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霆琛时笙

第726章 他们要去见席湛

第726章 他们要去见席湛

“师兄是在询问我的病情,而我并不能告诉他在梧城发生的一切都是事实,因为我怕这样会击垮他的精神,我只得顺着他的困惑去为他解围,可是我又能解什么围?师兄是最厉害的心理医生,他懂的比我更专业,他之所以打电话询问我只不过是想确定一些事情而已!席太太,师兄最近的精神非常不稳定,处于多变性的状态,尽量勿惹恼他,更别同他说太多的话,不然他……他是一个极其能看透他人的人,你尽量别在他面前说谎,不然以他现在的性格你会过的很艰难。”

我竟然忘了墨元涟能看透人心的事,那我最近这几天在他的面前岂不是跳梁小丑?

毕竟他能一眼看穿我是不是撒谎。

可是他从未戳穿过我。

他是不是觉得这样有趣?!

我的心潮波涛汹涌,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得问他,“如何让他恢复?!”

“慢慢引导,且不能贪快,而且师兄在自我修复的状态,只是这样需要一定的时间。”

“如何引导?”我问。

如何引导才是关键。

“席太太,如何引导我并不知情,但这类的病人需要让他努力回忆曾经那些美好的记忆,让他感受到生命的温暖,还有那些被他当做梦境的记忆,要让他清楚那些是事实!”

我明白靳又年的意思问:“让他清楚是事实但又不能操之过急对吗?也就是说我需要做相同的事让他对此情此景有深刻的印象?”

“是,让他自我怀疑以及自我肯定曾经的那些事并不是梦境而是事实,之所以不能操之过急是怕师兄一时之间无法承载那些记忆而变得更加暴躁,到时候就是得不偿失了。”

“我懂了,我想想办法。”

挂断靳又年的电话之后云晚突然在我的房间门外喊我,“小丫头,我们去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