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长城

第八章 仇恨的苏醒

不远的黄土岭一带再次遭遇伏击。为了全歼阿部规秀这个1500人的独大队,除了一分区几乎出动了所有主力部队之外,聂帅甚至还动用了独立三支队、120特务团以及编外的2526、34三个主力团。

阿部规秀深知自己已经轻敌中计,遂打算于当日迂回北进,返回源。不料越陷越深,已经完全进入了八路军的包围圈内。阿部布下的一字长蛇阵因为在人数上的绝对劣势而失去了作用,战斗终于还是按照八路军的预想打响了。

战至7日,25炮兵营在山谷里的一座小庙边发现了阿部规秀的司令部。两发试射过后,阿部仍旧认为这是乱炮,没有在意,第三发炮弹在院子中央爆炸开来。据说当时,所有的骡马、百姓都没有损伤,唯独阿部和他的几个参谋被炸成了重伤,阿部本人则不治身亡。8,日军空投了新的指挥官。保定的一一0团一部、源第二混成旅团余部以及唐县、行唐、曲阳的第四混成旅团大部也开始陆续出动,以解黄土岭友军之围。帅考虑到部队战斗时间较长、损失较大需要时间进行休整和补充,于是命令参战的所有部队立刻脱离战斗。就此,雁宿崖和黄土岭战役宣告结束。日军第二混成旅团三个大队,藤原大队早在曲阳外围被全歼。迁村大队在雁宿崖被全歼,另外一个,在黄土岭被打残。除了新补充的两千新兵,这支号称“山地战劲旅”地精锐旅团等于名存实亡。

因为凤凰山还没有和其他分区互通有线电话,所以老贺一回到分区司令部,就直接给杨越发来了一封电报。杨越这才得知,整个战斗的提议和部署,都是由杨成武将军一手布置的。杨越感觉到有些莫名其妙,细细追问下去。原来是因为晋察冀边区成立两周年,军区搞了一个庆祝仪式。在冀中的杨成武跟着贺老总都被请到了根据地,恰好就碰到了迁村大队要往雁宿崖方向扫荡,于是杨成武将军就提议一分区搞个伏击打打。挫挫阿部规秀的锐气,没想到和聂帅也想到一块去了,就这样,本来改变了的历史轨迹。阴差阳错地又回到了原来的起点。

这就是命,阿部规秀的宿命!

“名将之花”就这样凋谢在太行山上,华北少将军官在和八路军的战斗中阵亡,这是第二次!第一个是藤原。中将大队长。可是藤原比起阿部规秀来,显然不是一个档次地。阿部规秀是少壮派和军事改革派的代表人物,“山地战”的俊杰。是“天皇鼓励”的少有人才。现在却窝囊地躺在了太行山上一处不知名地地方。大本营对此无可奈何。只能对已经效忠了的阿部规秀加官进爵,晋封为“中将”。

以凤凰山的力量。想要全歼阿部规秀,杨越是没有把握的,这不得不成为杨越心中地一个遗憾。

——————————————————————————————————————————————————

华北的天气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发开始冷了。厚重的云层把整个天空盖得严严实实,终日透不过一丝阳光。39年地初雪正在酝酿着,与之呼应的是,南庄的气氛也开始变得让人喘不过气。

整整十天,部队每天晚饭前,都能感觉到杨越地脸色不好看。被撤职地刘香玉暂时还没有离开政委地位置,她还在等新的政委任命下来。情报长许晴干脆是一天到晚都看不到人影,有人说她受了重伤,需要修养,也有人说她和杨越闹翻了,准备分道扬鏣。一时间传言四起,各种版本地消息让整个南庄的猜疑心顿起。

到了11月的下旬,众人心中的疑团终于揭晓了。

打上去的报告军区批复了,新任政委的人选还有待商榷,而杨越和刘香玉结婚的请示,则顺利通过。在这之后,凤凰山军分区终于也有了新的参谋长——一个叫李广阳的东北汉子。东北“讲武堂”出身,是吕正操将军的老部下,也是东北军里倾共的积极人物。

洗尘宴上,许晴依然没有出席。杨越心里愧疚,终究还是不敢去面对这个“非她不娶”的女人。肖蓉生杨越的气,顺带着也没有给小兔

眼色。两人见面,连话都说不上几句了。

许晴的屋内一片冰冷,肖蓉皱着眉头,摸了摸同样冰冷的炕。**的许晴用被子把自己裹得如同粽子一般,只露出一张消瘦、憔悴的脸。她眼角的泪迹似乎没有干过,整个人神情恍然,让人看去心生疼惜。

“姐姐,你多少吃一点吧。”

肖蓉一边收拾着桌边的冷饭冷菜,一边轻声地劝慰道。

许晴抬起木然的眼光看了看,又低下了头去,“我吃不下,我本来早就该死了,是他三番五次把我救回来。”

“这个没良心的东西!”

肖蓉咬牙切齿,对杨越的好感也因为这件事,老早就烟消云散了,“姐姐,我们走吧。离开这里,离开他。没有他,我们一样活得好好地!”

“走?走到哪里去?”许晴象似在自言自语,“家,早没了。组织,又当我是叛徒。中国那么大,我们能去哪?”

“回北平啊!”

“北平?”许晴的眼神里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沉吟着,迟迟才开口说道:“不!我不去北平,我要留下来。”

“姐姐!他已经不要你了!你怎么还这么死心塌地啊?”

死心塌地?

呵呵,的确。曾经的许晴和现在的许晴的确是死心塌地,可那只是对杨越一个人。为了救她的命,杨越可以一而再、再而三地陪着她一起去死。这份恩情,许晴不会忘,也不能忘、不敢忘。可这并不代表着,她会善罢甘休!

曾几何时,为了有朝一日能手刃毛万里,许晴吃尽了苦头,受够了恶气。她咬碎牙齿,忍了!从跟着杨越上了凤凰山之后,她放弃了仇恨,放弃了洗刷屈辱的机会,她以为她再也不会卧薪尝胆般地去报复一个人。可是现在正有个人,却逼着她爆发出自己内心的那一丝几乎已经被埋没的恨意。

许晴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只是这种笑,让肖蓉都看得有些不自觉的寒意。

......

当穿戴一新的许晴出现在祠堂的时候,所有人都停止了交谈,放下了手中的碗筷。

杨越甩开了刘香玉暗地里拉扯他的手,站了起来。

“好啊,你们都不等我?”

许晴笑容满面,看也不看杨越一眼,找了个空挡把自己塞了进去。

郭从如看了看尴尬的杨越,又看了看面无表情的刘香玉,心里暗道一声“造孽”,嘴里却反应极快,“看你说的,碗筷咱们早就备好了,来来来,先满上!”

黄锃锃的酒液“哗哗”地倒入了碗中,许晴端起碗,微笑着朝李广阳点头说道:“听说东北人喝酒都厉害,我可不相信。”

李广阳显然还不知道这是个什么状况,本来看到一个没穿军装的女人直接就加塞上了席,心里纳闷不已。不过许晴的大名他还是听过的,后来仔细一想,也猜测到了她的身份。见许晴主动端碗,他也不含糊,抱着坛子就上了:“咱也是粗人,打鬼子不含糊,可客套话也说不上两句。承蒙情报长看得起,你喝一碗,我干一坛!”

“爽快!”

许晴二话不说,“咕咚咚”地就让大海碗见了底。不喝酒的老赵张大了嘴,愣是没反应过来。对面的李广阳“哈哈”大笑一声,仰头就开始往自己的喉咙里倒酒。

少顷,酒坛子就成了空坛子。

许晴转身一抓,又提上一坛,手掌轻轻拍开泥封,先给自己满上,然后把剩下的递给了李广阳。

“我们继续!”

其时洗尘宴进行地也差不多了,能喝的几乎都喝到位了。杨越因为有心事,所以酒没喝多少,醉意却比较浓。这个时候看到许晴明显是想把自己灌醉,心里很是觉得惭愧。

“许晴,别喝了!”

话还没说话,许晴却已经把酒喝干了,反倒是李广阳还抱着坛子干瞪眼。

“啊,杨司令员!”许晴也不管李广阳喝不喝,别过脸去看着杨越:“对了,我还没有祝你们有情人终成眷属呢!来,杨司令员,刘代政委,要是看得起我,就接下我敬的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