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霆琛时笙

第836章 慕里才是受害者

第836章 慕里才是受害者

我们打牌打到下午三点多钟,期间我实在没了兴趣便上楼看了眼席湛,他并没有在画画了,而是拿着一本书坐在书桌前翻阅。

我没有打扰他又回到了楼下,三点钟的时候我要撤场,元宥不肯放过我,他说无聊要再玩,或者让我带他到四处转转,我肯定不答应,谁有兴趣陪他逛,谭央和居疏桐也没有兴趣,两人约着去了附近的古镇酒吧。

走的时候元宥要跟着她们,但是谭央坚决的拒绝他道:“我们两个女孩有自己想要的,你还是跟着慕里在一起吧,拜拜再见!”

慕里忽而闭了闭眼缓解情绪,元宥还想说什么的时候慕里喊住他,“我们聊聊。”

元宥看向慕里,许久道:“好吧。”

谭央和居疏桐离开。

而元宥随着慕里离开。

我上楼回到了席湛的房间。

他已经躺在了**补眠,我过去趴在他的身上亲了亲他的眼睛,这个男人警惕性一直都很高,他睁开眼望着我问:“没打了?”

“嗯,谭央和居疏桐去酒吧玩了,慕里和元宥在聊什么,我一个人无聊就上来找你。”

席湛搂住我的腰身道:“慕里摊牌了。”

我好奇的问:“摊什么牌?”

“他很少有正经的时候,当他愿意和元宥心平气和沟通的时候说明他已经下了决心。”

“什么决心?”

男人搂着我坐在**淡淡道:“不清楚,我猜元宥会告诉你的,不然就是我,就我们两个他才愿意倾诉,其他人他都信不过。”

席湛说元宥信不过其他人。

慕里说元宥的性格很差劲。

元宥的内心似乎没有表面表现的那么随和,其实他一直是一个异常谨慎的男人吧。

“是元宥和慕里。”

我坐在床边的位置刚好看向窗口,而窗口对着的远处是元宥和慕里,这个位置能看清他们两个人,但绝对听不见他们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