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团

019 摆架子的简哥

019 摆架子的简哥

“诶你走路不长眼睛啊?”洛礼没好气的将比他矮了足足一个头的叶采扒到了一旁。

鼻尖儿蹭出血了不说,又被人家抢了自己的台词反过来奚落自己,叶采顿时大为气结,连忙追了上去质问道:“诶你这人有病啊?明明是你撞的我好不好?”

慢悠悠的走着,洛礼漠然的目光斜睨而来,然后留下一个不耐的白眼。

步子没人家迈的大,于是叶采又追几步,追到了半转过身而踮起脚将脸塞了他的视野,然后把手拿开,露出了点缀着一点红的鼻尖,伸长脖子嚷嚷道:“你看你看,都把我撞出血了。”

洛礼的脚步下意识放缓,视线在叶采受创的鼻尖上停留了片刻,脸上掠过一抹惭愧和尴尬,于是别过了脸去,“就擦了一下而已,没什么大问题吧?”

叶采怒道:“我靠,甭管出了多少血,出血了性质就不一样了懂不懂,你现在这是蓄意伤人!”

洛礼立马就扭紧了眉头,厌烦似的看了她一眼,“说得好像跟真的似的,无不无聊啊你?”

随手抹掉了鼻尖上的鲜血,叶采笑眯眯问道:“诶你想打架啊?”

脚步顿时停住,洛礼瞪大双眼难以置信的注视着叶采,眼珠子上上下下挪动,打量着她那弱不禁风的身姿,结结巴巴道:“你你你你,你想跟我打架?”

鼻尖上的创伤兀自溢冒出鲜血,叶采再次随手抹掉,肯定的答复道:“是啊,我想跟你打架,你要不要我啊?”

洛礼僵硬的挤出一个笑容,左右看了看,犹豫片刻后双手撑着叶采的香肩将之推进了角落,然后在其他人无法看见的角度展露了一抹恳求似的苦逼脸,“别闹啦,你怎么打得赢我啊?”

叶采香肩一扭就甩开他的猪蹄子,昂起脸,丢去了一个白眼,“又不是跟你打架。”

“那你什么意思?”洛礼不由茫然的眨了眨眼。

叶采抬起头来两旁瞄了瞄附近的动向,然后低下眸子羞涩似的咬住了下唇,半侧着身用肩膀撞了撞洛礼,暧|昧又狡黠的笑道:“诶,我听楚云飞说,你想主动上门挑事儿啊?”

洛礼一愣,然后扭过脸去郁闷似的嘀咕了一声,“个J|8楚云飞……”

叶采笑吟吟的问:“是不是真的啊?”

洛礼摆手不耐烦道:“不关你事。”

“我靠!”一拳打在了洛礼的肚子上,叶采咬牙切齿道:“别这样嘛,咱们好歹朋友一场啊。”

洛礼捂着肚子弓着身又哭又笑,“看不出来,你还挺记仇的……”

叶采阴阳怪气一声哼,“少来,我已经够宽容了。”

深吸着一口气摸了摸肚子缓缓地挺直腰,似乎缓过了劲儿,洛礼摆出了几分正经脸色看着叶采,问道:“你真想去?就不怕被打?”

“靠!”叶采扬起了粉拳,挑衅似的怒瞪着洛礼,“你瞧不起我是吧?”

洛礼无法面对似的低了下头,心里感到一种类似于无法反驳的无语,还没来得及为巧妙的劝说斟酌出什么条理,就听到叶采粗着嗓子的怪喊——“我很能打的!”

洛礼直接都崩溃了,不想再和叶采继续交流,认为这有辱自己的智商,他低着头连忙要逃走。叶采见状追上去,问他啥意识,给个确切的答复,他唯恐不及的摆了摆手,“神,**,您还是去演电影吧,小弟我惹不起你。”

叶采先是一愣,然后就不甘又羞愤的咆哮了起来。趴在走廊栏杆上的同学们大都不知所谓的看着这“两个男的”,觉得“他俩”莫名其妙还挺聒噪。

……

下午第三节课,语文课。

刘佳佳随手打开语文课本,分卷而开的语文课本的书缝之中夹着一张折好了的纸条。

她脸上顿时掠过一抹尴尬,下意识的抬起眉头扫了一眼坐在前面好像在写写画画的叶采的背影,犹豫片刻后她深吸一口气做足了心理准备打开了纸条。

先是有些错愕,然后随着在龙飞凤舞极难辨识的一行字上缓缓右移的视线,她那副为了掩饰害臊与尴尬的漫不经心的作态不由自主的渐渐地淡去。

——“bitch,离叶采远点,不然揍你。”

下意识握紧粉拳,她暗自咬了咬牙,眸子里透出几分恼羞成怒的恨意。

她阴沉沉的低下头去,手上攥紧了那张纸条,犹豫了好一会最终还是没有站起来,压抑着怒火从鼻腔闷出一口恶气,迟疑片刻气呼呼的将纸条丢进了课桌抽屉。

然后她闭上双眼深呼吸几次,睁开眼时脸色古井不波,抬起眉头扫了最后一眼坐在前面仍然在写写画画的叶采的背影。

思考而反省似的眼神。

……

晚餐时间。

右胸口鼓鼓囊囊的洛礼走进了一间空无一人的脏乱的男生宿舍,他无视了两旁空荡荡的床位,径直朝宿舍深处,也就是洗漱间走去。

前方传来几名男子邪恶、粗俗、肆意的笑声。

他在一个适宜的当口停下了脚步,缓解紧张似的晃了晃脑袋耸了耸肩,然后才从洗漱间与阳台的拐角处冒了出来。

阳台那块在门口注定看不到的区域里,有五名高三男生围坐在一口放置于倒扣过来的塑料桶桶底的电磁炉锅的周围,他们所坐的同样是倒扣过来的塑料桶的桶底,全都叼着烟,精着赤膊,一手啤酒瓶一手长筷子,此时尽皆一脸茫然外加半分挑衅的仰视着洛礼这名不速之客。

洛礼撇着嘴挂着一丝别扭的淡笑,扫了一眼他们所共食的那口升腾着滚滚热气、各色辅料食材翻滚不断的大杂烩火锅,然后用温和而善意的目光在五张略带傲慢与轻蔑的脸孔间顾盼,猜测似的长吟道:“简哥,是……”

坐在最里边的一个板寸头、肤色略黑而体格精瘦的小帅气男生冲洛礼轻轻地扬了下脸,双眼肆无忌惮的打量,神色间浮现出几分疑惑与揣度。

洛礼认真的点了点头,伸出手去,“认识一下,我洛礼。”

小帅气男生简哥无动于衷,仍然肆无忌惮的打量着他,忽然间嗤笑了一声,左右看了看在两旁持着同样神态的几个弟兄,用筷子指着洛礼对他们说:“这小子挺好玩的噢。”

那几个高三男生纷纷笑了起来,嚣张而傲慢的笑态,目光玩味的瞥视着洛礼。

收回右手局促似的搓了搓,洛礼勉强一笑,郑重似的对简哥点了点头说道:“简哥,是二二班的叶采介绍我过来的,我找你想拜托点事儿。”

轻轻放下了筷子,简哥似笑非笑的仰视着洛礼,挑了下下巴问道:“惹麻烦了是吗,没事没事,给哥几个说来听听。”

另外几个高三男生纷纷调整角度仰视洛礼,露出一脸夹带着傲慢与嚣张的好奇神态。

洛礼低了低头,牵强笑道:“也没什么好那个的,就是一点小摩擦……”说到这他从上衣内口袋里掏出了一一整条红狼经典香烟,体态半分恭敬的递了过去,“就想请你帮着镇下场,不用动手的。”

听到某个字眼时简哥那混小子明显皱了下眉,他并没有接过洛礼递来的香烟,而是缄默着在锅里夹了块香菇,故作沉思而慢悠悠的送进嘴里嚼了嚼,然后又吹了一口啤酒。

就在洛礼感到不耐与羞恼的同时,他左手边的男生哈哈笑着拍了拍他的臂膀,然后接过了香烟神态不以为然的打包票道:“行了行了,你去吧,到时候再联系。”

心上悬着的一块包袱落了地,洛礼莫名感到劫后余生的余悸,强笑着点了点头,半转过身,然后又回过头来,“那行,到时候我打电话通知你们……”

相信很多人都有过这种体会,当视线与身体方向保持着一定的角度深深回望,进而在扭回头时就将极易留下一个白眼,而当事人自己却没意识到。

当洛礼的身影消失在那五个高三党的视野后,简哥就拉下了脸色,阴沉沉的愠着被挑衅似的恼怒。其他人也跟着帮衬,一个劲的数落着不怎么上道的洛礼。

简哥从始至终就没开口说过一句话,深邃而愠怒的眸子里似乎暗自计划着什么,吃火锅的几个惯有动作也显出几分心不在焉与粗俗。

看来他大概是惦记上了想客气又搁不下面子的洛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