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霆琛时笙

第235章 莫家的刁难

第235章 莫家的刁难

谭央和我从酒店逛到了附近的夜市,她饿了要吃路边的烧烤,我坐下看见她挑选了很多菜,我疑惑问她,“我们两个吃的完吗?”

她背对着回我,“你给暖儿姐打个电话喊她过来一起吃,她挺能喝酒的,待会不醉不休。”

我膈应她道:“我记得某人一杯倒。”

谭央抱怨我道:“你竟然小瞧我。”

我笑而不语,取出手机给季暖发了微信,她很快回我说:“抱歉,陈深来找我了。”

我:“……”

瞧不出来陈深还挺黏人的。

季暖前脚刚到南京他后脚就追过来了。

突然之间我想席湛了。

他离开我有段时间了。

这段时间的相思之苦令人难熬。

我握着手机给席湛发了一条晚安,他那边没有回我,我继续发道:“二哥睡了么?”

没一会儿他回我,“嗯?”

他这意思是问我有什么事。

他这人连起码的寒暄都没有。

我没有再理他,谭央选好了菜过来坐在我身旁,我盯着她要的这瓶啤酒问:“别醉了,待会我可把你扛不回酒店,那我只能找顾澜之来接你回酒店,到时我可不清楚会发生什么事。”

谭央神情无畏的回我,“顾澜之是典型的正人君子,倘若要真发生什么事也早就该发生了!他那人保守,除了他的新婚妻子,估计他对谁都不会越距,你能指望他做些什么事?”

我听出画外音,八卦的问:“意思是你希望发生点什么?”

谭央白我一眼,“我有说吗?”

我诚恳道:“你给我传达的是这种意思。”

“时笙你老不正经。”

我:“……”

我老了么?

突然之间我很受伤,见我神色暗淡谭央安抚我说:“只是打个比喻,你还年轻着呢。”

“你这小孩戳人心窝。”

她发在桌上的手机突然亮了,我看见备注为死乞白赖的发了消息,“谭央,待会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