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全能赘婿

番外六: 先驱们

字体:16+-

番外六 先驱们(1/3)

“嘿,听说了么,那个姓姜的老魔,前几日偷了天机阁大半灵宝,又被逐出宗门了……”

“啧啧,就知道,天机阁好心收留那老魔,注定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谁说不是呢?”

酒楼里,听到一旁桌边几个年轻公子哥的谈话声,姚鞅摇头笑了笑,不以为意。

身为九族之一,姚家的后人,自然能知道许多外人了解不到的内幕。

此事真要论起来,还是天机阁理亏在先。

想想就明白了,若没有那姓姜的老魔,天机阁一个擅长阵法的宗门,怎么可能会有个,藏有近百件上品灵宝的聚宝阁?

更别说,天机阁近日在中州各地布置的阵法,有了很大的改变,若没猜错,也是那老魔的功劳……

“老板,酒!”

旁边桌上,一个胡子拉碴的男人,醉醺醺喊了声,打断了姚鞅的心思。

回过神,姚鞅盯着对方打量了一会儿,蹙了蹙眉。

后者一身脏兮兮的,不知多久没洗漱过,瞧着,也不像有酒钱的人,只是身上的气息,有些古怪。

店家显然也瞧出钱的问题,不愿意拿酒来,以至于男人喊了半天,始终没人搭理。

直到不少客人都开始抱怨,才有个小二跑了来,却没带酒,而是伸出手道:

“你刚刚已经喝了三百金的酒,先结账。”

男人抬了抬眼,没好气道:

“怎么,怕我没钱?酒尚且没喝完,凭什么先结账?”

闻声,小二立马一副已经掌握了情况的神情,急了眼道:

“特么的,就知道你没钱……来人。”

心中有些不好的预感,姚鞅见状皱了皱眉,轻声道:“好了,你拿酒去吧,他的钱,记我账上。”

身后有人插话,小二顿时恼怒的回头,可一回头,看清了是谁,立马笑了,满脸恭维:

“是,姚公子都开口了,小的这就拿酒去。”

说完,还觉得不消气,他又朝那脏兮兮的男人低骂道:

“今儿算你运气好,有姚公子请你吃酒。”

“听我句劝,喝了酒,老实呆着,别扰了客人的兴致,不然把老板招来,可没我这么好商量……”

男人许是醉了,一言不发。

半晌,等小儿拿来了酒,他才醒了似的,仰头惯了一大口,却还不领情,反而朝姚鞅撇了撇嘴:

“多事。”

姚鞅蹙眉:“……”

算了,自己和一个醉鬼计较什么。

男人忽的又道:“姚家……你小子是姚鞅?”

“是我。”

姚鞅点点头承认,却也不意外,身为天骄榜上排名第一之人,被人认出,他早已经习惯了。

男人嘿嘿一笑,低声道:“这都能遇到,看来,连老天都在帮我……话说,你姚家的门,可不太好进啊。”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姚鞅脾气再好,此刻也没了耐心,起身打算换个地方座。

“姚哥。”

背后忽的有人唤道。

回头,这才发现是自己相约的几个好友终于到了,姚鞅正准备提议,去别处坐下时,几人却已经先一步坐下了。

“姚哥,你站着干什么,坐啊。”好友中的一人,纳闷道。

皱了皱眉,正准备向其说明原因,却见一旁的男人,已经自顾

喝着酒不说话了,姚鞅这才摇摇头重新坐下,收回神,看向几个好友。

“你们怎么才来?”

自然,能和他成为朋友的,也都是各家的天骄。

一人顿时无奈道:

“别提了,那个从天机阁逃了的姜老魔,不知为何,找来我们家,非要见我,家里长辈不同意,又怕我去了外面会出事,索性把我关起来了……”

“我们也一样。”

另外几位天骄也齐齐点头道。

姚鞅不由一惊:

“那老魔,此刻在城里?”

“当然了……等等,姚哥,那老魔没去找你?”

“不清楚。”姚鞅摇了摇头,他今日从早上便离开家办事了,所以家里发生了什么,并不知情。

“不过,他找我们做什么?”姚鞅随后紧蹙眉头道。

几个天骄顿时摇了摇头,唯有其中一人,看了眼四周,压低声音道:

“我一个族叔,是天工阁的阁老,听他老人家的意思,好像是那姜老魔,想引诱天骄入魔……理由貌似是为了培养出一位圣贤,嘿,这老魔真没辜负他的名字。”

几个天骄也齐齐撇了撇嘴。

都入魔了,还怎么成为人族圣贤,那老魔,果然如传闻一样,是个疯子!

姚鞅也准备开口,只是忽的想起什么,心里一惊,朝旁边桌上脏兮兮的男人看去。

但男人不知何时,已经伶仃大醉,趴在桌上昏迷不醒了。

摇了摇头,只觉得自己想多了,姚鞅旋即一字一顿道:

“我倒觉得,传闻不可尽信,先不说那些宗主、家主一同找去天工阁,却不公开理由,本就有蹊跷……”

“况且,武道本身,无论哪一族的武道,都没有错,所以不管方法如何,成人还是成魔,不都是自身一念之差嘛?”

几个天骄闻声一怔,接着立马乐了,道:“得,姚兄你又开始说教了,魔就是魔……好好,你说的都对,不谈了,我们喝酒行了吧?”

说完,几人已经默契的举杯。

“不是……”

姚鞅还想辩解什么,但见几个好友已经没心思听了,只得也拿起了酒杯。

之后,他们没再提及姜长虚的话题。

……

旁边的桌上。

“一念只差么,嘿嘿……”

伶仃大醉的男人忽的睁开眼,喃喃道。

——

直至半夜,一群天骄才散了伙。

从酒楼出来,姚鞅微醺着,朝家里走去。

只是才走去了不远,他回头叹息着道:

“出来吧。”

随后就见,酒楼的男人拎着个酒瓶,从角落里出来。

“还真是你。”姚鞅也是一愣,他原本就是想诈一诈,没想,真出来人了。

“你认出姜某了?”

长虚笑声道。

姚鞅顿时摇了摇头:“没,虽然怀疑过,但总觉得,那样又一位虽然疯魔,却有大执念的人,总不会是个酒鬼。”

“呃。”

长虚笑意顿时一僵,旋即白眼道:

“问世间情为何物……算了,不提了,姜某自然不是个酒鬼,只是近日心情不好,一时沉迷其中罢了。”

“谈谈正事。”

一把扔开酒瓶,长虚动用灵力,驱逐酒劲儿,目中放光道:

“一念之差,嘿嘿,小子,你该不会只是随口说说吧?”

“自然不是。”姚鞅同样驱散醉意,正色道,接着话锋一转,反问道:“谈事之前,还请前辈回答小子一个问题。”

“你说。”

“小子刚刚替你结账,前辈觉得是为了什么?”

长虚一怔,几乎没考虑,悠悠道:“嫌我吵,想趁机结交我这个人……呵呵,都不对,你是怕我砸了那间酒楼吧?”

“对了。”

姚鞅闻声,原本紧张的神色这才一缓,笑着点了点头。

他之所以要问,是要考研对方的人品,这老魔既然能想到这一点,果然,那些传闻不可信。

“前辈要和小子谈什么,现在可以说了。”

闻声,长虚顿时也有些感慨。

离开天工阁,又历经天机阁,已经过去数年,他却还没能说服一个天骄,如今居然有一人,愿意主动听从他的想法……

此乃志同道合之人!

不再犹豫,长虚当即将自己所有想法,一股脑全部说了出来。

……

半个月后,由天骄榜第一人姚鞅带头,近百天骄,齐齐自愿从各方赶来,奔赴长虚住所。

一出门,瞧着那诸多一脸决然,抱着赴死之心才敢过来天骄们,被众多宗主围杀时都风轻云淡的长虚,一时间有些哽咽……

谁说,这世上无人肯信他!

“今日风太大……”长虚揉了揉眼。

前方,姚鞅一瞧,带头笑了起来:“前辈,这里可有女孩子看着呢。”

少数的几个女天骄配合着窃笑了两声。

“哈哈。”一时间,原本紧绷着气氛,顿时缓和下来。

在这之中,唯有长虚笑不出,瞧着那些年轻的面容,心里暗暗发誓:哪怕日后失败了,便是搭上姜某这条命,也要保你等安然无恙!

无奈,天不遂人愿。

——

多年后。

青灵峰山巅,清风习习,长虚瞧着旁边今日忽的来请他吃酒的莫南,一时间有些恍惚,似乎有个年轻人的身影,和这臭小子叠在了一起。

“老头子,你想什么呢?”

莫南瞧了过来,没好气道。

小爷难得主动请客,你却走神,分明是不给面子啊!

“没什么,老夫想起位故人。”

长虚摇摇头,紧接着,他忽的红了眼,喃喃报出一个个名字:

“姚鞅、嬴泽、穆庆之……”

莫南一愣,开始还没明白糟老头子又抽什么风,渐渐的,却也一同沉默了下来。

九十六个名字,代表着九十六个天骄。

老流氓默默数着,同样将这些没见过的人,记在了心底。

“臭小子,老夫想在这书院里立块石碑,你觉得如何?”

“好,听你的!”

莫南仅仅是一怔,旋即立马点头。

由于书院在上界的超凡地位,至今,唯有极少数人,能够身埋书院,受上界所有武者供奉。

老流氓是有这个资格的。

但现在,他愿意本属于自己的石碑让出来,毕竟,没有那九十六人,也不会有他和长虚后来的相遇了……

Ps:新书应该是在下午前后开始正式更新,还没有占坑的兄弟请抓紧了。

直接在本站搜索《史上最强凡人》即可,记得笔名是‘酷霸狂拽本尊’呦~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