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磐传说

第九章 百兵之君,绝世神兵

他二人向西飞行,缘生幻灭花乃是飞行之奇宝,神速无比,不过一个时辰,“无罡无煞”飞花老人指着前方连绵的巍峨群山道:“小凤九,西昆仑到了,你一定要小心行事,不可鲁莽,一切看我眼色行事!”

凤九点点头,躬身道:“是,师父!”

天柱昆仑,雄甲天下,自古便是神仙之境,开天辟地之后,鸿钧老祖继续云游天下,西昆仑便是得道西王母在地上的都城,那里除了有九尾虎身的陆吾神守护之外,还有一种长了四只角,有些像羊的兽,名土鳞,能吃人;那上面的鸟,样子如蜂,却大得如鸳鸯。还有一种开黄花结红果的树,果子味道如李,无核,名叫沙棠,吃了能御水而不溺死。这些都是凤九听师父说起过,因此来到这巍峨群山的西昆仑,心中也是颇为紧张!

凤九初中,高中之时最是对历史地理感兴趣,顺天中学的小小图书馆几乎是被他看了个遍,因此他知道,《淮南子.地形训》中记载,昆仑有增绝峰九重,且一层比一层高,其高万一千一百一十四步二尺六寸。上有木禾,其修五寻。珠玉树、璇树、不死树在其西,沙棠琅王千好在其东,绛树赤色玉树在其南,碧树、瑶树在其北。旁有四百四十门。门间四里,里间九纯,纯丈五尺。旁有九井,玉横乃承受不死药之器,维其西北之隅。北门开以纳不周之风。倾宫乃占一顷地之宫、旋室乃用玉所饰之室、县圃、凉风、樊桐,在昆仑阖阅之中。疏圃之池,浸浸甘泉黄水,黄水三周复其原,是为赤丹子水,饮之不死。仙界所需之物,这里应有尽有,有不死树、不死药、不死水等等。装饰以玉为基本材料,异兽之类已无踪影,纯属于理想的仙境。据说,早期仙人,不必修炼,只要吃些以上的不死之物便可达到长生不死的目的。

当日凤九便是有对“无罡无煞”飞花老人说起,老人只是随便道:“这些传说,日后你必有机缘亲自去西昆仑一趟,便是知道!”

现在,老人道:“昆仑山中千百年来香火旺盛,永葆魅力!除了风光绝色之外,更是因为山上顶峰绝天峰中有昆仑一派,在武林,修真一界中大放异彩,昆仑之名,更加威震天下!”

这点,凤九却是知道!他从上空望下,虽然只是十一月天气,但是昆仑满山脉已经是银装素裹!他们二人知道昆仑雪景天下无双,如何能错过?便是细心观摩起来!说也奇怪,昆仑诸峰自山腰以下还是青绿一片,满山顶却全是白雪皑皑,那西边皑皑雪峰,山连天际,近处云涛滚滚,气势恢弘!即便凤九自小便在风光独步天下,号称天下之秀的峨眉山长大,也不禁为之倾倒!

而“无罡无煞”飞花老人,千年以来,几乎走遍天下名山大川,现在似乎在测算什么事情,无心为昆仑之景赞叹!

凤九还在沉醉其中,却听老人道:“到了,我们下去!”

于是两人收了缘生幻灭花,按下云头,便是直接飘飘落了下去!这一细看,昆仑诸峰,重峦叠嶂,古木参天,又往往是峰回路转,云断桥连,远处涧深谷幽,天光一线,近观万壑飞流,水声潺潺,山谷之中,道路之旁,仙雀鸣唱,彩蝶翩翩,而林梢之间,树木之上,灵猴嬉戏,琴蛙奏弹,加上即便现是冬季,也有说不上名字的奇花铺径,凤九与老人不由俱都一声长叹,这昆仑独秀西边,当真是别有洞天!

凤九见师父与自己两人降落在一个大峡谷之口,好是奇怪,便是低声问道:“师父,这是哪儿?”

老人不答,只是往前走,凤九也便是跟上!

天上有冬阳,可是这大峡谷之中,却是阴冷暗叹,山野迷离,连天也成暮色,如同一个被遗弃的恋人之心一般,逐渐低沉、迷蒙、灰黯。

“无罡无煞”飞花老人每走上几百米,便是要停下来驻足倾听,掐指遥算一番,好似远处有人,凤九忙是问道:“师父,怎么了?”老人好似自言自语,道:“怎么今日有这么多的高人前来?”凤九不懂,老人犹豫一下之后,还是埋首赶路。

毕竟,他只有两天时间在世,两天之后,他必须与人间完全隔离,凤九是他蜀山一脉的传人,能为凤九找到一柄绝世神兵,是他最后的一个愿望!

老人明显是不想与其他人碰面,显然早已绕道而行,凤九不说一言,只是跟在后面,没料到,这个峡谷竟是出奇的广阔巨大,可说是一望无垠,两人一直绕着峡谷内的峭壁前行,势难料到这一绕圈,竟绕了数里之遥,凤九小声道:“师父,为什么我们不继续驾驭缘生幻灭花飞行穿越呢?”

老人小声道:“这里是昆仑派地盘,他们修真高人众多,若是我们做法飞行,他们便是知道,对我们今天所来之事,怕是要引出事端!”

凤九奇道:“那我们到底是要去哪儿呢?”

老人叹息道:“我们要去普天之下,万人景仰的昆仑派中枢绝天峰下面的万剑之谷,为师要给你找一柄绝世神兵!”

万剑之谷,好个响亮的名字,凤九听得身子一颤!

凤九虽然心中还是有些疑问,但是他对他师父自小乃是崇拜无比,知道师父所言必定不差,便是闭口,跟在老人身后赶路了!

两人犹继续沿着峡谷绕圈,这峡谷原来竟然是层层螺旋之状进入,越是到深处,便越是阴暗!凤九见天色已有些成暮色,笑道:“师父,外面正是中午,没有想到这谷中竟然是如同黄昏了!昆仑地理,当真是与众不同!”

他见这山谷前方,深不见底,不由担心继续道:“师父,应该是地方没有错吧!”老人叹息一声,却是胸有成竹道:“唉,怎么会错呢?虽然千年过去了,但是这山谷可是一点没有改变!何况,我已经是感受到了……小凤九,你毋庸操心!也许,我们想见的人或事已经不远了……”

是的!真的已经不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