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鸟猎食图谱

第六百八十五章

第六百八十五章

伯符随便就把这百来人分为了三处:他自己带着六十余人不紧不慢地从右翼缓缓压上,自号豺狼的骑士这是统带着全部十二骑与后面二十余轻装步兵为左翼向着对方突击,而余下的十余人皆是那身高丈余,披重甲如同活动城墙那样的家伙缓缓地从正面压上。

这些家伙身上都穿着狰狞凶猛的闪烁着耀眼白光的全覆盖铠甲,浑身上下真的是一点人肉也看不出,而这些铠甲皆是各类不同的凶兽恶鬼,望之俨如地狱鬼门大开,凶妖恶鬼纷纷出笼。尤其是豺狼所带着的骑士——十二位身披全覆盖重甲,就连马都是披着金属覆盖甲的超重骑兵踩出了万马奔腾的气势,沉闷的马蹄声传遍了整个战场,由于伯符军出阵而鸦雀无声的双方大军都清晰地听见了那仿佛踩在自个儿心跳节奏上的马蹄声。

沉重的马蹄声将前方列阵的农民军士气不断地打压下去——对方明晃晃的重甲与马甲看上去就好像是怪物一般,事实上也颇有不少人以为那就是妖怪。对方沉重的马蹄声证明那些“妖怪”身上的铠甲跟手里的武器绝对不是用锡纸糊的,眼看这些妖怪夹带着千军万马的气势飞快地逼近,农民军的左翼阵形一下子出现了混乱。有不少人直接丢下了武器转头就逃,然后迅速地被后面压阵的督战队斩首。凭借着非常严苛的斩首示威,指挥这一个方阵的农民军将领赶在对方冲阵之前稳定住了阵形。

可怜没有穿甲的伯符跟马队后面跟着的二十来个轻装步兵就这样被遗忘了——人们的视线要么集中在马队上,要么集中在伯符后面那些穿着步战全身重甲的怪物们身上。要说这群家伙如果算是军队的话在内行眼里算是不怎么合格的——几乎就没有什么统一的武器,每个人都按照自己的喜好与习惯拿着不同的武器。同样的军种里面还有长有短。看上去仿佛就是真正的乌合之众、山上土匪的样子。只是卢象升也是打老了仗的人。他眼里看到的是这群人的非凡武力:“当真是天兵天将?遮没是恶鬼临凡?只是今日这一仗是胜了!终不负皇上所托!“这督师已经看出对方士气已衰,败象已成,只是尚未接战,对面阵形未乱尚不能投入大军追杀。他只是下令各部作好随时出击的准备——而明军的士气也突然之间有了起色,只是迫于友军伯符所部之威而不敢动作。

骑兵的冲击路程仿佛跑了有一天那么长的时间——对明军来说;也好像是刚刚出阵就撞到了面前一般——对农民军来说,数千斤的人马一头撞进了农民军的阵形之内,放置于前方的拒马被撞得飞了起来——数百斤重的拒马啊,就好像是用纸扎的一样直接撞飞散落。而马速丝毫不减,又一头撞上了斜斜竖起的长枪。锋利的长枪根本没法扎入经过表面硬化的钢铁铠甲——这些夸张的铠甲正面差不多有三厘米以上的厚度,根本不是正常人所能披挂得动的怪物。虽然说凭借对方的冲力却是可以让枪头扎进去,但是首先对方的马速还没那么快,其次拿着长枪的人跟长枪的枪柄也完全承受不了这种冲力。于是带头的豺狼就这样非常轻易地撞飞了前面好几排的步兵——就在这个时候他方才懒洋洋地将原本竖着向天的骑兵矛放平…….

马速丝毫未减,而这个家伙的长矛也不是笔直向前的,而是有着一个内八字的角度,巨大的冲力跟带有刀刃的长矛将一个个的农民军士兵切开,砍成两段——做到这一切甚至不需要豺狼多用力,他只需要维持长矛的角度就行了。这家伙看上去根本就是一头怪物。一头有着两个脑袋的巨大的蛇一样的怪物,而两根长矛就好像是上下两个蛇头吐出的长长蛇信一般。冲刺不过数十步,冲开的阵形不过五六层,对面的农民军已经发一身喊:“妖怪!妖怪!“直接散了……..这时候的豺狼方才开始挥舞长矛,扩大接触面将一个个的敌人剁开,同时放慢了一点马速驱赶他们。而他身后的另外那十一个凶神恶煞的骑士完全拉开,形成了一个大大的正面扫荡着敌人,跟在后面的轻装步兵高声叫骂着豺狼跟它的骑士,咒骂着他们只顾自己杀得爽快——要说这也好笑,这些骑士里真的有一个家伙的铠甲跟马甲是打制成狼的样子,看上去就好像一头金属的人狼骑着一匹巨大的座狼,偏偏这个家伙不叫豺狼…..

农民军的左翼就这样在几个呼吸的时间里就消散了,留下了正在转身竭力奔逃,正在被轻易地一个个从背后杀掉的士兵与满地碎尸。整个农民军的阵形也开始了混乱,左翼溃败的士兵被驱赶向了中路。这时候看上去慢悠悠的伯符带领的重装步兵居然也到了——这帮家伙穿着数百斤的重甲移动飞快,也就比骑兵慢了一杯茶的时候就到了。这一次的突破更加简单——农民军的右翼虽然看不到左翼的惨状,但是前面展开冲击的对方骑兵他们是看见的,那种恐怖如同妖魔鬼怪一样的样子与前所未见的冲击力会把左翼打成什么样子——这帮老兵还是能够想象的出来的,现在由于慌乱,阵形已经开始动摇,而伯符带领的步兵也到了……

几个身披食人魔外观装饰全覆盖重甲的家伙挥舞起了自己手里的超长斩剑或者长柄重斧——这帮家伙另一只手里还拿着方形或者圆形的大盾,挥舞着这些起码有几十斤重的重兵器将面前的拒马挑飞,然后伯符直接一步跨到了战阵前方,左手大斩马刀将面前的矛头统统斩断,右手的大斩马刀则是将前方五六个人一同腰斩!血光暴现,就好像面前铺开了一个鲜血的半圆。被斩杀的士兵一时还不得死,哭叫着用上半身在血地里爬着,但是随后踩过来的一双双金属靴子将他们踩成了一堆烂肉,与地上的内脏与血水混成了暗黑色的泥浆…….

这帮恶鬼挥舞着手里沉重而锋利的长短兵器,解散了原本就松松垮垮的阵形,只顾着埋头砍杀,不时还发出震慑战场的狂笑声。有些个杀得兴起的狂战士甚至用身上铠甲那些个仿真的长角将一个个农民军的战士穿刺而起——这就是那些铠甲打制成野牛、犀牛与鹿、大象之类的家伙干出来的好事了,而一些个用各种奇怪猛兽——肩膀上有刺或者其他啥地方有刺的铠甲的疯狂使徒同样用这些尖刺将一个个敌人刺上,几乎是立刻,农民军的右翼完全垮了。他们尖叫着砍杀后面的督战队——其实不用砍,督战队跑得更快,疯狂地夺路而逃。

尚未接战的中军也迅速地崩溃了,后阵的罗汝才首先逃跑,带着自己的老底子马队当先撤离,这下子他所有的部队都失去了战斗的士气与组织,现在的罗汝才部已经变成了差不多六万头猪,就等着宰杀了。

卢象升一声令下,观战的明军同样丧胆——他们何曾见过如此凄绝恐怖的杀戮,这些明军疯狂地呐喊着,用吼声驱赶自己内心的恐怖,疯狂地跑着——就是这个时候他们都还特地绕过了伯符的部队,疯狂地切入了溃败的农民军中。一旦开始动手,这帮人的士气反倒是由于一边正在进行的伯符所部的残暴斩杀而被不正常地鼓起了,所有的明军士兵眼珠子都发红了,咆哮着砍杀着根本不敢回头抵抗的农民军。即使是那些农民军跪下投降,也被疯狂了的明军砍倒…………

是日,卢象升宣大总督所部大捷!斩首四万五千余级,俘获农民军三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