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磐传说

第十章 悲鸣之声,万剑之墓

就在老人说话之间,凤九忽地眉毛一扬,他似乎已听见一些什么似的!以他现在道行,却也远在一般门派修道数十年的高手之上!

果然!是有异响!

一阵“呜呜”的哭声,猝地自数百丈外的黑暗前方传来,宛如鬼哭!

寒夜荒山,骤传鬼哭般的声音,凤九毕竟是初遇这般诡异之事,不由闻声登时有些胆颤心寒,道:“啊……师父……这些……哭声听来很凄惨啊,但,在这山野之间怎会有人在夜里啼哭?而且隐隐听来,似乎不单是一个人的哭声,而是许多人的……哭声!是怎么回事?”

哪知“无罡无煞”飞花老人却似乎是脸上微笑突生,对这声音,他似乎还是有些期待,凤九听他轻声道:“不错,便是这哭声!千年未听了!没有想到,万剑之谷中的剑,又是多了这么多!”

他两人说话之间,脚步却是丝毫未停,快速前行!

对!哭声已愈来愈清晰可闻!这阵哭声,确是不止一个人,而是至少该有一百人在哭,或许,不止一百个人,好似一万个人在哭!

莫非是地狱惨象?百鬼夜哭!

就在凤九惊疑之间,老人已再次蓦地加快步伐,直朝百几十丈外的哭声出处寻去。

凤九更是不容怠慢,亦步亦趋,此时此景,呆在师父身边是唯一的力量源泉,若是师父离开,只怕自己便更加是害怕不已!

不消片刻,二人已逐渐接近那哭声出处,正是山谷的最底层,凤九方才发觉,自己先前所猜的……全部是错!

前方,根本就不是什么地狱!根本便没有百鬼夜哭!

甚至连一条人影也没有!

既然前方空无一条人景,那刚才的“呜呜”哭声从何传来?

凤九定睛一看清楚前方,终于明白,为何会有百鬼的哭声了!却原来,在前方的幽暗山谷之中,乃是一座高耸入云的高山山脚,山顶也是白雪皑皑,想来便是昆仑派中枢绝天峰,它山脚之下,方圆百丈之地上,赫然插着数不清的……各式长剑!

而“无罡无煞”飞花老人,脸上神色古怪,似乎是看见故人,又似乎是引起最为痛苦的回忆,一时阴晴不定,难以琢磨!

凤九看得清楚,这些长剑形状不一,长短不一,五花八门,可说任何剑的款式应有尽有,甚至没有任何两柄剑的剑款会是一样,甚或同出一辙。

这些剑少说也有逾万之多,仿佛来自五湖四海的粥粥群雄;所有剑都只有两个共通的地方,便是入地盈尺!以及全都是满布锈渍!

适才的“呜呜”哭声,原来便是阴冷之风刮在这逾万锈剑上所引发的怪声!这逾万绣剑,竟似在晚风中同声一哭……

但剑,为何同声悲鸣?

这,恐怕,只要天数知道!

明白了那阵凄惨的哭声来源,凤九总算释然,然而,眼前逾万锈剑阵列,俨如逾万条剑的尸体,且还不断发出“呜呜”之声,情景异常诡异阴森,也是够吓人的,凤九还是心寒的道:“师父,这里不知为何会插满……上千上万的锈剑,邪门的很,甚至比人的墓墓更阴森,我们……不若快些离开这里吧!”

老人淡淡一回头,道:“哦,是吗?有什么恐怖的呢?要知道人心乃是世界上最为恐怖的东西!”他刚是说到这里,突然低声道:“小凤九,小心,有高人来了!”

凤九四下一听,却是没有听见有人走路声音,一想师父之言,便是释怀,又想起,这万剑的主人必定先前都是声名赫赫,却是不得不埋葬心爱之剑在此,眼神之中,反流露一股对这逾万锈剑的怜惜之情,又只觉有趣得很,不由道:“师父坚持带我来这里,我相信,这里一定会有一些有趣的事会发生……”

凤九话未说完,但听师父与自己两人身后,忽地有人从空中降落,响起一个高亢的声音道:“小子!你猜错了!”

又是另一低沉的声音道:“因为这里,绝不会有有趣的事发生!”

凤九这下更加是佩服师父,原来这两人是从天上踏剑而来,难怪自己没有听见声音,可是师父不是说了吗?这昆仑绝天峰后山谷,一般人绝对是不敢用道法的,莫非这两人根本就不怕垂名几千年的昆仑派放在眼中?

凤九到底是年轻,想也未想其他,也未回身,便是问道:“因为这里?这里莫非是什么特别地方……”

“哈哈,当然是特别地方,这里是剑墓!”高亢的声音快捷回答道。

“无罡无煞”飞花老人原本脸上毫无表情,现在一听这剑墓二字,终于森然道:“不错,剑墓!这里是万剑之墓!”

剑墓,万剑之墓,飞花老人这话一说完,凤九顿时便是浑身一颤,那万剑颤抖声音愈加响亮,同声悲鸣,乃是天下第一大奇观!

凤九这时已经是回过身,这才看清楚现在从天降落的两人!两人声音内力深厚而刚劲,一听便知,来人功力非同凡响!

这一回头,凤九便是眼前一亮!皆因为两者二人,看起来,皆是不凡之人!

刚才说话声音响亮的人,赫然是一个身穿浑身青衣的高大男人!他看上去约莫三十八、九岁,不到四十之相,面若青玉,颌下三缕胡须,可是从长衫中的气劲外张上看,无疑他整个人,恍似一条青龙!这般身形如龙矫健,且还握着一柄一汪清水似的长剑,剑柄上雕着一条张牙舞爪的青龙,好不威风!

在这青龙一般的男人身后,便是低沉声音的人,看似不过三十五、六,身着青衣,比青衣剑客矮了一截,可是却也是结实一大圈,一双眼睛闪闪发亮,虎虎生威,这男人一身虎皮外袍,手握一柄银白色的长剑,长剑剑柄之上,所雕的却是一头猛烈的白虎!

凤九乍见这两名壮硕杰出的大汉,登时一怔,暗中却是想:“这都是什么年代了,他们却依旧是身着长衫,看来是修真一门了!”不过,他却是看了师父一眼,师父却也是一身灰白长衫,只有自己,反而是运动衣裤与月白披风,显得不伦不类了!

“无罡无煞”飞花老人却是气定神闲,只稍稍上下打量二人,嘴角一翘,道:“今天会很热闹,但是没有想到最先来到万剑之谷,剑墓的却是阁下师兄弟!”

凤九便是有些坦荡,原来师父认得他们!

很明显,青衣剑客与白衣剑客都是一呆,再次细细打量“无罡无煞”飞花老人与凤九一番,青衣剑客道:“可惜,我们却不认识阁下二人,你们眼生至此,为何却是有胆量来闯昆仑派绝天峰!”

原来面前这高耸入云的山峰便是昆仑派中枢绝天峰!而这山谷,在绝天峰下面,这般重要,飞花老人到底要去何处?

莫非在这万剑之墓中就有飞花老人要为凤九寻找的绝世神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