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小白进化史

第11章 就这?

字体:16+-

第11章就这?

“呵,不过如此!”

肖浅神情高傲,目无余子,不屑的话音回**在嘴边。仿佛天上地下,就只有他最厉害。

当然了,如果他的身边除了李清绝还有别人的话,保证挨抽。

不过他不满也是理由的。

本以为有了那么多的大拿出手,还有他的“噔噔噔噔噔噔噔”相助,一首歌面世不是很简单嘛。

没想到六一都来了,《为了谁》还在襁褓当中。

其实这是他错怪那些大拿们,人家已经很努力了。

但音乐制作这东西,真的是一个繁琐而精细的工程。作词、作曲都还好,最难的是编曲。

肖浅就不明白编曲是怎么回事,还是夏维璋给他做了指点。

“作词呢,就好像炒菜准备好了材料,白菜、豆腐、猪肉什么的。作曲呢,就是你决定做什么菜。是准备红烧呢,还是爆炒,亦或者是清炖。至于编曲,就是需要在你做的菜里放什么佐料,盐不能不放吧?葱、姜、蒜、辣椒不能少了吧?酱油放不放?醋放不放?放多少?要知道,差一点,菜的味道就不对了。所以编曲才是最难的,编曲弄的不好,歌曲的质量就会大受影响。”

肖浅终于明白了,宛如醍醐灌顶。

一首音乐好不好,原来学问都在编曲里呢。

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吐槽那些音乐大拿,因为汽车都开进军营了,他和李清绝能给解放军叔叔们表演的,依旧只有清唱版的《为了谁》。

从车上一下来,就看到了熟人。

没等肖浅露出笑脸呢,李清绝已经一溜烟跑过去了。

“冯叔叔……”

这马屁精……

肖浅慢慢地走到冯志扬身边,直到冯志扬和李清绝说笑够了,才礼貌地道:“冯叔叔,好久不见,您更精神啦。”

冯志扬好笑。

“臭小子,你懂什么叫精神?”

他一手一个,拉着两小向军营里走去。

对于孩子们来说,军营绝对是一个神奇的地方。来到这里的孩子们,全都撒了欢了,在战士们的照顾下,开始到处参观起来。

即使战士们给他们讲解我军的光辉历史和优良传统,他们听不懂也听的津津有味。

见肖浅不像其他小朋友一样哇哇的,冯志扬很不开心。

“臭小子,你知道什么是孟良崮战役吗?”

华东这边的军队,前身基本上都是三野的,也就都参与过这场著名的战役。

可是在战士们给小朋友讲解战役经过的时候,肖浅却老神在在,不为所动,冯志扬就决定难为他一下。

肖浅依旧风平浪静。

“知道。”

哟呵,冯志扬更不开心了。

小东西,你还真是癞蛤蟆打哈欠——好大的口气。

“那好,你说说,我军能够在孟良崮战役取胜的的关键是什么?”

肖浅斜着眼睛看向冯志扬,觉得如果自己说是委员长的微操和李天霞的话,可能会被吊起来抽,立马改变主意。

“当然是中央军委的英明决策,前敌指挥的精心布置,以及广大解放军指战员们的英勇战斗了。”

冯志扬咂咂嘴,愣是无处下手,最终只好感叹道:“你将来不去当官可惜了。”

对于小朋友们来说,军营里可供参观的地方太多了。

特别是当冯志扬拿出了武器,给小朋友们显摆的时候,所有的男孩子都疯了。

至于女孩子们,显然对于打打杀杀的事情不会感兴趣的。

于是大家分开了,男孩子们围着冯志扬,听他介绍武器。而女孩子们则跟着去学习唱红歌去了。

“大家来看,这就是我们勇敢的战士们用来保家卫国的武器,怎么样,帅不帅?”

冯志扬珍惜地端着手里的步枪,展现在大家面前,让小朋友们上蹿下跳,想要伸手去碰却又不敢。

冯志扬看在眼里,叫过了胖子。

“来,你来试试。”

第一个被点名,胖子高兴坏了,觉得自己已经是孩子王了。在其他人羡慕的目光中,立刻抓住了枪。

“嗯?哼……哎哟……”

枪直接掉在了地上,好悬砸到胖子的脚,吓的他哇哇大叫。

他光知道这东西好玩,哪知道这东西死沉死沉的。以他的力量,想要端稳必须要做好准备才行。

冯志扬哈哈大笑,重新把枪拿在手里,教育道:“大家都看到了,这枪啊很重很重,叔叔们拿着它打仗,辛苦不辛苦啊?”

“辛苦!!!!”

小朋友们都很乖巧,稚嫩的童音让冯志扬很开心。

不过等看到肖浅百无聊赖的样子时,他又不开心了。

“肖浅,你不喜欢枪吗?”

肖浅看着他手中的八一杠,兴趣缺缺。

“很重要吗?”

冯志扬觉得这小孩就是欠收拾,重重地把枪塞到他的手里。

“哼,那你试试。”

满以为肖浅也会和胖子一样,因为沉重而把枪给扔了,孰料肖浅却牢牢地抓住了,似乎早就知道枪的份量。

不但如此,肖浅还正确地把持在了手里,左手一掰,竟然打开了保险。扣动扳机发出哒哒哒的空腔声后,又直接将弹匣取了下来。

因为是给小朋友们展示的,弹匣里自然空空如也,这也让肖浅很不开心。

“真是,连子弹都不给两发,抠门。”

冯志扬整个人都懵了。

不是,你一个七岁的孩子,你凭啥会开保险,还会卸弹匣啊?

他赶紧把枪抢过来,仔细地检查了一番,发现没有被肖浅弄坏,才松了一口气。

他这样子,让肖浅更是郁闷。

“切,又不是啥好东西,叔叔你也太小气了。”

冯志扬眼珠子里都是杀气。

“你知道啥?这可是世界上最好的步兵武器,你知道它的威力吗?”

肖浅撇嘴。

“就这?”

他开始掰手指了。

“导轨没有,握把没有,瞄准镜没有,榴弹发射器没有,激光瞄具没有,红外瞄具没有,战术手电没有,摄像头也没有,算什么好枪?”

冯志扬风中凌乱,满脑子都是浆糊。

“你说的都是啥?”

肖浅背着小手,颇有范。

“你想学啊?我教你呀。”

他并不知道,就因为自己的嘴欠,当天晚上一份关于我军现代化步枪的研发方向的报告书,以惊人的速度出现在了军委的研讨会上。

不过他的名字第二次进入军方大佬的视野,速度也挺快。

泥巴裹满裤腿

汗水湿透衣背

我不知道你是谁

我却知道你为了谁……

慰问演出很成功,尽管两个稚嫩的童音没有伴奏的情况下显得很单薄,但还是成功让无数的人落下了热泪。

以至于结束之后,立刻就有一个眼镜解放军叔叔凑了过来。

“肖浅小朋友你好,我是解放军报的记者沈卓,我可以采访你吗?”

肖浅知道自己不能说不,所以只好答应。

当天晚上,解放军报上就多了一篇影响巨大的报道。伴随着报道,《为了谁》开始了第一波的爆发。

后续之猛烈,除了肖浅,无人能够预料到。

还是徐明霞找到肖浅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本来是准备报答解放军叔叔们的歌曲已经上达天听了。

“小浅,事闹大了。”

徐明霞唏嘘不已。

本想着找到了一首好歌,他们音乐学院弄弄,能捞个什么精神文明建设奖、先进音乐文化奖什么的,没想到总政下来了命令,这首歌被征用了。

事实上,这是理所当然的。

今年因为水灾,整个华东地区损失惨重,甚至到了需要国际援助的程度。为了救灾,国家投入了巨大的人力物力,光是解放军就出动了无数次。

数不清的橄榄绿奋斗在抗洪救灾的第一线,牺牲一点都不比九八年那次小。只是因为时代的不同,如今掀起的影响不够大而已。

但是在灾后,如何重塑民心和希望,一直都是国家在思考的问题。

对于军队来说,宣传军民鱼水情,让军队和百姓更加牢牢地结合在一起,始终是军队思想建设的重中之重。

在这个时候,《为了谁》的出现,恰逢其时,恰逢其会。

总政已经决定,要将这首歌作为今年军队宣传的重中之重,作为树立新时代人民军队形象的标杆。

命令下来,徐明霞很是空虚。好像自己辛苦抚养长大的孩子,就那么活生生地被人抢走了一般。

肖浅却明白,她是没有转过弯来罢了。

“阿姨,这首歌不是属于我的,也不是属于音乐学院的。它是属于人民军队的,也是属于全体中国人民的。能够让这首歌被更多的人知道,才能体现它的价值。作为其中的参与者,我们的贡献必将会被历史铭记。”

魔都音乐学院这边对于歌曲的制作已经进入了尾声,总政征用,也不可能再去重新制作啊。

所以当这首歌未来在全国唱响的时候,他们这些制作人一样会发光发热的。

徐明霞愣愣地看着云淡风轻的肖浅,突然发觉,自己的思想觉悟和格局,竟然还不如一个孩子。

这个发现,让她回去之后又拿李清绝出气了。

最终导致的结果是,肖浅胳膊上的圆珠笔印从两个变成了四个。(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