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浦江之澜
字体:16+-

第180章 未拍先火

第180章 未拍先火

陆玲虽然住进了禾庐,但她并没有睡在宽大的主卧,而是睡在了一间客房里。她觉得主卧太大了,睡在里面没有安全感。

梁斌给陆玲雇了一个女佣苗姨,陆玲却觉得自己没资格差使别人,她想辞退苗姨,自己做家务。

苗姨哭天抹地的对陆玲说她上有老下有小,现在工作也不好找,陆玲要是辞了她,她家里就揭不开锅了。

陆玲见苗姨说的可怜,便将她流了下来。陆玲却坚持与苗姨一起洗碗洗衣,一起做家务,搞得苗姨有点很不好意思,她从没见过这样的主雇。

陆玲一边与苗姨一起劳动,一边给她做思想政治工作,说她俩都是无产阶级,应该互相帮助、同甘共苦。

苗姨根本听不懂陆玲在说什么,又怕陆玲嫌她笨,只能假装若有所思的边听边点头。这可能是上海最滑稽的一对主仆了。

何兆林在秦海天那里吃了大亏,找高桥浩二诉苦。

“高桥课长,我为了帮您办事,损失了好多弟兄不说,还把夜明珠夜总会和隆鑫元赌场转给了秦海天,您看这事儿怎么办?”何兆林笑着问道。

“我能怎么办?我手里又没钱。”高桥浩二轻描淡写的答道。

何兆林生气的看着高桥浩二。

高桥浩二道:“你们中国人有句话,叫‘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你不是有纺织厂和橡胶厂吗?”

“有。”

“现在立刻开始招工,购买设备扩大规模,准备为皇军生产夏季军装和雨靴。”

“现在是冬天,生产这些东西干吗?”何兆林有些诧异。

“你就照我说的去做,不必多问。过两天我会把一个大大的单子交给你。”

何兆林是个老油条,他明白高桥浩二现在不跟他挑明,说明这件事涉及军事机密。

不过既然是为日军生产是夏装和雨靴,这笔单子肯定小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