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师

第四十六章 洗剑

字体:16+-

第四十六章洗剑

“洗剑青海水,浩**百川流。鲸饮未吞海,剑气已横秋。”

朱温来到悟剑池边,学着一旁吕方的样子,一手抓住剑柄,将剑身置于身前的池水中,手腕缓缓转动,口中默念着识海内自动浮现的洗剑法决。

随着口中法决的不断念出,朱温也无需再做其他动作,就见池中碧波漾起,一遍又一遍地冲刷着手中长剑。

念随心动,心随念转,心念一如,境心如一。

一时间,朱温又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了清风观中,崖前独自打坐的日子,僻静安然。

坑洼逐一不见,剑身逐渐明晃,铅华洗尽方见真绚烂。

朱温看着手中重归明晃的剑身,又现往日风采。

朱温拿起长剑,正要上前向一旁的吕方请教,却见一缕霞光映照,长剑复又化作点点光亮,飞舞灵动间,汇于悟剑池中那座玄剑墨峰的顶端。

“吕师兄,这是何故?”

朱温转向一旁,看到吕方手中长剑也是化作点点,不由上前询问。

“你有何奇特感悟没有?”

吕方见今日的洗剑任务已经完成,也就随朱温聊了起来。枯燥乏味的日子里,又多了一个怀揣梦想的少年,总归不算太差。

“没有。”

朱温实话实说,除了觉得法决变化玄妙之外,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

“有没有觉得这剑……”

吕方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向朱温解释。

“哟,吕方,快来也给我讲讲,让我也好悟得几分,一举凝结剑丸如何?”

于宏远也是早早完成了任务,听见吕方与朱温二人交谈,忍不住上前调笑几句。

“于师兄,你可是越来越俗了啊!我看你还是早些回去,多吃点你家里盛产的那些仙丹灵丸,好好补补脑子,说不准还能将家族发扬光大。”

吕方此时被于宏远搅得兴致全无,也不去看于宏远的脸色,拿回先前寄放在屈明那里的引路牌,独自先回了九号洞窟。

每每和吕方斗嘴总是占不了一丝便宜,于宏远内心甚是憋屈。他也不是没想过离开这里,但是这迷雾似幻,加之又是“天之骄子”,却也没人敢将他放出。

“哼!小子慢慢洗吧,剩下的那把断剑,可不比你先前那把一样轻松。”

于宏远不屑地看了朱温一眼,同样领了玉牌,回返九号洞内。

两人后不久,便又有一些人站起身来,似也是完成了任务,相继离开此地。

朱温看了看白茫之中的彩霞渐暗,不由再次来到悟剑池旁,拿起池边的残剑,用同样的方法洗练了起来。

剑柄残余的这段剑身,比之先前的速度要快上不少,念起法决之后,不多时便明晃耀眼,化作点点飞逝。

其余两段剑身,看上去也已锈迹斑斑,朱温拿在手中却也感受不到任何锋利之感。

看着身前碧波粼粼,朱温先是拿起剑身中部,放入池水洗练。

“嘶!”

洗练中,朱温一不小心碰到了池水,只感觉一阵透彻骨髓的冰寒,让他无法抗拒的打了个冷颤。

朱温右手一时麻木,那截剑身却是从手中滑落,跌入到了悟剑池中。

就在断剑跌入水中之际,一道泉涌暴起,朝着朱温激射而来。

“去!”

屈明见状,一道法决飞出指尖,化作一个透明光球,将暴起的泉涌尽数吸纳光珠之内。

屈明又是一指点出,却见装满泉涌的光球飞旋而起,左右一阵灵动,接着便撞在一旁的玄剑墨峰的峭壁之上,化作一团水花,复归于悟剑池内。

“下次注意一些,若还是这样,我可不见得每天都有这份闲心。”屈明瞥了一眼悟剑池旁的另外两人,大声说道,“你们三个可得速度点了,我可不想在这儿跟你们耗着。”

“是,屈头儿,只不过这四把断剑,也太难为我了。”

马飞文现在尤为后悔先前多嘴了一句,不然凭着自身不太靠后的实力,说不定也早就完成任务,回洞歇着去了。

“算了,看你这可怜样子,把你剩下的都扔给一旁的小凡吧,我看他都坐那儿玩半天水了。”

屈明不耐烦地说道。

“那可就多谢屈头儿了!”

马飞文说完,就将一柄折成两段的残剑扔到屈明所说的小凡身旁。

“谢谢马哥哥!”

小凡看到又有一柄残剑送来,不由开心地跳了起来。

“都说了几次了,叫我文哥。”

马飞文实在弄不懂九号里面的这些人,而这个孩童小凡更是九号中的妖孽。年岁小且不论,就凭这孩子能在悟剑池中来回游上一圈,也是足够骇人听闻的了。

这冰寒的池水,任马飞文来了这么久,还是对之心有余悸。

马飞文这才刚说完,就见小凡两只小手握住断剑,扑通一声便跳入了悟剑池中。

不止是朱温,就连一旁的屈明和马飞文两人,眼皮也止不住抖动了一下。

朱温看小凡在池中游的欢快,以为池水有所变化。于是握住剩余的剑尖部分,将手一起没入了池水之中。哪料急速传来一股比先前更加刺骨的冰寒,席卷朱温全身。

“嘶——”

朱温忍住手上疼痛,急忙念诵法决,催动池水朝着手中断剑涌去。一时间的冰寒,让朱温也察觉不到手中残剑的变化。

直到一丝鲜血沁出,朱温这才左手扶着僵硬的右臂,将手中剑尖举离水面。

只是这剑尖刚一离水,便化作一道黑烟,急速朝着天际飞去。

屈明见此,本来大好的心情,现下也是变得乌云密布,将朱温两人的玉牌丢到一旁,匆忙地走到一旁的迷雾之间,消失不见。

“哥哥,你也和我一样吗?”

小凡从悟剑池中游出,看到朱温仍在,上前拉扯着朱温的衣衫问道。新八一中文网首发https://https://

“你……就是昨天给我酥饼的师兄?”

朱温听到小凡的声音有些耳熟,想起了昨天递给自己酥饼的那位师兄。

“你叫我师兄!”小凡听到朱温如此称呼,心里格外高兴,兴奋的叫喊道,“我又有小师弟了!”

话说小凡来此地的日子并不算长,但也不短。

起初在小凡后来的人,也是和朱温一样师兄称呼,但等过了一段时日,了解九号的存在之后,也都不大愿意搭理这个小孩子了。

“师弟,你也跟我一样,能听到他们讲的故事吗?”

小凡拽着朱温的左手继续问道。

“谁讲故事?”

朱温一时纳闷,也不知小凡口中所指为何。

“剑!就是屈管事拿来让我们洗的这些啊!”

小凡见朱温一脸疑惑,原本欢喜的心中也是涌出一丝失落。(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