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霆琛时笙

第1007章 我姓什么?

第1007章 我姓什么?

席允顺着声音望过去时看见一张尚且算是熟悉但又算得上陌生的脸,毕竟前几日刚在法国见过,一个想白嫖一个儿子的女人。

越椿的亲生母亲。

她长得的确不太漂亮,或许是岁月的原因消磨了她的漂亮,但她的气质却属上乘。

越莱看见来人神情大变,比方才席允怼她时更难看,就像是自己出了丑,出丑便算了,谁没遇到个糟心时候,可这个丑却偏偏被自己最痛恨的仇人看见,这让她看了一场笑话,这比杀了她还难受,场面尴尬无比。

“越莱姐姐,气的都说不出话了?”

越椿的父亲认出来人开口道:“越椿妈妈,怎么是你,你怎么突然回到蓉城了?”

越椿的父亲面容颤抖,似有追思。

越椿母亲的目光看向越椿,“的确,我是越椿妈妈,我回蓉城也是想见见我的儿子。”

这一个个的,都想认儿子。

哦,别人精心培育种下的种子等开花结果之后他们就垂涎想采摘?

那当初他们舍弃这颗种子的时候有没有想过种子本身能不能存活?

有没有想过种子本身对他们的渴望?

席允最瞧不起的就是越椿的母亲。

当然也包括越椿的父亲。

抛弃自己儿子的父母她最不齿。

大厅里人多又乱,越莱刚被羞辱一番便不想再待在这儿与越椿的母亲再争执什么。

她迅速的离开,离开的时候还狠狠地丢下一句,“越家出现了太多乌烟瘴气之人。”

越莱离开,越椿母亲又不是个想惹事的人,大厅恢复了平静,越椿在大厅待了一会儿便离开了,席允拉住他的衣袖紧紧地跟在他的身后,待没人时她才握住了他的掌心。

越椿的掌心温热,是她喜欢的温度。

她忐忑的问:“我刚刚算欺负人吗?”

越椿给她安心答案道:“是她的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