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枭雄

第一百二十一章 来客(下)

蔡攸好像听见玉湖在嘀咕些什么,但是又听不清,不禁说道:“嗯?你说什么?”

玉湖赶紧仔细观察蔡攸的脸色,在发现蔡攸并没有什么恼怒之色后,知道刚才蔡攸并没有听见自己所言,这才稍稍松了口气,随即说道:“其实本小姐今天来的目的是为了给你报信的!”

“报信?”蔡攸说道:“报什么信?”

“是关于圣火教的!”玉湖盯着蔡攸,缓缓说道。

蔡攸顿时眼前一亮,赶紧说道:“快些说说。 ”但是蔡攸又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这玉湖怎么会知道圣火教的事情呢?不禁狐疑得看着玉湖,说道:“玉湖,你是如何知道的?”

玉湖定定说道:“我办完私事后,打算去曾头市大寨寻你们,可是当我到的时候,曾头市已经变成了一座空寨,没想到官军竟能在五天之攻破曾头市。 之后,我便在附近的村落中到处打听你们的下落,可是很不走运,本姑娘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还是对你们的行踪一无所知。 ”

蔡攸暗道:“那是自然,我们根本没有经过附近的村落,你当然不可能从村民口中探得我们的下落。 ”

玉湖继续说道:“有一天,我在东石谷附近闲走的时候,发现了一大堆行帐,当时我还以为是官军,但是我走下去的时候,却才发现并不是官军,而是圣火教的暂时行营。 所以我就假扮作圣火教众混了进去。 这才探得昨日官军与圣火教发生过一场激烈地战后,结果是官军大败!”

说道此处,玉湖知道有些不妥,赶紧补充道:“呃,官军大败这些话当然不是我说的,而是我听那些圣火教众说的。 ”

蔡攸自然不会介意,坦然说道:“败了就是败了。 没什么不可以说的!玉湖,你继续说。 ”

玉湖不禁多看了蔡攸一眼。 毕竟这份洒拖和淡然并不是什么人都能具备的,只见玉湖稍稍理了理额前的发丝,继续说道:“之后我便想尽办法从圣火教众口中套官军的消息,最终从一个大队长地口中探得官军逃到了梁山,所以我才能找到你们!而且我还得知,圣火教会马上发兵梁山,想必这很快便可到达。 所以你们要早做准备,以免被打得措手不及!”

“大人,不可能啊!”

时迁满面疑惑,直直说道:“按照玉湖姑娘所言,圣火教很快就得知我军的下落,但是这是绝对不可能地!”

“哦?时队长,说出你的理由!”蔡攸转而面向时迁说道。

时迁说道:“霹雳枪队是官军撤退的最后一支队伍,而霹雳枪队撤退后与圣火教相距足足有三里之遥。 虽说不算远,但是当时所处的地界四面都有道路,圣火教是不可能一下就知道我军的行进方向的!就算他们侥幸猜到,他们也决不可能想到我军打算进驻梁山!所以,小人认为。 。 。 ”

说到这里,时迁的神情突然紧张起来。 怎么也说不出接下来地话语。

蔡攸知道时迁心中有所顾虑,当下便寓于鼓励道:“时队长,有话不妨直说,我不会怪罪与你!”

时迁左右想想,最终还是说了出来:“如果小人所言属实,那么官军之中必定有潜藏的圣火教jian细!”

时迁这句话像是引爆了一颗定时炸弹,顿时整个聚义厅中炸开了锅,一时之间众说纷纭,有的赞成,有的反对。 但是可以看出。 此刻坐在聚义厅中的每个人的脸色都并不好看。

蔡攸又重新坐回主位,而后虎目一扫。 面色凝重的说道:“既然这层窗户纸已经捅破,我也不再有所隐瞒,不错,咱们军中的确可能有jian细!”蔡攸之所以在话语中加上‘可能’二字,就是为了日后还能有斡旋地余地。

柳士明轻叹一声,面带忧色说道:“蔡大人,这可是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决不能儿戏,不然军心动摇,后果不堪设想!”

蔡攸说道:“柳大人,有时候打草惊蛇也是必要的。 ”说罢,蔡攸又道:“好了,今日就商议到这里吧!之前所言大家也不要过于放在心上,只要大家行得正,坐得直,那就不会惧怕猜忌!嗯,对了。 时队长与楚先生先不要走,我还有事情交代。 ”

“是!”堂下众人齐齐应道,之后便纷纷离去。

此刻,聚义厅中就剩下蔡攸、时迁、楚奇和玉湖四人。

蔡攸先是对楚奇说道:“楚先生,你吩咐下去,从现在开始,全山戒严,全体官兵只能在划定的范围内活动,决不可随意走动,此外,要派重兵把守俘虏营,以防他们滋生事端。 此外,你再命李逵负责采摘果子,而让丁鹏负责捕鱼,以保证我军食物供给。 ”

“是!”楚奇点点头,拱手应道。

蔡攸转而面向时迁说道:“时队长,你先去弓弩大队挑选神箭手,与你的霹雳枪队相互搭配,组成一支快速反应部队,负责外围防务,要在各个要害部位都布满暗哨,绝不可让一只鸟儿飞出去或者飞进来!时队长,你这个任务尤为重要,所以要竭尽全力,万不可打马虎眼,每时每刻要打起十二分精神!”

时迁自然知道蔡攸话外之音,其实他的外围防务只是其次,主要是为了切断官军内部jian细与外部地联系,时迁拍了拍胸脯,信誓旦旦说道:“大人放心!我保证就是一只苍蝇也休想飞进来!”

蔡攸点点头,说道:“好了,就是这些,你们看看还有没有要补充的。 ”

楚奇与时迁不约而同的摇摇头,表示并没有多余的补充。

“你们马上着手去办吧!”蔡攸说道。

楚奇、时迁二人自是不敢有所耽误,向蔡攸告辞一声,便起脚离去,而此时蔡攸忽的想起一件事情,当下一把拽住楚奇,而时迁则走出房门。

楚奇疑惑道:“大人,还有事情要交代吗?”

蔡攸先是瞅了下在一边无所事事的玉湖,而后把楚奇拽到一旁,耳语道:“楚先生,你按照我原先给你的配方,命人连夜制作火药。 把所有的原料都做完,越多越好!”

楚奇一惊:“大人,莫非您又要做石雷?”

蔡攸点点头,继续说道:“不错!这些石雷我自有重要用途,你在梁山上找一处僻静地方,当然你可以去找时迁帮忙,而且这一切要在秘密中进行,除你我之外,千万不可告诉任何人,切记,是任何人!此外,制作火药的人伙食全额发放,无须减半!”

楚奇应了一声,便转身离去。

玉湖吃吃一笑:“蔡公子,有什么话还非得偷偷摸摸的说啊?”

蔡攸嘿嘿笑答:“玉湖姑娘,有些事情知道少些还是比较好地!”

“切!你那点破事,本姑娘才懒得知道呢?”玉湖白了蔡攸一眼,低低说道。

蔡攸干笑一声,说道:“那好,既然玉湖姑娘来了,就由在下做回向导,领着您在这山上来回走走如何?”

玉湖眼波流转,轻笑道:“这破山有什么好看地!”

蔡攸说道:“此言差矣!这里可是一处绝佳之地,丝毫不逊色与任何的名山大川!”

“哦?那本姑娘可得好好游览一番!”

蔡攸微微一笑,摊开右手说道:“请!”

此时确实如玉湖所言,圣火教大军正在向着梁山开来,在浩浩荡荡地行军中间,正缓缓行使着一辆豪华气派的辇车。

轻罗红帐之中,正半卧着一个亭亭玉人,虽是看不见容貌,但是单从那婀娜的身条,和散发处来的醉人体香,就足以颠倒众生。

圣火娘娘轻轻抚摸着怀中的长尾白猫,说道:“白衣护法何在?”

话音刚落,白衣护法便骑着马行至辇车旁,而后说道:“娘娘,有何吩咐?”

圣火娘娘淡淡说道:“还有多久便可抵达梁山?”

白衣回道:“约莫再过半个时辰,大军便可抵达金沙滩,而后便可看见梁山!”

圣火娘娘点点头,说道:“白衣,你有何计策可破官军啊?如果强攻梁山,是否可行?”

“想必娘娘心中早有计较,小人怎敢多嘴!”

“叫你说你就说,哪里有这么多废话!”

听到圣火娘娘话语中颇有不悦之意,白衣赶紧说道:“小人对梁山也颇为了解,此地虽称不上穷山恶水,但是多有险峰绝地,而且还有八百里水泊之天险,更何况我教的圣火战车在水上毫无用途,所以属下并不赞成强攻!”

“哦?依你之见,该当如何?”

“应当智取!”

“你接着说下去!”

白衣恭声应了一声,而后继续说道:“属下以为,我们可以从粮草方面着手。 当日一战过后,官军元气大伤,而且还丢失了大半粮草,所以他们此时的粮草肯定支撑不了多久,因此只要我们将梁山重重包围,而且遏制住官军捕鱼,这样一来,自可兵不血刃,就将官军一举击破!”

圣火娘娘慵懒得伸了伸胳膊,随意从**捡起一支小花,凑到鼻前嗅了嗅,半晌才道:“嗯,不错!真香啊。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