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霆琛时笙

第434章 伤口感染

第434章 伤口感染

“他对你说我们背叛了他?”

席湛的嗓音里含着温怒。

“他说他几个兄弟瓜分了他的财富。”

席湛没有替我解惑,他话锋一转问:“他连这些事都给你说,你们之间很熟悉了?”

见席湛的神色不对劲我赶紧摇摇脑袋否认,“我们不熟,他白天在茶馆随意提了几句,当时我去找季暖想逛街,正巧遇见他。”

席湛神色缓和,“我从未背叛过谁。”

席湛说的我都信,但我没有再问他当年的事,因为我怕有些事牵起他的不愉快。

我抬头亲了亲他的脸颊,“我信你。”

席湛嗯了一声没再说话。

虽然席湛面对其他人仍旧是冷冰冰的态度,沉默是金,但他和我还是很健谈的。

或许是现在身份不同了吧。

他在纵容我。

学着与我聊天沟通。

他曾经还说我是个话痨。

席湛好像总是在迁就我。

在将我带入他的世界。

包括他曾经认识的人和事。

而我因为这种迁就总是在试探他。

问很多很多不该问的问题。

但我也想与他一起分担。

“允儿,无论他人说什么,你都要有自己的判断,但有一点你要相信,我从未骗你。”

我从始至终都有自己的判断。

也没有说墨元涟说什么我就信什么。../

我只是在寻找答案而已。

而且我并不关心这个答案是什么。

只要席湛和两个孩子平安、健健康康我都不在乎,所以墨元涟无论对我说什么灌输什么我都是不信的,我从始至终只信席湛。

席湛是我的天,我永远相信的天。

“嗯,我听二哥的。”

席湛搂着我,“嗯,晚安。”

现在很晚了,我的确困了,没有精力再聊天之类的,窝在他怀里很快便睡着了。

清晨醒来时席湛还未醒,我有些奇怪,毕竟平常他都是比我先起的,我喊了声二哥,他没有理我,我这才发现他面颊红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