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长城

第九章 利害关系

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

面对许晴频频敬酒,刘香玉彻底拜服了。三大碗下肚,任是再能喝的女人,怕是都要躺下了。刘香玉明知道许晴对自己不服,可是为了争这口气,几乎是来者不拒。杨越被许晴所感染,也是有心求醉。

郭秀才、李广阳、李双洋、老赵四个人被晾在了一边,就听得三人“咕咚咚”地一碗接着一碗大口喝酒。喝道最后,许晴已然是醉眼迷离,刘香玉干脆就着桌角趴下了。

“少喝些......”

秀才看着一地的泥坛子,小心翼翼地劝到。

“你别管。”许晴迷乱的眼神望了过来:“今天不操课,得喝得尽性......”

杨越也不说话,抱着坛子又给自己满上了一碗,舌头早已打结:“照...顾不...不周,那什...什么,李...李参谋长,照顾不周.....”

话没说完,人已经仰头倒下,“咕咚”一声,溅起了一片灰尘。

“卫兵!”

秀才抹了抹头上的冷汗,小兔崽子带了几个人跑步进了祠堂。

“拖...拖下去!送回各自的房间。”秀才指着不省人事的三个人,然后转头对打着酒嗝的李广阳说道:“笑话了,别管他们,咱们...咱们继续喝!”

“你们先喝着,我今天值班,得去查哨了。”

老赵决心不趟这趟混水,凤凰山平常军纪极严。可是一到部队整修的休息日,问题还是颇多地。祠堂内的头头脑脑们哪个不是喝酒的高手,平日里被杨越束缚着不敢沾酒,现在眼看着司令员先行一步了,还不得拖着新来的李广阳往死里灌!?

南庄实行的军事管制措施,一到晚上8过后,全村宵禁戒严。虽然是休息日,不用晚点名。可是一支队的哨兵也是不被允许喝酒的。此时冷风横刮着的冬夜,巡逻哨和固定哨位上。弟兄们用日式军大衣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两只眼睛。口鼻间呼出来的气体因为温差地瞬间变化,而化做一团团白色的雾气。

小兔崽子挎着驳壳枪,跟在了老赵的身后。两人自从在凤凰山重逢之后。却是难得有独处的机会。老赵对小兔崽子,也是憋了一肚子地问号。

“老排长,我有个问题。”

小兔崽子先开了口。

“说吧。”

“你觉得杨越这人怎么样?”

“很好啊。”老赵不明白小兔崽子想说什么,顺着思路回答道:“能带兵。能打仗。两年多来,凤凰山几乎没有败绩,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不,我不是指这个。”小兔崽子停了下来。左右看看,并没有人:“我是想问问你的意见,你觉得司令员对于咱们八路军来说。是个怎样的人物?”

“你是指?”

“朱元璋?韩信?还是岳飞?”小兔崽子的脸色忽然变得很严肃。他地表情虽然看不出什么。可是老赵依然从他的语气里听到了些许端倪。早就听说小兔崽子的身份特殊,表明上是杨越的警卫员。可实际上,他却和总政有着千丝万缕地联系。这在凤凰山的高层来说,是个公开的秘密。从他地嘴里居然说出了这样地话,恐怕不是一个很好地信号。

要说杨越更像谁,现在谁都说不清楚。以凤凰山目前的实力和当前地局势来说,他杨越想做朱元璋,怕是没有机会了。至于韩信或者是岳飞,本来这两个人在历史上的评价就多出于后人的主观,拿现在的杨越和他们比,也没有什么可比性。要想知道结果,必须走一步看一步。

老赵摇了摇头,他不想看到杨越成为这三人中的任何一个,“别胡说八道!至少,目前我还没看出来杨越有什么不对劲。这次许情报长的事,是他作出妥协。我们搞政工的,要的是实事求是,不是盲目猜忌!”

“这么说,老排长也是相信杨越的?”小兔崽子莫名其妙地问道,对于老赵嘴里的“我们”,他却毫不在意。

“当然!”老赵毫不含糊,“他是个诚府不深的人,也是难得的人才,只是有时候做事比较冲动而已。我们要帮助他,而不是在背地里设计他,猜忌他!我说的,你懂吗?”

懂。”小兔崽子突然“呵呵”笑了,“那这样我就说军区政治部已经把你的名字报上了总政,以接替刘政委在凤凰山的政治工作。”

“你小子,消息灵通地很吗!”老赵明知故问,这也同时应证了杨越的那句话:如果说凤凰山有人对政治部的消息灵通的话,那这个人就非小兔崽子莫属了。

“你老实说,把刘政委和许情报长的事捅出去的,是不是你?”

“是!”

小兔崽子也没打算掩饰,只是到目前为止,只有老赵一个人察觉到了,就连杨越,还一直都以为是刘香玉自己捅出去的。“当时也是没办法的事,如果许情报长真的死了,我怕杨越会想不通。所以就往上汇报了,想请求政治部干涉。那样的话,或许还能安抚住杨越。只是没想到,杨越他根本就不需要做思想工作。军区的这一纸电文,倒成了摆设了。”

“你做得对!”老赵拍了拍小兔崽子的肩膀,缓缓地说道:“这种事不是没有可能,咱们得尽力而为。眼下看似风波已经平息,可是我总觉得许晴不是个简单的女人。刘政委那,好像也不甘心。你和警卫班的同志平常都是贴身跟着他们,这方面,你得留个心眼。都说女人难缠,如果再让他们来一次的话,凤凰山鸡飞狗跳了。”

“这个我晓得。”小兔崽子想了想,又问道:“司令员和刘政委真的要成亲了?”

“看样子是假不了的。”老赵叹了口气说道:“军区已经批复了,明年开春就办。据说左副参谋长和军区程政委也要来。”

“不是说撤职审查的吗?怎么婚事要办得这么仓促?”小兔崽子不解。

老赵看着小兔崽子,有时候觉得他还真是嫩了些:“你懂什么?你觉得刘政委在这件事情上有错吗?没有!别说是许晴,就算是司令员自己犯了错,他也要接受处分。只是在方式方法上,刘政委有些急躁。不管出于什么心态,什么动机,她的做法始终是对的。撤职处分和接受组织审查,只是为了个许晴一个说法,让杨越下得了台!再说了,你觉得首长们认同许晴还是认同刘政委?司令员如果娶许晴,说不定组织上还要再三考虑和研究。她从前是国民党特务,暗杀过我们的同志。就算上了凤凰山,她曾经的所作所为都还摆在那,组织上不得不慎重考虑。可是如果司令员娶的是刘政委,那情况就截然不同了。这至少说明,司令员他愿意妥协,他向组织也表明了一点,他不会因为一个女人而改变他跟着党走的决心!”

“......”

看似这么简单的一件事,里面原来还夹杂了这么许多的弯弯绕绕。小兔崽子也不是没有领悟到这一层,只是如果情况果真是老赵说的这样,那杨越可就真的是用心良苦了。

......

杨越睡到半夜,被尿意憋醒了。

他晃晃悠悠地爬起炕来,先是找了一杯凉白开灌了下去,然后才披着棉祅出了房门。几个警卫员亦步亦趋,紧紧地跟在他的身后。

杨越有些诧异,平常警卫班的弟兄可不会这样。

“我去撒尿,你们跟着来干什么?”

“刘政委说,你喝得太多了,手又不方便。她怕你会摔倒,叫我们好生地照顾你。”

“废话!”杨越心里的火苗直窜,这明摆着是监视!什么时候警卫班都被刘香玉渗透了?这实在是太诡异了!

杨越边骂骂咧咧,边走到了墙根,痛痛快快地撒了一泡尿,完了之后转头对着一帮警卫员说道:“山里的训练营地最近缺人,你们的枪法和战术又都不错,这样吧,后天操课,你们就去找孙营长报到吧。”

“司令员......”

几个警卫员听说杨越要遣散他们,一个个都苦了脸。

“不!明天,明天就去!”杨越越想越气,要不是已经是三更半夜了,他铁定会让他们现在就打背包滚蛋。

“***!”杨越骂了一句,重重地关上了自己的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