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霆琛时笙

第1005章 惹事

第1005章 惹事

席允心里不想越椿为她为难,所以她自己先怼道:“是你先说他丑的,是你的错。”

越雅着急否认道:“我哪儿有?”

她肯定不会和越椿过不去。

毕竟这是大舅舅心目中想求的继承人。

在继承人未有结果之前她不想得罪他。

她又道:“妈你问大姐,是她吩咐她的人将越脉哥推进河里的,然后她亲自将我推进了河里,许助理也在,妈妈可以问许助理。”

越莱看向许助理,“你看到的是什么?”

席允记得,越雅说这是颜晴的助理。

颜晴的助理肯定是帮越家人的。

但是无论他帮谁席允都不带怕的。

大不了和他们撕破脸面。

有什么事自己承担便是。

到时候不让大哥为难。

可席允没想到他公正的说道:“的确是越小姐说了越先生丑,我当时还疑惑这位小姐为何会因为这句话而生气,现在看她在越先生的身侧便明了了,越小姐说了越先生丑之后这位小姐回怼了几句,紧接着惹怒了越脉先生,他先出口骂人,这位小姐便吩咐她的人将越先生扔进江里,并没有对越小姐动手什么的,后面两人交流几句这位小姐便又把她踢进了江里,这就是事情的整个过程,这就是我所看到的,并无半句虚言实事求是。”

越雅脸色苍白,“你撒谎,我怎么会说越椿哥,你这是栽赃,让我和他两个成仇敌。”

越椿忽而轻轻开口问:“成仇敌?”

见越椿说话越雅赶紧解释道:“越椿哥你别相信她,我肯定没对你评头论足,我哪儿敢啊,再说妈妈从小教导我为人谦虚有礼。”

席允冷笑,她能谦虚有礼就怪了!

越椿似乎没有听进越雅说的什么,他当着越家众位长辈神情冷酷嗓音冷漠道:“即便你真得罪了我什么,你也没有资格成为我的仇敌;即便我家席允真做错了什么你们也没有资格数落她,这件事你还要究个深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