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霆琛时笙

第304章 没有离异,只有丧偶

第304章 没有离异,只有丧偶

清晨醒来时席湛已经没在身侧,但他在枕边留了纸条,“允儿,我到桐城有个会议。”

他真的开始报备了。

男人是属于说到做到的性格。

但他昨晚的那个奖励……

席湛将我折腾到后半夜,不过他始终没有从底下进去,像是在忌惮什么,他这样小心翼翼的姿态让我觉得他发现了我做过手术的事!

但我心里又认为不太可能。

因为这件事我隐瞒的很严!

除了自己人没人知道我做过手术!

我想他可能是忌惮我腹部上的伤势。

虽然这个伤势差不多痊愈!

不过依席湛小心翼翼的性格很有可能。

我将纸条放在抽屉里起身拉开窗帘,梧城仍旧下着微微小雨,花园里的杏花开着满树,再过不久桃花和梨花就会相继盛开,等有时间和席湛挑个下雨的天气躺在**慢慢欣赏!

我勾了勾唇道:“真美。”

那样的日子想着就美。

我推开窗户深吸了一口气,满鼻子的清香,我站在窗前半晌才换了一件衣服出门。

刚到公司就接到一个陌生电话。

是国际号码。

我接通问:“你是?”

“是我,陈深。”

陈深怎么会突然联系我?

我想起他对季暖做过的事肯定对他没有好脾气,冷声问道:“你给我打电话做什么?”

他压根没在意我的语气问:“季暖呢?”

我怼他,“跟你有什么关系?”

“我的人说她在梧城消失了。”

我这才感到事情的严重性。

“我不知道,先挂了!”

挂断电话后我赶紧让助理调查季暖的下落,等了半晌助理回我道:“在冰岛小镇。”

我惊异问:“什么时候去的?”

“昨晚,临时订的机票。”

“她突然去冰岛做什么?”

会不会遇到了什么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