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团

020 进击的洛礼

020 进击的洛礼

晚自习前,鼻子上贴着一块创可贴的叶采右手面包、左手红牛,就以如此不雅的姿态守望在教室门外。

漫不经心的吃着面包,时不时往走廊尽头的楼梯口遥望一眼,好似在等待着何人的尊驾。

在她前侧方不远的走廊一角,针对斯巴达与大光头就上单位置哪方更有优势的这一话题展开了一场激烈的讨论,参与讨论的同学有如下三位撸啊撸忠实玩家:前不久因不抗力因素与好基友分道扬镳的楚云飞、饱受同桌洛礼的欺|凌却仍然活得有滋有味的小矮子马健以及他个人的好基友。

小矮子马健的好基友是个喜欢凑热闹并添柴浇油的人,他自己的想法并不多,但具有很强的跳跃性思维,通常是在其他人的阐述下忽然灵光一闪,然后打断对方从而兴致勃勃的发表自己的看法或者搞个笑卖个萌什么的,严格来说的确是个挺无聊的逗比。而马健本人则与楚云飞有几分相似,总想在别人面前表现自己、进而收获一堆优越感的中二少年。

就讨论的话题而言,楚云飞支持上单新锐大光头,马健则刚好相反,在他眼中斯巴达就是上单之王,压根没有大光头掺和的余地。

于是乎这场讨论持续了很久也没能落下帷幕,更不提马建那逗比一般的小伙伴时常会打个岔讲个粗俗恶心的黄段子啥的。到后来情绪一激动,再加上马建小伙伴的煽风点火,两方直接对喷了起来,粗着脖子面红耳赤的,乍一看事态上演的还有点儿严峻。

到底是马建的小伙伴,怎么可能会倒戈向楚云飞呢,所以那厮一见形势不妙,自己的好基友马健受到了威胁与挑衅,立马调转炮台瞄准了楚云飞。俩基友一齐开火,那声势自然是浩荡,楚飞云在他俩面前顽强又渺小,几度被喷的说不出话反驳,满腔的憋屈怒火无处发泄,压抑得整个身体不住地颤抖,似乎随时会暴走。

附近的同学看这边闹得挺凶,犹豫片刻有一个宅心仁厚的同学上前劝架。

“诶,别……”

“滚!!!”

被人轻轻拉住的胳膊不留余力的甩出一个圈,暴怒的楚飞云扭过脸来想看看是谁特么多管闲事的,视线瞄过去的一瞬间,感到错愕、愧疚还有点儿尴尬。

叶采无奈的白了他一眼,撇着嘴摇摇头问道:“讲个游戏有必要这么较真?”

郁闷似的浅吸一口气撇撇嘴,楚云飞不置可否扭过脸去愧疚似的避开了叶采目光无奈的端详。

“个煞笔……”后边的马健极不耐烦的白了一眼楚云飞的后脑勺,带着胜利者的冷峻姿态抖了抖衣领。

楚云飞顿时就炸毛了,瞪圆了怒目、咬牙切齿的嘀咕“麻痹的小J|8毛”飞快地转回身,气势汹汹的挺起胸膛压迫而去。

“卧槽你嘀咕什么!?”睚眦欲裂的马健同样挺起胸膛气势不弱半分的迎了过来,两人似乎要用乳|头对撞的方式来一决高下。

“诶诶诶,你干嘛你干嘛?”反应过来后的叶采及时拽住了楚云飞,“欺负一个小个子很有成就感是吧?”

“我……”马健干瞪着叶采,吞咽似的努了下下嘴唇,彻底语塞。

“也是。”楚云飞渐渐卸下了极具攻击性的体态,讥讽一笑而转身走去,“老子不跟个小矮子计较……”

马健一瞪眼就要冲上去,撇着嘴感到无聊似的小伙伴拉住他摇了摇头,“算了,你又打不赢他。”

“我……”马健又要冲小伙伴发闷气,叶采无奈似的看了他最后一眼,弯下腰捡起了刚才最紧张一刻而不慎从手中蹭掉的半块面包,转身走向了楼道处设立的垃圾桶。

丢了面包一抬头,就看见从不远处走来的低着头一副沉思状的洛礼,扬起脸敷衍似的招呼了一声,“诶。”

洛礼抬起眉头远远的瞥了她一眼,然后有点郁闷似的撇了撇嘴收回视线。

叶采迎了过去,脸一扬得意的笑道:“怎么样?跟你推荐的那人儿。”

“不怎么靠谱……”洛礼说着又回想起了简哥那伙人犹如黑|帮大佬一般傲慢轻蔑的姿态,然后将这丝不满通过一个白眼传达给了叶采,“你跟他怎么认识的啊?”

叶采摆出一张“你懂我”的坏笑神情道:“偶有耳闻,偶有耳闻,事实上并不怎么打过交道,再说了你也不想想,我是采|花哥,他是捡哥,根本不同领域嘛对不对?”

一点都不领情的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洛礼质问道:“你跟他一点都不熟悉你还……你坑我啊?”

叶采感到几分错愕乃至停下了脚步,喝了口红牛才缓过了劲来,摇着头好奇问道:“没谈成啊?”

洛礼又是一撇嘴,临走前半转过身威胁似的指了指叶采,“要是他到时候不来,那烟就该你买单。”

叶采一听这话就大致明白了端倪,遥望着洛礼逐渐走远的背影,嬉笑着嘀咕道:“差点忘了你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煞笔……”

一口气喝完了红牛,惬意的长叹了一声,然后将瓶子远远地丢向垃圾桶,伏在栏杆上看起了风景,回想起身兼警察的老爸曾经对自己所表露的谆谆教诲与无奈赞赏,不由得意的一笑,对不久后洛礼的挑事行动充满了期待。

……

另一边,回到座位上深呼吸着压制不稳定情绪的楚云飞,留意到洛礼走进了教室,而同时脸色倦怠而散漫的洛礼也远远凝望了他一眼,他心里顿时有点儿微微触动,想站起来,犹豫着考虑到一些无聊的现状还是打消了念头。

上课了。

小矮子同桌马健还在回味之前的冲动劲儿,乃至目光阴冷着身体颤抖个不停,这让久经战场而一眼辨出本质的洛礼大感兴趣,用胳膊肘捅了捅对方,然后坏笑着一个劲的冲他挑眉瞪眼。

甭管心里有多恼火,迫于洛礼的**威马健还是咧开嘴笑了,怯怯弱弱的问:“什,什么事?”

洛礼弯腰将头藏在了课桌上的书山暗处,颠起了右腿上上下下的打量着马健笑问道:“诶,你身体抖得挺厉害的啊,莫非是跟人打架啦?”

“是啊……”马健咬牙切齿的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心里却有几分畸形的愉悦与畅快。

“爽不爽?”洛礼好奇似的问道。

马健自是一愣,然后整个人的气质变化得有爷们儿味道起来,握着拳头低低一扬,冲洛礼狞笑道:“爽啊,特爽。你不知道,那小子以为我个子小就好欺负,嘿嘿,我特么发起火来……”

“行了行了,好汉不提当年勇。”洛礼象征性的拍了拍他的臂膀,又问:“有没有兴趣跟我出去打架?就当……发泄一下。”

马健瞅着洛礼那在加重了语气的句末时猛然虚冲出去的拳头,有点发怵,再看洛礼那张写满了仿佛在暴露着内心深处的嗜血与狂躁的激动的脸膛,不知所措而呵呵呵的干笑了几声,低下了眉头。

洛礼拍了拍他的肩膀,“就这样说定了啊,到时候跟我一块去。”

……

时间一点点的溜走。

晚七点三十分左右,3(15)班。

曾与洛礼有过一些潜在过节的杨简收到了这样一条短信——“简哥,下晚自习了就去,办完事儿我再请哥几个喝酒。”

他先是一愣,然后失笑似的摇了摇头。

2(2)班,马健一脸欣然却埋藏着崇拜与敬意的仰视着洛礼,洛礼转过脸来对他和煦一笑,左手做了个隐晦的搞定的手势,拿着手机的右手从桌底穿过来后翻了个面,马健吃力的调整着角度一看,只见调整手机屏幕上显示着——“行,到时候校门口见。”

右前方位置的叶采有所留意似的回眸朝他俩看了一眼,神秘兮兮的勾起了嘴角。

而坐在第一组的楚云飞却握紧的双拳,身姿蠢蠢欲动似的兀自颠晃,眼神有些纠结的沉思着,时不时斜眸往洛礼那个方向瞅一眼,然后紧张似的往拳心里吹一口气,身姿颠晃得更加剧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