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团

0118 彼此的爱是否真实

0118 彼此的爱是否真实

牛奶宴。

微凉奶液涂于娇嫩肌肤,轻轻舔舐,少女体香与醇醇奶香完美融汇,给人别样安宁娟秀的心灵体验。

丝丝酥麻,带一抹微暖湿润,犹如安详睡梦中轻轻摇曳的温暖火光,倦懒的注意力将之无限放大,舒展心神,沁透心脾。

在人身心疲倦、只顾得上安静去享受的时候,无疑是最美妙的舒适体验。

如若真有温柔乡,那此时此刻的极致感受,绝不亚于广受流传与向往的前者。

可惜,欢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

啪!

几分幽怨下应许了叶采呢喃着的多番要求、乃至为女朋友舔了背部后既舔手臂又舔大腿,还舔了几下娇嫩屁股蛋子的冷小丫,终于受不了了,她坐起身,骑在叶采腿弯上,心里不平衡似的拍了下叶采时而缩拢的两瓣娇嫩屁股。

牛奶宴对叶采而言安详宁静,倘若能够永远如此沉浸其中自然求之不得,但对冷小丫来说,舔着舔着就有种火苗从心上窜起,噼里啪啦燃烧得她心里痒痒,微微摇曳着让她欲得不能,只能迷离着双眼、独自哼哼叫,就像只委屈打滚的小猫咪。

“诶哟!”

叶采迅速掩住了受伤的屁股蛋,顺手轻轻揉了揉,回过眸来翻了个不满而幽怨的白眼,抱怨道:“干嘛打我屁股啊?”

然而冷小丫却无暇顾及她的小怨妇心情了,望着那敏感位置,眼神有些发直。

那么娇嫩丰满的屁股蛋,由那只洁白小手揉起来微微下陷出一片俏丽柔和的弧度,荡漾出好一抹惹人心火的香艳|诱|惑。

拍屁股这种下作的手段叶采以前可是一点儿不怕,但具体追溯起来到底有多以前,她不大记得了。不过至少现在乃至将来都会感到畏惧与心惊胆颤,大致是老妈向来喜欢拎着堪堪九十斤的她的后脖领子,然后一个劲打屁股的那种凶残气势,让她产生了双重心理阴影。

另外一小部分原因,总归来说,还是屁股肌肤太嫩了,像水做的,重重拍一下就火辣辣的,泛起粉嫩涟漪,甚至有种失血过多的冰冷麻木感。

尽管这次冷小丫没用多大力气,但着实令她狠狠心慌了一把,见冷小丫发愣似的盯着她屁股,而女生的臀瓣间却偏偏又那么的敏感,她更是气不打一处来,随手摸来枕头就丢了过去。

羞恼骂道:“看个毛啊?”

冷小丫随手抓住丢来的枕头,抬起眸来困惑似的眨了眨眼,显得几分茫然呆傻。

“变成女生了也这么色,我靠……”

叶采迅速抽出了双腿,从**气呼呼的跪坐了起来,然后歪身取来那放在床头柜上的牛奶盒子,回眸却见冷小丫傻愣愣的抱着枕头注视着自己,气恼道:“躺着啊。”

“哦……哦!”

冷小丫乖乖的抱着枕头平躺了下去,调整了几下睡姿,舒坦了,嘴角才扬起温馨弧度,右脸颊枕在手臂上,回眸注视着正用管子戳牛奶的叶采,道:“小采,以后多吃点肉,身材才匀称丰满的哦。”

将吸管戳进了牛奶盒子里,叶采嘟囔了声“管它呢”,三步骑到冷小丫纤长大腿上,微噘着嘴眸光冰冷,仍然一副幽怨气恼的俏模样。

被骑着大腿的冷小丫感到几分不适似的调整了下睡姿,回眸过来又道:“你可别不当回事,这人太瘦了太胖了都……啊~~~”

瞬间袭来的冰凉触感,仿佛灌进了心窝,不禁令冷小丫高仰粉颈失声呻|吟。

捏着牛奶盒子将乳白色奶液激射到冷小丫洁白柔顺的背部脊骨柔媚的长线条中,适当又加了点,倒也不担心会洒出来,毕竟叶采小腹正对着的臀部翘翘的,犹如山峦,而腰肢儿则是水平线最低的部位,脊骨线条就像一条小湖泊那般蕴养着乳白色奶液。

看起来具有别样的宁静美好,但却让冷小丫透心凉了一把。

“嘶,小采,好冰啊~~~”

叶采咬着下唇赧然一笑,眸子里却闪动着狡黠顽皮的灵动神采,将牛奶盒放到一边,转而轻轻攀住冷小丫柔嫩双肩,微俯下身,弯长而俏皮的睫毛随着眸子略一下垂,带有几分婴儿肥的俏脸霎时间彰显出哥特式冷艳风韵。丰盈小巧的双唇间伸出小巧嫣红舌头,在那片牛奶湖泊里轻舔了一下,触及娇嫩肌肤,让直直注视着这一切过程乃至在心里又急又火热的冷小丫惬意得眯起双眼一声长吟。

香艳绝伦的牛奶宴,再次开展。

……

……

洁白被褥上的两具娇嫩胴体相拥而沉浸在静谧温馨的气氛中,秋色下的柔和光线,透过褶皱柔和的浅黄色窗帘淡淡洒入,映衬得这间住宿房愈发低暗而宁静,有种不属于这个高速节奏世界的安详气息。

良久过后,冷小丫不堪重负似的微微蹙起眉头,仰着脖子**着,然后抱着将脸埋进她脖颈间的叶采侧了个身。

叶采仿佛已经熟睡过去,只有微微火热的呼吸,流转在她脖颈的肌肤上。

弯长浓密的睫毛,随着双眸略一下垂,她静静注视着叶采那黑色中长碎发的小脑勺,内心里几多安详与满足,或许真正的爱情无关肉体,只要叶采那颗过于早熟多虑而充满忧愁烦恼的心,能安定宁静下来,她就会感到欣慰与温馨。

在这样的心境与相辅相成的气氛下,她轻柔地抚摸着叶采纤瘦而柔美的背部,记得上次彼此间如此安详气氛的时候,是在教学楼的天台上,当时的她还是个狂傲不羁的男生,而叶采却有几分感性压过理性的乖巧温顺,任由内心感受驱使着躯体,乃至安安静静卧在她的怀中,倾听着她蓬勃有力的心跳声。

她那时,还在为一件无聊的事情犯愁,那就是拘泥在不忍心打扰叶采安详状态却抱着也累得慌的矛盾中,但最重要的是——

当时怀里抱着叶采可人娇躯的“他”,的确不带有任何肉|欲成分。吸引“他”的,最初是叶采那勾人探知欲的敏感可疑的性别身份,然后是叶采那让人心喜难耐的狡黠机智作风,而最后也是最主要的,即是叶采那不禁令人我见犹怜的佯作大大咧咧、却在阴影中独自消化痛楚与伤痛的女性坚强——那种在萧瑟风中灿烂笑的凄美姿态,让人涩然心酸。

在她眼中,叶采几乎是一名完美的女生,懂事而不骄不躁,不做作不虚伪,况且会卖萌又会暖床,不腻人有主见,善思考有深度,绝对是现代女性的杰出新秀呀!

或许,叶采的未来,注定如凤似鸾,定将多姿多彩闪耀夺目,恰似久经传诵的“火凤涅槃”,不经过痛苦煎熬而几多思想活动的人,固然是难成大器的,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想过自己在社会究竟是个怎样的定位与立场,乃至于压根就不知道该做什么该想什么——从九岁起就与母亲划清立场的她深深明白这个道理。

这让她不禁感慨,如果自己仍然是个男生,那就免不了庸俗,从而就会担心在将来把不住像叶采这样怀揣着强烈自我思想的妹纸。

是的,从始至终,叶采对她来说,就是个极具城府却丝毫不影响卖萌扮纯杀伤力的彪悍妹纸!

而这种具有城府与野心的女人,对一般性的大男子主义的男生而言,是绝对不能娶回家做老婆的,因为她们很难发自内心的安安分分相夫教子,她们同样有追求有野心,温婉如水的娇躯下,是一颗火热悸动、极富攻击性的狂躁心魄。

——如果男人太弱势、太无能,就注定将在她们面前频频吃瘪从而养出奴性,而如果男人不甘心,那么多半又将上演出一场好聚好散的婚姻悲剧。

但冷小丫现在不用担心这个问题,因为作为“男人”方面的尊严与地位,在她身上丝毫无法体现,因为她也是个妹纸呀!

就算没有厚重与深沉,但妹纸跟妹纸谈恋爱,那就叫一个纯呀!

除了必要的相互安抚满足,那即是柔情交汇、水乳相融的温馨画面咯!

貌似一点儿也不违和哈。

联想起之前好几次无须被填满、也能在女朋友身上得到云端体验的她,略显尴尬的想到。

但紧接着挖掘出内心所隐藏的具体忌惮与畏惧的她,又烦恼忧愁似的蹙紧了眉头。

没错,传统思想与来自客观世界的压力,让她苦涩于无法完全占有叶采,让她害怕将来在社会与家人眼下面对这一问题时,彼此间或有一方的妥协与退让。

是的,她既担心将来自己会因为一些乱七八糟的原因而与叶采斩断这种不伦不类的关系,也害怕高深莫测的叶采在将来会忽然变心,从始至终,她仍将自己放在“男朋友”而“必须捕获、占有,乃至掌握女方”的立场上。

毕竟在中国的传统思想中,一定意义上确定了关系后女方即是男方的附属品、私有物、私有财富,甚至是宠|奴。而或许是现代思想冲淡了这种保守而封建的思想,但它仍然通过父辈态度与影视作品顽强的传播乃至残留在现代男性的骨子里,在察觉到婚姻与感情受到第三者窥|欲时,男方所表现出的如同被大受羞辱似的悲愤羞恼,而女方却纯粹愤怒幽怨的现象上,便能看出少许端倪。

而变身女呢?又将在这种敏感问题上表现出怎样复杂的愤怒姿态?

至少冷小丫还不敢往那个方向想,家庭方面压力近无的她从未想过自己要去嫁人,甚至寻思着钱赚够了就去做个变性手术重返男儿身,进而大大方方以男人雄风牵着叶采小手逛大街。

爱嘛,或许始终掺杂着一丝占有欲。

爱是什么呢?或许就是种拥有吧?但对老夫老妻而言,是种相互守护,是种恬静而自然的相处姿态。

爱,是个有深度的话题呢。

曾身为男生而如今作为一名妹纸的她,此刻在叶采身上思考“爱”,的确有几分回顾人生、探寻真理的深沉状态。

最终,她想到某文艺片的观点——爱是相互尊重与理解、爱是相互解脱与救赎。

是的,只要叶采能幸福,她又何必再奢求什么呢?

于是她寻思着,一定要好好问问叶采,问问叶采对她的“爱”,剖析分解开后究竟是哪些情感糅合成一团的产物,她想搞清楚叶采深度而具体的态度,尊重理解叶采的想法与立场,从而给叶采一个解脱与救赎。

的确是件很有意义,同时具备哲理性与深度的事情呢。

她为忽然理性睿智起来的自己,而感到几分淡淡的自豪与骄傲。

(未完待续……)

----------

喔喔喔喔喔!!!

米娜桑快来,看似呆萌可人的小采妹最近看了本很文艺读起来很舒服的变身文哦,她特意委托色酱推荐分享给大家——《小葩札记》,变身女嫁为人妻后的故事,很写实很符合社会角度很有家庭味道的变身文,文笔就叫个娟秀清雅,强力推荐,但请变百党慎而观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