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霆琛时笙

第232章 骚包的男人

第232章 骚包的男人

我哭了么?

我伸手抹了抹眼角发现是湿润的。

我傻傻的笑了笑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哭,可能是最近发生了太多令人压抑的事。”

席湛能很容易的分辨我是不是在说谎,我掩下心底的慌张叹息道:“我不过是想要一份爱情,但这条路上太曲折,就连你的母亲……”

席湛上身穿着一件薄款的白色毛衣,额前的发丝微微凌乱,一双暗沉的眸心透着考究。

他听见我说的话沉默了半晌道:“她领养了婴儿时期的我,给了我活下去的机会,所以我尊重她,但前提是她尊重我,我给过她机会的,如若她依旧一意孤行我不会多加阻拦。”

我问他,“你舍得她自杀吗?”

席湛:“……”

“她是你的母亲,她就要用死亡来威胁你,你的心里……席湛,其实你的心底很难过。”

失去一个母亲对他来说已极为痛苦。

倘若再失去另一位那他……

在人的一生中,爱情的确是极为重要的。

可是除开爱情还有亲情,况且结婚从来都是两个家庭的事,一旦有一方阻拦,作为小辈的我们又如何抵挡的过长辈的顽固思想?

特别是席湛的母亲那般的恨我。

或许是因为我的话戳到了他的心脏,他音色冷了冷道:“无须多想,此事我会处理的。”

我柔柔的语气说:“席湛,其实现在的状态蛮好的,我不着急结婚,等你母亲……或许等多年之后她的心里就会放下对我母亲的恨意,说不准到时她就会接受我而不再逼迫你……”

那时候我并不一定还活着呢。

他眸色冷清的问:“你心里起了怯意?”

我否认道:“我只是想为你多考虑。”

我对席湛的母亲……我不在意她,所以她是死是活跟我没关系,我纯粹是为席湛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