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鸟猎食图谱

第六百八十四章

第六百八十四章

当下伯符营头立好,这家伙的中军帐还特地弄得大了点,一张一路运来的大交椅往干地上一放,几张熊皮往上面一铺,伯符就一屁股坐了下去一拳托着自己的下巴开始休息。他的所谓宁武千户也就是来了一百来号人,整个三千人的营地里一个角落就可以住下,其余的地方都是空空荡荡的。卢象升实在是看不过眼,命令调拨了数百个役夫去这个营头听命,总算是让这个营地多少有了点像是军队的样子。

营地的中间放着这一次带来的粮草,数量真的不算太多——也就是千把石的样子。但是对于才一百多个人的“军队”来说已经算是非常多了。这百来个人也从来不出营门,就连调拨的役夫也多半无所事事地呆在营门口这里晒太阳——他们除非有命令,否则是说什么也不肯踏入这个营地更深处的.......

卢督师的幕僚中有个叫陈鼎字安邦的家伙,此人年纪三十许,幼年也曾进学。奈何不是读书的料子,人虽然聪明也在十几岁上侥幸考了个秀才被称为天才——只是其后十几年暴露了不是读书种子的原型,不得中举。而且崇祯年来世道日下,秀才求生不易,好在此人头脑活络不算是个读死书的书呆子,当下投了族中入山“修道”的一个长辈,买了一张度牒取了个道号“普祥”。这长辈也不是个良善人,昔年混白莲教的,颇有些哄骗那百姓的教中法门。这陈鼎从那长辈手里尽得所传,更兼此人口舌便利,习得这些个法门之后专一企图出入豪门,说动风情,拿那白花花的银子之余更送上一顶顶绿帽。某日事发,惹上了本地官绅,秀才身份全然无用——他也不敢用,此乃最后的底牌。万一被夺了功名就全完了。好在对方只知这个是贼道普祥,倒是不知他还是秀才陈鼎。这普祥真人当即逃去秦地投了军,由于能说会道会认字能写文,被提拔成了一个幕僚,专一管理上官文书。由于此人有秀才功名,又把那普祥的道号给弃了,是以在这秦军之中倒也安身立命了下来。现今大军云集。他随军前往,被举荐给了卢督师当了个幕僚。此人虽然学了一肚皮的歪门邪道的骗人“法术”,但是昔年那长辈所传之中却也有着一个真法门在的——这长辈也是机缘巧合,卷了白莲教一笔钱跑路的时候救了一个老道士,老道士死前传了一个望气之术给这长辈。长辈又教了这陈鼎,数年前长辈病故之后这陈鼎便是此世唯一会这望气之术的人了——望气之术乃昔年纵横家、兵家秘传。流传至今却也只余下了这点点皮毛,当世之上更是只有这唯一的遗传,倒也是可堪一叹。

这陈鼎也是跟着督师出来看西洋镜的其中之一,此人望气之术的修为倒是在他那个长辈之上——无他,此人在这个上面有才华罢了。现在伯符他们已经入营驻扎,这家伙当即催动法门望向伯符营地上空——这家伙干这事已经很多次了,这法门虽然不算太准而且主观臆定比较强了点。但是好几次让他躲过了大败仗,这天上的云气虽然模糊,但是一些非常明显的症状这陈鼎还是能认出来的........“营地上空乌云涌现,这是晦气罩顶?莫非这帮人尽是银样蜡枪头不中用的货色?不对!这云气中隐约可见赤红之色。待吾想想.......这法术之中如何说法.........”这陈鼎愁眉苦脸,苦思不已,脑子里尽想着那道书中所说。这家伙看了又看,聚精会神地看——实在是由于这天上的赤色乌云随风乱卷,偏偏又不风流云散而是始终笼罩这一方营地的缘故。常人看不出异常。顶多只能看见天空中有着淡云而已,只有这学了望气之术的假道士方才能看出一二。这道士看了又看,法术催了又催,终于让他看见了另外一点不一样的地方——伯符的营地上有血红色烟气如同柱子,直通通地贯通了天地——常人一样看不见。只是这家伙一看到这个立马就一头扎到了地上:“血色狼烟如柱,天中乌云带赤,虽乱卷而不走!蚩尤旗!这是蚩尤旗!这下要血流成河了!”这个二把刀根本就认错了。只不过这虽然不是蚩尤旗,但是倒也是伯符身上不自觉地微微渗出的妖气所化,若是一定要说,倒不如说是“聚妖旗”。

农民军前锋已至。数十万乱军铺开百里之长,对比之下宣大总督所部三万余军真是完全没法看。要说阻止农民军进入山西,估计是没法办到的,但是击溃农民军核心主力,卢象升觉得应该可以一战,从而间接阻止农民军的前进。

两军遥遥相对,明军一队一队地出了大营列阵,而对面的农民军也是一队一队地出门完成了列阵。卢象升卢督师站在指挥车上遥遥看着对面的阵型,心中忧虑:“这些乱民也已经开始列行为伍了,唉.......已经颇有军伍之状而不是乱哄哄的乌合之众了。”原先农民军虽然人数众多,但是在一般情况下总是被人数少得多的大明官军正面击败,而现在经过十年剿匪,这农民军的组织与战斗力在混入了大量前大明官军之后有了很大的提高,已经有多次击败大明官军的记录了。

而面前的更是号称农民军中极擅长野战的罗汝才所部,大军六万余人在卢象升所部面前完整展开,正面十余里皆是农民军中精锐。伯符这个时候正在营中吃酒,接到了军令去那中军议事。“要我说何必那么麻烦,我直接分为两翼,左右一合砍光他们就完事了!”伯符大言不惭地说道,但是配合上这高大雄壮之极的身躯倒是意外地有说服力。卢督师从善如流,当即命令伯符出阵,一百多人就算是溃散了也应该不会冲动自家的阵脚——老实说现在的卢象升也是死马当活马医,或者说在那个时刻他的脑袋突然秀逗了,居然会同意让伯符这一百多人出战的要求.........

当伯符所部全身披挂完毕的时候,已经没有人不相信他们足以摧破千军,横扫万人了。一个个会走路的钢铁雕像让所有的己方军马士气同样狂掉,若不是督师以及各级将领强行弹压,搞不好宣大天雄军自己首先崩溃了。宣大督师卢象升本人倒是狂喜,“有此一军!破贼只在今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