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的我实在是太强了

第五十九章 冥豫古界

字体:16+-

邱真是天威峰大师兄的事,虽然让他有点惊讶,但倒也不至于心生敬畏。

换做同代,这邱真有本事登临榜首吗?圣宗修士都是天资卓越之辈,如果遇见什么事就畏手畏脚那还修什么道?

自信而不自傲,不畏万道,只敬我道,如此才能修成无敌之道!

这也是邱真对三人如此客气的原因,不仅仅是有事相求,还因为三人都是新进弟子中的佼佼者,前途不可限量!

邱真介绍完自己,又把目光投向另一个长发左白右黑的男子说道:

“这位是神无缺师弟,不知你们可有见过面,神师弟实力不弱,可只是仅次于白师弟你。”

白东临看向神无缺,只觉得眼前之人从骨子里透着一股冰冷气息,果然传言不假,样貌倒是俊美异常,已有他七分水准,拱了拱手客气道:

“初次见面,神兄果然气质不凡,有仙人之姿!”

神无缺闻言眼中冷意稍缓,也客气回道:

“白兄过誉了,白兄实力高强,有机会在下定当领教一二。”

“哈哈哈,不敢当,不敢当,侥幸而已。”

花花轿子人人抬,谁不喜欢听好听的?商业互吹,吹起来就完事了!

“这位是屠崖师弟,实力也是极强,仅次于你们二人。”

屠崖闻言眉头一皱,显然有点不服气。白东临从他眉目之间感到一股强烈的霸道之意,看来是一个争强好胜之人,这种人性格都是极为强势,不太好交流。

“屠兄你好。”

屠崖听了只是微微点头,白东临也没在意,自己注定跟此人没什么交际,也就不在说话。

“来来,三位师弟,我们边喝边聊。”

邱真亲自动手给三人倒满酒,看来所商议之事非同小可呀,连侍女都赶了出去,白东临神魂微动,感应到这一层酒楼都被隔绝阵法所笼罩,他心里对此事也有点好奇起来。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邱真放下筷子,白东临心里一动,暗道正戏来了,只听邱真语气凝重的说道:

“三位师弟,师兄我最近收到一个消息,不久之后,圣宗会有件大事宣布,这件事对你们新进弟子来说,或许是生死劫难,也或许是机缘造化!”

白东临三人闻言目光微凝,这邱真当然不会没事来戏耍他们,只是不知是何事让这主峰大师兄都这么重视。

邱真看三人都神情郑重起来,满意的点了点头又接着说道:

“这件事也才传出没多久,圣宗高层也很意外,毕竟那个地方数万年才会出现一次,没想到这次提前了不少时间,正好让你们赶上了。”

“具体情况师兄也不敢说得太多,要不了多久圣宗就会传下法旨,到时你们自会明白。”

邱真说完又从手镯拿出三个白玉筒放在桌子上,接着又说道:

“三位师弟,师兄这次请你们来就是想与你们做一个交易,帮师兄从那个地方带出某样东西,师兄用十万贡献积分购买!”

白东临三人眼露震惊,十万贡献积分,好大的手笔啊!

看来邱真所寻之物,绝对非比寻常,天上不会掉馅饼,付出与收获是成正比的。

而且这谜语人说的那个地方究竟是什么?

“我知道三位师弟心里有很多疑惑,不久之后你们自然会清楚,这里是三份地图,所寻之物的信息也在里面。”

“无论三位是否要接受这个交易,去不去寻找师兄所需之物,这全看你们自己,就算你们不想去做也没关系,这地图也请收下,权当是交个朋友。”

“反正那个地方你们三人都是必去不可的。”

邱真说完,将玉筒递给三人,白东临考虑了一下,接过玉筒,现在所知道的消息还太少,这笔交易做还是不做到时候看情况吧,决定权在自己手上,就算邱真是主峰大师兄也不能左右他的意志。

三人都接过玉筒,邱真也不在说此事,而是笑着说些圣宗琐事,四人吃喝了一个时辰,白东临等人才相继离开。

“白兄请留步!”

刚刚走在大街上的白东临就被人叫住,回头一看是黑白头发神无缺,虽然此人很高冷,但是对他的印象还不错,于是止步回头问道:

“不知神兄还有何事?”

“白兄,一个月之后我会去挑战通天塔,重新登临榜首!”

神无缺说完划出光门离去。

白东临微微一愣,这神无缺也太臭屁了吧!故意不想影响他获得神通奖励?还是说潜规则就是这样的?

看来不用急着去找青面僵尸的麻烦了,摇了摇头也没放在心上,划出光门回到紫竹居。

……

无限次元空间之中,随处可见的空间碎片飘忽不定,不时有空间乱流出现,更恐怖的时空风暴也隐藏其中。

此时,在次元空间的深处一个庞然大物缓缓出现,这是一个巨大无比的世界!闪耀着不可直视的耀眼光芒!那是坚不可摧的世界壁!

庞大世界在次元空间之中碾压而过,缓慢而坚定不移,什么空间碎片,空间乱流,时空风暴,通通碾压成虚无!

危机遍布的次元空间也无法在世界壁上面留下一丝痕迹。

而在这庞大世界前进的方向,耸立着一个更加庞大无数倍的世界!

此界镇压无边无际的次元空间,无数巨大的时空风暴团缠绕在世界周围。

这是一个仿佛有生命的世界,每个呼吸之间都吞吐着无量量能量,狂暴的能量形成无数漩涡,次元空间存在的任何东西靠近漩涡都会被绞碎,然后化作纯粹的能量被世界吸收。

以庞大世界的运动轨迹,用不了多久两界就会擦肩而过。

……

乾元界。

无边无际的东极溟海之上。

一位须发皆白的白衣老者立于虚空之中,洁白干净的白袍上布满金色花纹,花纹缠绕间在背后形成一颗金色眼睛,此眼玄奥无比,仿佛能洞察世间一切。

老者右手伸出,端着一个古朴的黄铜罗盘,罗盘上方无数字符旋转缠绕,形成一个巨大的光球,其内部有无数光点浮现,飘忽不定。

老者双眼死死盯着罗盘之上的光球,眼睛深处无数字符跳跃不定。

“天机老人,是否推算出古界具体的降临时间?”

一道苍老的声音从虚空之中传来,随后一位黑袍老者踏破空间出现在名为天机老人的白衣老者身边。

“奇怪,奇怪,为什么会提前?还提前了整整一万年,没道理啊,自古以来都没出现过这种情况……”

天机老人并未回答黑袍老人的话,双眼依然死死盯着罗盘之上,嘴里喃喃自语。

黑袍老者摇了摇头,又冲虚空之中说道:

“你们这些老家伙,还躲着干嘛?几万年没见了,也不出来见见老朋友。”

老者话音刚落,周围空间**漾起一阵涟漪,随后十几道身影从中踏出,立于虚空之中,随着众人的出现,周围时空隐隐扭曲,时间被无形的气机所扰乱。

十几道身影之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幼,有人有妖,邋遢老道,手持书卷的大儒,脑后生佛光的老僧……

这些人不言不语,全部看着天机老人。

此时,天机老人终于从罗盘光球上收回目光,扫了众人一眼,缓缓说道:

“三月之后,冥豫古界将再次降临。”

“不过,吾仍有疑惑,古界不可能会无缘无故提前万年降临,此事必有古怪。”

一位绝美宫装女子神色一动,说道:

“天机,你的意思是他们在搞鬼?”

“不可能!璇玑,你太高看他们了,就算是吾等也不可能干扰古界的运转,他们更不可能!”黑袍老者眉头紧蹙,大声嚷道。

脑后浮现九轮佛光的老僧双手合十,微笑着说道:

“阿弥陀佛,以贫僧来看,万事万物皆有因果,既有此果必有其因,古界有变,不得不防。”

“哼,此事吾等还需回去禀明老祖,如若他们真敢把手伸向古界,必斩之!”

“阿弥陀佛!”

“善!”

众人身影瞬间消失,被扰乱的时空逐渐恢复正常。

独自留下的天机老人,眉头紧锁,感应着混乱模糊的天机,轻轻一叹,随后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