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霆琛时笙

第995章 我对她并无期望

第995章 我对她并无期望

“越椿哥的那些事三言两语说不清,况且我知道的并不详细,你要是想知道可以亲自问他。乖,母亲让我问你为何不下楼玩呢?”

席允平时最贪玩,现在这么热闹的时刻却藏在房间里,时笙忙着招待客人没有机会来问她,便派席润上楼,席润这才说了自己的目的,席允不以为然的窝在他的怀里沉默不语,席润从方才的聊天已经猜出了缘由。

他知道她的情绪差劲便没再询问,而是揉着她的脑袋向她说道:“哥哥没了爱人。”

席允转过脸问:“哥哥说的宋儿姐?”

听到宋儿的名字席润的身体有一瞬间的僵硬,他闭了闭眼:“我们不是合适的人。”

是她选择退出的。

席润想这并不是他的错。

可是他差在哪儿呢?!

席润想不通,懒得再想,他揉着席允的脑袋道:“从小我们最亲,宋儿一直寄居在外婆家,我当时觉得她没有母亲挺可怜的就想着对她好,一好便是多年,再就入了骨髓。”

席润喜欢宋夜九。

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年龄而有所浮躁。

他一直认认真真的对待着这份感情。

可惜宋夜九敏感自尊又颇重。

席允难过的问:“那为何会失去呢?”

席润红了眼眶道:“她不要哥哥了。”

闻言席允也红了眼眶。

“哥哥,你还有我。”

……

时笙上楼的时候看见两兄妹抱在一起,她笑着问他们,“怎么?除夕不下楼玩?”

“待会,我还要去放烟花。”

“嗯,蓉城越家那边突然有事……你越椿哥哥待会要离开提前去蓉城,他之前说要带你一起离开,可现在遇上新年,我也不阻拦你,看你自己的意愿,你要是想跟就去吧。”

席允从席润的怀里爬起来问:“怎么这么着急离开?是越家那边发生了……越椿哥哥说越家同他没关系,他赶着回去绝不是因为越家的事,我记起他的母亲好像回了蓉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