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套玄机:职场案例解码

第一篇 辞职还是宁可被炒鱿鱼?

字体:16+-

第一篇 辞职还是宁可被炒鱿鱼?

案例回顾

洪钧的老板,ICE公司的亚太区负责人皮特,为了与合智集团签合同,在昨天专门赶到北京,本以为这会是ICE公司在中国乃至亚太区的一大成功,没想到,这却是ICE的竞争对手科曼公司与合智集团联手演的一出骗局,合智集团在最后一分钟和科曼签了合同,洪钧和皮特都被狠狠地耍了。洪钧清楚,皮特来之前肯定早已迫不及待地向总部的大老板们报了喜讯,结果“大胜利”现在变成了“大败仗”,皮特必须对总部有所交待。

皮特白天没有到ICE的北京办公室来,他自己一个人留在饭店的房间里,但洪钧相信,皮特一定很忙,昨天夜里他肯定已经和旧金山总部的头头们商量了,今天白天他肯定忙于和新加坡那帮亚太区的人料理具体的细节。快下班的时候,皮特打来电话,约洪钧晚上在酒吧见面,“喝一杯”。以往,皮特来北京住这家饭店的时候,他们常常是在楼上的豪华阁贵宾廊谈事的,这次特地约在酒吧,洪钧明白皮特一定是想把气氛弄得轻松些,看来见面的话题一定会是沉重的,想到这些,洪钧深吸了一口气,又呼了出去,在心里对自己说:“来吧。”

洪钧坐在软椅上,你是不是事面向酒吧的入口,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用着熟悉的姿态,穿过大堂向酒吧走了过来。皮特的步子很轻盈,一身休闲装,左手拿着手机,右手拿着饭店的房卡,在手指间倒来倒去,像个魔术师在把玩着一张扑克牌。皮特也看见了洪钧,脸上立刻露出笑容,扬了一下手,走了过来。洪钧便站起身,等皮特走到面前,一边伸出手握了一下,一边打着招呼。

两人都坐下来,四把单人软椅围着一张小圆桌,以往洪钧和皮特都是挨着坐的,今天皮特很自然地便坐在了洪钧对面的椅子上。等皮特先翘起二郎腿,洪钧才跟着也翘起二郎腿,尽可能让自己也舒服些。皮特看见洪钧面前摆着杯饮料,看样子不是酒,就问:“你点了什么?”

洪钧回答:“汤力水。”

皮特立刻略带夸张地做了个惊讶而诧异的表情,问道:“为什么不点些酒?”

洪钧笑着说:“汤力水就很好,你随意点吧。”

皮特也笑了笑,耸了一下肩膀。这时侍者也已经走了过来,一个高高瘦瘦的小伙子,皮特对他说:“一杯卡布奇诺,不用带那种小饼干。”侍者答应着走开了。

皮特和洪钧都微笑着看着对方,对视了几秒钟,皮特先开了腔:“怎么样?各方面都还好吗?”

这样泛泛地随便一问,洪钧却很难回答。要在以往,洪钧都是笑着回答说好得不能再好了,玩笑中流露出自信,皮特也会哈哈地笑起来。可现在,洪钧的感觉却是糟得不能再糟了,可当然不能这样回答。洪钧停了一下,只好说:“还好,和平常一样。”

皮特点了点头,表示理解,说:“今天又是漫长的一天,我相信对你和我都是这样。”

洪钧也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但没有说什么。这时侍者端着杯咖啡送了过来,放到皮特面前,皮特说了声谢谢,用手捏着咖啡杯的小把手,却没有端起来喝,而是看着咖啡上面的泡沫图案发呆。过了一会儿,皮特才又抬起头,看着洪钧说:“现在很难啊,你和我都很艰难,我们都很清楚。”

洪钧又点了点头,看着皮特的眼睛,听他继续说:“合智是一个大项目,一个非常重要的项目。我们一直以为可以赢得这个项目,总部很关注这个项目,他们一直在等着我们的好消息。现在看来,我们肯定已经输掉了这个项目。至于为什么输了,怎么输的,肯定还有很多细节我们不知道,或者说至少我不知道,但我不想再在这上面花时间了。合智的项目丢了,我们不要再谈它了,我们要考虑的是未来。”

洪钧专注地听着,没有插话,他听出了皮特真正的意思。皮特说的不再谈合智项目,而考虑未来,并不是说就这样轻易地像翻一页纸一样翻过

去了。他的意思,恰恰是为了未来,首先要把合智项目彻底做个了结。他现在并不关心这项目究竟是如何丢的,他关心的是丢了项目的这笔账该怎么算。

皮特等了一下洪钧,见洪钧没有要说话的意思,便接着说:“合智这个项目丢掉了,ICE中国区今年的业绩指标能否完成,是一个大问号,ICE亚太区今年的业绩指标能否完成,也是个问题。但更重要的是,你和我,在总部建立起来的信誉,被大大地影响了,我们失掉的不仅是一个项目,还有我们的信誉。我们曾对总部说这个项目没有问题,结果事实变为我们在这个项目上没有机会了,总部以后还会相信我们说的话吗?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让总部看到,我们已经找到了问题,并将很快解决问题,这样才能重新建立我们的信誉。”说到这儿,皮特停了下来,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回味着。

洪钧忽然有一种憋不住想笑的感觉,这本来是一个非常沉重的话题,而且和他的前途性命攸关,可他的确觉得好像有什么地方特别好笑。什么地方不对呢?洪钧明白了,原来,皮特刚才说的好几个“我们”,其实都是在说“我”,只是碍于当着洪钧的面,才只好说“我们”,似乎把洪钧也照应了进去。洪钧想,中国人以前很少说“我”如何如何,都是说“我们”如何如何,其实隐含着都只是在说“我”,没想到英国人也学会了,而且运用得炉火纯青。

皮特好像又在等着洪钧说话,可是洪钧仍然只是一脸专注地看着皮特,没有任何要说话的意思,皮特也就只好接着说得更明确些:“那么,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呢?我们必须先找出问题,然后再商量如何解决它。”

洪钧知道,这一刻终于来了,他清了清嗓子,挪动了一下身子让自己坐得更端正些,刚想说话,忽然发现自己怎么弄得像是个走向刑场慷慨赴死的英雄似的,又一次几乎憋不住要笑出来,但他再一次控制住了,没有流露出半点,而是非常平静但不容置疑地说了一句很简单的话:“我对输掉合智项目负全责。”

皮特显然有些意外,他愣了一下,用看陌生人一样的眼光看着洪钧,他肯定有些后悔,早知如此,刚才何必绕那么大个圈子做铺垫呢?皮特马上恢复了常态,面带微笑,温和地对洪钧说:“我完全理解你的感受,你在这个项目上付出了很大的努力,现在输掉了,你肯定觉得难以接受,过于自责,但这样对你不公平,因为你毕竟不是直接负责这个项目的人。”

洪钧知道皮特指的是谁,他指的是小谭。作为直接负责合智项目的销售经理,小谭的确应该为输掉项目负责。但洪钧也清楚,单单一个小谭,既不够格成为皮特所要找的“问题”,更不够格由皮特亲自来“解决”。显然,把小谭抛出去,并不能改善洪钧眼下的处境,为什么还要做那种“恶人”呢?洪钧打定了主意。

洪钧仍然用非常平静的口吻说:“David是做销售的,他当然对输掉项目负有责任。但是合智这么大的项目,自始至终并不是他单独负责,实际上,我直接负责合智项目的整个销售过程,尤其是那些关键阶段,David只是我的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