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霆琛时笙

第38章 我是鸠占鹊巢?

第38章 我是鸠占鹊巢?

仔细听,他的话里透着一抹脆弱。

以及对现状的无奈。

要是曾经听见这些话我会欢喜的要命。

我闭上眼睛没有说话,也没有挣脱他的怀抱,两个人久久的僵持在这儿,半晌顾霆琛松开了我,声线淡淡的问:“你住在几号房的?”

我皱眉说:“你还是自己开一个房间吧。”

顾霆琛像是没听见我的话似的进了酒店,我站在门口等了许久才进去,进了电梯按下五楼,出去找到自己的酒店房间打开门。

推开门的那一瞬间我怔住,“你怎么连我住几号房间都知道?”

这事,我绝对没有给季暖说。

顾霆琛解下自己的领带,神情冷漠的解释说:“真不巧,你住的是我名下的酒店产业,还有一个事,季暖压根就没和我联系过。”

我诧异的望着他问:“所以从我入住这个酒店用身份证登记的时候你就知道我在桐城了?你是什么时候过来的?你在外面等了多久?”

我明明想逃离梧城,逃离他。

却跟个傻子似的钻进了他的领域。

顾霆琛勾唇笑而不语,似乎心情很愉悦,可方才他明明气的要死。

我心里也郁闷的要命,进去找出自己的行李箱,见我在收拾衣服顾霆琛也没有阻拦,看着我收拾完了他才淡淡的说了一句,“你逃不开的,时笙,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反正我现在有的是时间跟你耗。”

我顿住,神情冷漠的问:“你究竟要怎么样?”

我们两人像个死结,怎么也打不开的那种,倒不是我的原因,是他死缠烂打。

失忆后的顾霆琛待我倒是执拗。

“跟我复婚,做我的顾太太。”

我下意识说:“不可能。”

这辈子我都不会再做他的顾太太。

见我拒绝的太坚决,顾霆琛的脸色很难看,他抬手摸上我的脸颊,我侧过脑袋躲过,他蹲下身与蹲在地上的我平视,他的眸光深邃,似透着万千的璀璨光芒,灼的我眼睛生疼,眼眶一下就泛着酸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