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团

0119 每天都要萌萌哒

0119 每天都要萌萌哒

温柔乡,

美人怀,

世外桃源入梦来。

笑问英雄,往昔峥嵘,却话东山荒谬至极。

悬崖灯,

暗里光,

泥潭池中望明月。

垂首回顾,无悲无凄,何来如今安详如痴。

……

……

洁白大**,两具如柳相拥的娇嫩胴体,将沉浸在宁静气氛中略微昏暗的小房间,点缀出几分安详却又香艳的味道。

“唔——”

忽地,叶采懒洋洋歪起上身,双臂往后撑着、挺起小胸脯,憋了个特别惬意的懒腰,周身上下沉睡的细胞,似乎都得到了舒展,它们再次洋溢生机,恰如冰雪消融后漫山遍野嫩芽吐绿,给她浑身上下带来一种极致而持续不断的舒适感受。

满足而撅起嘴,透着几分狡黠俏皮的双眸流转,她略一诧异,唯见冷小丫安详枕在枕头上,目光温柔如水却又透着股睿智而知性的光辉,静静地仰视着她,略显奇怪的是,不见丝毫倦意。

温柔眸光,足以消去心头所有猜疑,她乖顺嘻嘻一笑,羞怯似的咬着下唇,又回到了冷小丫怀中。

有种类似于母爱宽宏的胸襟庇护着她,轻柔温暖的怀抱让她感到内心深处的温暖安详,她扭扭捏捏耍性子似的往里蹭了蹭挤了挤,弯长睫毛微翘而抬起狡黠双眸,好奇而懵懂的仰视着冷小丫,而冷小丫嘴角微翘,轻柔目光如暖雪般悠悠飘下。

许是扮纯卖萌习惯了,在心里没有烦恼与忧愁的时候便吃不消如此安详温馨气氛,她羞窘撇撇嘴,佯作思索模样略一歪头,俏皮坏笑道:“怎么?吃错药啦,这会儿这么安静?”

被自个儿女朋友这么一挤兑,冷小丫无语似的撇嘴一笑,见叶采沾沾自喜而挑衅扬眉,便知叶采这会儿纯粹是想消遣人找乐子,而心境上则是单纯却又顽皮的,这让向来欣赏迷恋于叶采呆萌味道的她顿时感到满足欣慰,但转而又联想到对方往往忧愁多虑心事重重,不由怅然叹息一声。

摸摸头,目光软化,和蔼哀求似的柔声深情道:“小采啊,你要是一直这样该有多好啊。”

叶采缩脖子歪肩膀,躲开冷小丫抚摸,有点鄙视味道的嘟囔道:“什么一直这样?我本来就是这样的你不知道啊?”

冷小丫哑然,或许,这就是与生俱来的天性与客观世界强加灌输的思想观点间的矛盾吧。

她顿时不禁猜疑,难道说叶采并非故作呆萌俏皮,而是内心深处原本就是天真可爱的,但逐年成熟的思想观念却令她多愁多虑,致使天真顽皮的真实面容深深内敛,从而用极有城府而狡诈神秘的姿态呈现在世人眼中——就像本身是个娇弱呆萌的小萝莉,却常常躲在宽厚神秘的大衣中、面带鬼怪面具。

只要闯入她的冰冷深沉的大衣,就能感受到她火热的温暖。

揭开她的面具,便会发现甜美与狡黠的完美相融。

这时,叶采搂住她脖子,惯性似的抬起纤长右腿压在她腰上,令她恍然间回过神来,却见叶采天真可人的面容扬起一抹狡黠微笑,暧|昧的挑了下眉,又道:“你喜欢看我卖萌啊?”

娇软甜甜而又轻细的萝莉嗓音,透着挠人心痒的青涩诱|惑,来自那微微挂着婴儿肥而粉嘟嘟的面容上,来自那丰盈小巧的嫣红双唇中,也来自那双狡黠流转却更显俏皮灵动的圆溜溜大眼。

是的,叶采虽是单眼皮女生,但那双眼又圆又大而明亮,像灌了水似的,又像包囊着万象星辰,神采熠熠起来简直萌死人,自己却不知情。

对冷小丫来说,这就是三次元最萌的生物,看呆了的她回过神来不停点头,紧接着像是害怕失去似的反手搂紧了叶采小腰,呐呐道:“不用卖不用卖,你这样就是最萌的,真的。”

她搂得太紧,小脸埋在她海沟里的叶采实在喘不过气便往下挣扎了一番,然后将脸贴在冷小丫嫩滑平坦的肚皮上,呼吸着淡淡芬芳的体香,感受到冷小丫爱得火热的力度,满足却又羞赧道:“我才不萌呢,悠悠姐都这样说了的。”

“悠悠姐?柳悠悠啊?”冷小丫问道,眸中有几分厌烦恼怒之色,想想也是,怎么能任由区区一个外人批判贬低自己萌萌哒的女朋友呢,乃至说得叶采没自信,这简直奇耻大辱。

轻哼一声,她怨愤道:“别信她的,那个女表子就是贱,见不得别人比她好。”

叶采娇羞幽怨哼哼叫,为柳悠悠伸冤道:“别这么说嘛,你跟她,还是接触太少了,她人其实挺好的……”

“好个屁!”

想起上次遭到的冷待,冷小丫气不打一处来,隔着遥遥之距抱怨道:“拽的那样,卧槽,真当自己是什么东西啊……大家不都一样是变身女啊?她凭啥用哪种眼光看劳资啊?卧槽,想想都恼火……”

叶采仰视着她愤怒幽怨的面容,脸上却挂着好奇又幸灾乐祸的笑容,好似在期待冷小丫将具体过程讲述给她听。

等冷小丫察觉到那双目光韵味不对劲,才诧异低眸,那抹顽皮憧憬的笑态顿时映入眼帘,让她气结,杏眼一瞪而质问道:“笑啥笑啥啊?你什么意思?觉得你男人在外边丢脸了很好玩是吧?”

失态的样子遭到指责,叶采不由苦闷闷瘪嘴耸耸肩,但想想自己好像也不怎么过分呐,于是就生起反驳的念头,翻个白眼用得瑟语气道:“还我男人呢,棒子都没有,有种你捅我啊……”

阴阳怪气的语调偏偏由萌软嗓音轻细发出,绵里藏针似的狠狠戳进了冷小丫的最伤痛的部位,让她眼神顿时一缩,双唇翕动,胸口一颤,好像被刺激得要喷口血出来。

还我男人呢,棒子都没有,有种你捅我啊……

棒子都没有,有种你捅我啊……

没有,有种你捅我啊……

有种你捅我啊……

你捅我啊……

捅我啊……

捅我啊……

捅我啊……

“啊——哼哼……”

冷小丫小脸一皱,郁闷而又憋屈得轻哼着哭出了声,眸光灰暗无神,徒留一抹哀怨凄楚,仿佛从此对生活失去了信心。

听得那苦闷闷的啜泣声,叶采心里顿时涌起一阵特别强烈的舒畅感,得瑟得颠下巴晃脑袋,用手指在冷小丫敏感部位轻轻挠,继续打击道:“下边一张嘴,里边有个洞,你想怎么占有我啊?我的男人。”

“呜啊——”

冷小丫发脾气似的推开她,顺势缩成一团,埋头臂弯中哭泣不止。

叶采也不介意她如何任性耍脾气,顺着力道一屁股坐在旁边,然后睁大双眼,虚握粉拳举在两颊边,摇头晃脑得瑟道:“我每天都要……萌!萌!哒!”

扑哧一笑,大概是放不下面子冷小丫忽然就暴走了,捡起枕头又怒又笑的拉着脸,追着叶采打,叶采浮夸一声惊呼,满床到处跑,冷小丫挥舞着枕头追着她在**转圈,叶采惶恐嚷嚷道:“啊啊啊,家庭暴力啊,这日子没法过啦。”

“嗯!”

娇哼一声,冷小丫听着这伤人的话更是气得不行,索性将枕头一把丢了过去,挨了一枕头的叶采顿时双眼一瞪,中弹身亡似的僵直着娇躯、不甘心似的伸出右手,缓缓歪倒在床。

而冷小丫心里幽怨苦恼得恨不得跳个马来西|亚土著舞来发泄了,见她这时候还在玩,更是气结,当下又哼了一声,立马转过身想要下床离开以冷落打击她,可又有些不忍,于是便坐在床边背对着她发闷气。

装死了好半天,叶采僵直麻木的眼眶中,那双眼珠子好奇似的滴溜溜一转,才感觉到气氛不对味,立马爬了起来坐力霸王姿态哈哈笑道:“大魔王又复活啦!”

天真顽皮而充满活力的语调与气息,瞬息间被压抑沉闷却又略显幽怨的气氛吞没,叶采嘴角抽了抽,讪笑着收回力霸王体态,捡起枕头腆着脸爬到冷小丫身旁,摇着对方香肩娇羞劝慰道:“别生气嘛,我错啦,我错啦行不行?……我真错啦,我的男朋友。”

叶采多方面试探却是失策,男朋友这一词汇再次刺痛了冷小丫的**,她唔唔闷嚎着抓了抓香发,显得气恼而又烦躁,不禁令叶采愕然困惑。

她转念一想,眉头一挑,得,肯定有啥心事!

当即屁颠屁颠跟着一起坐在旁边,睫毛微扬,乖巧而恬静的仰视着冷小丫,道:“小丫啊,你是不是,有啥心事啊?”

“啊?”

冷小丫胡乱挠头的动作顿时一僵,偏过头来,恰似一抹委屈无助的凄楚面容,叶采目光柔和似水,令冷小丫心头一酸,嗷呜一声就扑倒了他。

“诶诶诶……”

香发挠在脸上说不出的痒痒,被压在**的叶采勉强闪躲着,扶住冷小丫双肩,感受着那瘦弱嫩滑的触感,不由心头涩然,轻轻拍了拍,莫名叹息一声道:“说吧,把烦恼告诉我,我不是你女朋友吗?”

“屁!”

冷小丫瞬的坐了起来,像是有几分质疑与恼怒,杏眼圆瞪,咄咄逼人的目光让叶采莫名心虚,佯装凄楚苦涩的低下脸去。

“我是你什么人?你今天必须给我解释清楚……别拿什么男朋友来搪塞我。”

终是走到这一步……

怅然叹了一声,叶采咧着小嘴抬起脸,抬抬小手压一压,做革命人士感慨江山模样道:“莫急,莫急,渊源之深,让人感慨万千,且听我娓娓道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