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霆琛时笙

第181章 此生,唯一

第181章 此生,唯一

暴雨似乎下的更大了,我不清楚席湛有没有听见我说的话,因为他离我也很远,我尽量的敞开声音说道:“你给我八个月的时间让我生下这个孩子,如果我那时还能活着……我和孩子健健康康的我就来找你好吗?到时你让我做你的妻子成吗?”

我很爱眼前这个从未伤过我、给我无尽纵容、依仗以及满心信任着我的孤傲男人。

此生我都不愿意再错过他!

此生我只想成为他的妻子!

我想我再也不会爱上他人了!

虽然他并不是我这辈子唯一的男人,但我可以确定,他将会是我这辈子最后一个男人!

席湛没有说话,这像他的性格,可是这样的他令我难过,我抿了抿唇接着又道:“席湛,我也很害怕,我特别害怕你离开我、害怕死亡!可是我更害怕我留不住这个孩子,我没有想象中那么坚强,我甚至懦弱不堪,可这个孩子是我唯一的勇气,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他忽而转过身目光薄凉的望着我。

席湛的衣服全身湿透,里面的那件白衬衣似乎成了暗色,他这是在监狱里受伤了吗?

我担忧的问:“你受伤了?”

他冷漠的没有回应我。

我忽而清楚他不愿再搭理我。

我的心里突然很泄气,席湛转身离开,在他消失在夜色中的那一刻我似乎看见他手指上戴着一枚戒指,很眼熟的戒指!

我前段时间是带着礼物去芬兰的。

是想送给他二十七岁的生日礼物。

一枚结婚戒指。

不过他那天没有见我,虽然他给我的解释是陈深在里面,但我心里还是难过。

虽然他也有不见我的理由。

毕竟是我将他重创了!

我令他失望了!

其实席湛是仁至义尽的,他来见我说没有误会我,实际上是不想我有什么心理负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