底限。”

劳伦特道:“日本跟现在的法国政府关系不错,我是法国政府委派的官员,自然要与日本搞好关系。”

梁斌道:“现在法国的维希政府不过是德国人的傀儡,所以你更应该理解我为什么不跟日本人合作。”

梁斌这句话刺痛了劳伦特。号称拥有“世界最强陆军”的法国在三个月内便被**德国击败,这是每个法国人心中最深的痛。

梁斌道:“日本与德国是盟国。从这个意义上说,你帮我对付日本人,也是在对付德国人。”

劳伦特道:“梁斌,你是个聪明人。现在上海的局势,你应该比我清楚。日本的军队终将进入租界,不管你现在怎么折腾,终将是一场空,到时候你会是什么结果,你想过吗?”

梁斌讥讽劳伦特道:“日本军队或许会进入公共租界,但不会进入法租界,因为日本还要考虑与德国的关系,所以你不必有恐日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