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枭雄

第一百二十章 来客(上)

楚奇说道:“既然如此,那咱们就得派出一人,快马加鞭奔到京城去面见圣上,请求朝廷出兵!但是谁能当此大任呢!”

林冲站起身来,大声说道:“林冲不才,愿意前往京城!”

蔡攸点点头,其实在蔡攸心中,也早有此意,林冲智勇双全,而且对东京甚为熟悉,是此次入京的最佳人选,于是蔡攸当下就应允道:“嗯,那就有劳林教头了!”

林冲说道:“事不宜迟,在下马上打点行装,即刻就启程出发!”

眼见林冲便要起脚,蔡攸说道:“林教头且慢,我马上休书一封,你先可以带到蔡府,见到家父后再将这里的情况一一告知,而后让家父代为引荐,这样一来便可省去诸多意想不到的麻烦。 ”

这些意想不到的麻烦自然不是空穴来风,蔡攸知道朝中还有自己的两大对头王铣父子,万一让他们知道自己此刻深陷危难之中,肯定会千方百计的暗中使绊子,拖延朝廷发兵时间,所以这还得依kao蔡京才行。

林冲心中也明白七八分,当下便点下头,而后先行离去准备路上的行囊。 就当林冲前脚刚走后不久,一个小卒就跑了进来。

小卒见到蔡攸,当头便跪下说道:“启禀大帅!山下有人求见!”

“求见?这倒是怪事一件!官军进驻梁山不过才一天时间,谁的消息竟会如此灵通!”

蔡攸狐疑道:“是何人求见?”

小卒说道:“小地不知。 是一位姑娘拜见,对了,那姑娘让给大帅捎带一句话,她说大帅一听便知。 ”

“什么话?”

“一片冰心在玉壶!”

“是她!”

蔡攸顿时惊诧不已,小卒口中的姑娘必是玉湖无疑,可是玉湖在曾头市不告而别之后,便没了下落。 此时怎么会出现在梁山脚下,她是如何探知官军下落的呢?而且在东石谷见到的那位神秘莫测的圣火娘娘。 她也与玉湖有几分相似之处,都善使长鞭,两人难道就是一人?此时,玉湖的身份变得越加神秘起来。

楚奇看到蔡攸脸上阴晴不定,也把来人猜出个八九不离十,当下悄声说道:“大人,来者是玉湖姑娘吧!”

蔡攸轻轻一叹。 说道:“正是!”

楚奇又道:“大人,那咱们是见还是不见?如果见的话,恐怕在座地诸位兄弟会颇有微辞。 毕竟在东石谷那一幕,众位兄弟早就认为玉湖便是圣火娘娘!”

蔡攸微微一笑,对楚奇说道:“楚先生,听你的话音,你也不相信玉湖便是那圣火娘娘,是吧?”

楚奇说道:“也是。 也不是!没有确切地证据,小可也难以下决断啊!”

蔡攸思索片刻,最终还是说道:“带她上来吧!”

小卒应了一声,就离去了,而楚奇却是略微有些担心,说道:“大人。 防人之心不可无,且不管玉湖是不是圣火娘娘,我等还须多留一个心眼才是。 ”

蔡攸自然清楚,呵呵笑道:“无妨,既然是故人,如果不见的话,岂不是显得咱们气度小!”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蔡攸说道:“我自有分寸!”

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楚奇也就不再多言,而此时玉湖也被引到聚义厅的门外,由于房门没关。 里面的众人都落在玉湖眼中。 但是玉湖的目光却紧紧盯着坐在主位上的蔡攸,而蔡攸似乎感觉到了玉湖投来地目光。 抬头一看,目光不禁一怔。

玉湖穿着一身干练的行装,头cha金花,耳着银环,面不施粉黛,却好似湖中鲜花,岸边嫩柳,娇美无比,不可逼视。 才不见几日,玉湖又仿佛变得漂亮了几分,尤其是那一双大而美丽的眼睛,变得更加灵动,更加迷人,宛若当空的皓月,璀璨的星辰。

还不等蔡攸说话,武松拍案而起,首先发难:“忒!我当是谁,原来是你这妖女!”

刚才还笑嘻嘻的玉湖,当下便俏脸寒霜,哼道:“武都头,小女子可与你无冤无仇,怎么刚见面就辱骂于我,真是缺教养!”

“我呸!”

武松暗哼一声,沉声喝道:“你这妖女,设毒计陷害大人,还敢在此造次,真是不知死活,看我拿下你这妖女!”说罢,武松便欲动手,而玉湖也不是省油的灯,她自来心高气傲,哪里受的住这样地委屈,当下就接下围在腰间的软鞭,挑衅的瞪着武松。

“武都头,退下!”蔡攸怒喝一声,武松则先是一怔,而后急急说道:“大人,这妖女便是圣火教的贼首,难道您没看见她手中的鞭子吗?和那圣火娘娘用的一模一样!”

蔡攸又重复一遍:“武都头,你且退下!”

蔡攸说出地话便如军令一般,武松自是不敢违抗,怒哼一声,便退到一旁,而玉湖则摆出一副得胜者的姿态,美目不停得瞟向蔡攸。

蔡攸走上前去,施礼道:“玉湖姑娘,多日不见,我可是十分想念呐!”

“想念?”玉湖轻哼道:“小女子可不敢当,刚刚就是你想念的方式吗?”

蔡攸一愣,随即呵呵笑道:“误会,刚刚纯属误会!其实这也怨不得武都头。 ”

“哼,那就是怨我喽!”

“这当然也不能怨你,反正其中缘由一言难尽,不过为了消除咱们之间的误会,玉湖,我可否问你几个问题!”

玉湖眉头一皱,不耐烦道:“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蔡攸却不以为意,继续说道:“玉湖,你能告诉我们在曾头市时,你为何不辞而别吗?”

玉湖突然脸色一红,低低说道:“嗯,在鹰沟时,你为了就我而深陷囹圄,小女子着实感激的很,至于为何要不辞而别,我只是去见了一个熟人而已。 ”

“你见了谁?”

玉湖顿时脸色一沉,说道:“喂,你这是在逼供啊!蔡攸,本小姐可不是犯人!”

看着玉湖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蔡攸真是哭笑不得,这女人的心思可真是难以捉摸,刚才还晴空万里,转瞬便已阴云密布了。

武松却冷冷说道:“这女子分明是心中有鬼,才不敢坦言相告!大人切莫上了这妖女的恶当!”

“喂!你这左一个妖女,右一个妖女,是什么意思!惹毛了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武松岂能被一介女流吓住,当下说道:“那得看你有没有这等手段了!”

“找死!”

玉湖杏目圆睁,一挥右手,软鞭瞬间朝着武松扫去,这一招实在太快,只在电光火石之间,根本无法阻拦下来。

武松却是坦然自若,根本不把这一击放在眼里,只见武松眼中精光一闪,右手迅速出击,变掌为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直抓向扫来的长鞭,一声闷响过后,长鞭被武松死死攥住,而玉湖则是暗暗心惊,她也不指望这一鞭子可以伤到武松,但是却也没想到武松竟能空手抓住自己那鞭子,而且还是那么得毫不费力。

虽是如此,玉湖却也不甘示弱,用尽全力往后一抻,而武松此时对玉湖甚为不满,丝毫没有怜花惜玉之心,自然手上不会放松,只见原本的一条软鞭顿时被抻得笔挺纤直,而且不时得发出咯咯的声响,估计过不了多久,软鞭就会被拽成两截。

就在这时,蔡攸怒喝一声:“都给我停手!你们都当我死了吗!”

这一声如平地惊雷,震耳欲聋,武松和玉湖两人发热地头脑这才有所清醒,当下互相怒视一眼,卸下手上力道,鞭子顿时软了下来。

武松正要说话,蔡攸却抢先道:“武都头,你出去吧!”

“大人,这。 。 。 。 ”

武松颇为憋气,正欲反驳,却迎上蔡攸那略显责备地目光,当下一口气没顺下来,懊恼的甩了甩胳膊,夺门而去。

“武都头!”

眼见武松怒气冲冲地走出去,鲁智深不由得喊叫道,而蔡攸也暗暗向鲁智深使眼色,鲁智深当下便追了出去。

玉湖收起长鞭,暗呸道:“真是活该!”

蔡攸轻叹一声,走到玉湖面前,哼道:“这下你该满意了吧!”

“谁叫他先惹得我,哼!”玉湖撅起小嘴,不服气的说道。

蔡攸也是对玉湖没有办法,收拾一下心情,后来说道:“好了,你说说吧!你今日前来所谓何事?不会是来串门的吧!”

玉湖俏生生得白了蔡攸一眼,说道:“本姑娘现在没心情了,什么都不想说!”

“这个臭丫头!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竟然摆起谱来了!”

蔡攸眉头一皱,语气不善道:“那好!既然什么都不想说,那我也不留你了,来人啊,送客!”

“喂!你还真是绝情啊!”玉湖怒目而视,说道:“我好歹也是客人,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吗?”

“我们庙小,容不下你这尊大神!”

蔡攸别过头去,向后摆摆手说道:“送客!”

听见蔡攸下了逐客令,而且不像是在说笑。 玉湖这才先是软了下来,小声嘟嘟囔囔道:“好了,好了!还真是个小心眼,也不知道姐姐是怎么看上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