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团

0129 霸气傲慢的小萝莉

0129 霸气傲慢的小萝莉

“唔……我想去,追求刘佳佳,你怎么看?”

“……有病。”

“真的!我想……好好做一回男生,然后呢……顺其自然吧,开心就好。”

“顺其自然?你爸妈将来如果让你结婚呢?”

“……开心就好嘛!”

“别这样……我没那个意思。”

“你老是问我,那你自己是怎么打算的?”

“唔……嘿嘿,我跟你混。”

“……无聊。”

……

午夜十一点左右,人潮依然哄闹嘈杂的烧烤夜市中,较靠近步行街的小布桌边,柳悠悠搂抱着她的主心骨,俯视着对方那挂着几分无奈与厌烦的粉嘟嘟的俏脸,嘴角上噙着的微笑,有些拘谨与乖顺。

半晌后,她思索回忆着呢喃道:“我忽然明白了,乐园……”

妩媚的俏脸上,浮出几分发自内心的惶恐与敬畏,转眸将叶采那若有所思却又凝重阴沉的神色笼入眼中,抿抿唇鼓起勇气道:“小采,这个世界容不下我们,我们还是……”

“晚了。”

蹙眉撇嘴,冰冷厌烦的眸光,此刻毫不掩饰。

内心挣扎好半天,柳悠悠怯怯道:“我,我们,找个机会,把它偷出来呀。”

“唔!”

像是失望透顶似的,叶采重重闷叹一声,扬起小手不停地揪扯柳悠悠的小耳朵,略微歪着头,质问又指责道:“你傻是吧?你有能力开发它么?没有吧。实话说,我们根本不够格儿,与其守着它受苦,不如交出去活个轻松,懂了吧?”

被揪扯着耳朵的柳悠悠缩紧了脖子,一点也不敢反抗,闻言频频点头,露出一丝怯弱而又无辜的讨好微笑,而等叶采无奈叹息着松开了小手,她瞬的探出脖子,摆出个非常反对的厌烦脸色。

“是你傻,好好的机会全部放弃了,一点底牌和周旋之地都没留……嗯嗯,别别别!”

叶采凶巴巴地意思了几下,吓破了柳悠悠的斗志,嘻嘻一笑,神秘兮兮挑了下眉,道:“你太拘泥其中啦,找个目标什么的,把生活充实起来不就行了么?又不是非得找到另一半,才能活下去……”

柳悠悠撇撇嘴,扬起眉头反驳道:“你懂个篮子?人无‘性’不立懂不懂?”

叶采心头一动,霎时间就明白了柳悠悠内心里的意思,但却还没还得及梳理成鼓励她勇敢去追求的言语,眼角余光便留意到四五个喝得醉醺醺的男人,晃悠悠的走了过来。

注意到叶采斜瞥着的目光透出股敌意来,柳悠悠便随着她的视线回头看去,却见摇摇摆摆走来四五个男人,最前面的是个休闲服糙汉,脸上的殷切献媚之意最为直白。

“说得好啊!这位小姐对人生真有见地,我也是这么想的啊!”

那糙汉相当自来熟的坐在萧雪之前的座位上,另外几个男人也相继在附近找到座椅搬过来围着坐下,那糙汉迅速摸出包经典中华,抽出两根递向柳悠悠和叶采。

目光却在扫视了她俩后,对柳悠悠深情道:“妹纸,听你说的那道理,真让我一见如故啊。”

深感厌烦却又畏惧对方人多势众的柳悠悠,面对递过来的香烟无动于衷而忐忑不安着,这时她注意到叶采迅速接过了那支香烟,于是求助似的抬高视线,却见小呆萌将香烟别在了耳际上,顿时像是找到了主心骨,接过香烟学着样别在了耳际上。

面对他俩如此机智举措,五个男人都有点拉不下脸,那糙汉更甚尴尬,被酒精涨得红通通的脸孔一扬,摆出个责怪愠怒的脸色。

“什么意思呢?给我不用客气!抽吧抽吧,抽抽抽……”

其余四人附和着,都搞出个萧瑟浪子的张狂不羁的体态,完完全全的借势逼迫。

“啊?”

看对方那疑似黑|帮团伙的架势与气场,柳悠悠这回真有点心虚了,几番踌躇,最终只能看向叶采寻求援助。

而这时叶采煞有其事的环臂抱胸,抬高小脸,用睥睨的目光将对方五人统统收入眼底,傲慢而轻蔑道:“有什么事直说?是不是想泡妹纸?嗯?”

明明那么娇小那么萌,却摆出个牛逼哄哄的黑|帮大佬的姿态,这种强烈的反差感令五人都是一阵迟疑而揣度,却见呆萌的小萝莉又笑道:“嘿嘿,胆子挺大的啊,啊?你,就你……”

五人略显忐忑的目光对视下,糙汉挂着点冷汗讪笑道:“诶嘿嘿,我咋啦?”

“不错,你小子有胆量。”

在柳悠悠惶恐怯弱的窥视中,叶采煞有其事将那糙汉用手指了下,目光却转瞬抛向远处烧烤架,在在场六人狐疑而又缄默的注视下,她远远张望了好一会,许是找到了人影,大喇喇喊道:“诶,那谁?来件啤酒!”

“诶,来了来了。”

显而能闻的长吁声顿时响起,五人面面相觑,看到对方眼中的几分余悸,不由纷纷尴尬一笑,然后不约而同搞出个流弊张狂样儿,相互朝叶采那边的方向甩了下眼神,示意他人出招,而自己则做个最威武霸气的坚实后盾。

被彻底干晾着而又丝毫猜不透叶采心思的柳悠悠,此刻略微低着头,回避着所有人的目光,紧紧抿着唇而掩饰着心里强烈的忐忑不安,她自认不敢企及叶采那般的思想高度,乃至有几分惶恐叶采待会对她的命令与安排。

她甚至有几分怀疑,难道说叶采会借此机会,让她俩双双在今天交出清白身?

也就一小会儿,一整件啤酒抱来了,叶采还借机点了几样烧烤,似乎还想跟那几个糙汉喝喝酒谈谈人生。

随后,在五个大汉茫然而略显忐忑的注视下,始终抱臂环胸而持有傲慢体态的叶采张开小嘴啜了啜牙花,用轻蔑玩味的目光斜睨那名动机最露骨的糙汉。

素白小手一扬,咚的一声,她抽起瓶啤酒重重地扣在桌上,寻思揣度似的略微努起嘴,睥睨糙汉。

“来几瓶?”

完全看不透眼前小萝莉深浅的糙汉迟疑了一下,故作豪爽扯嗓子喊道:“来,来呗!”

有意无意丢下个白眼,叶采单手拿起那瓶啤酒,将瓶口嵌在洁白的左侧臼齿间,嗤的一声轻响,她眉头微蹙,一歪头吐掉了瓶盖,然后下巴一挑,将啤酒递向那名糙汉。

糙汉却并未拿到手中,而是以狐疑却略显玩味的目光,打量着故作豪爽傲慢的叶采,另外五人许是看了些许迹象,也跟着玩味起来。

而这时,在柳悠悠几分担忧的悄然侧视中,叶采又抽出瓶啤酒,略一迟疑,仍然将瓶口嵌在了左侧臼齿,折腾了好一会,才听到咬掉瓶盖的漏气声,她却一歪头,不仅吐出了被咬得弯曲的瓶盖,还有在血水包裹中的血淋淋的牙齿。

满不在乎的努了努嘴,又往旁吐出口血水,她自嘲似的嘀咕道:“妈的,牙居然掉了。”

众人不忍直视似的眯着眼,她却将啤酒送到另外一名糙汉桌前,下巴一挑道:“一起来几瓶,啊?”

那名糙汉脸色尴尬又难看,牵强笑着点了下头,而叶采再度吐出口血水,却丝毫不影响什么,再度抽出瓶啤酒,换到右侧臼齿上咬掉瓶盖……

一连十二瓶,全数开了瓶盖,而叶采这次的左侧臼齿似乎坚固了很多。

烧烤相继呈上,叶采像个大老爷们那般,将白嫩细长的左腿搁在了椅子上,扯着嗓子和那五个男人喝酒吃肉,唯有怯怯弱弱的柳悠悠跟不上节拍,仍旧忐忑不安的低着头保持缄默。

最后叶采煞有其事用低沉的嗓音,悄悄聊起了一些不着调的血色经历,然后用自己深深余悸而又庆幸的脸色,吓唬得那几个男人也跟着庆幸而又余悸。好歹是刑警女儿,她所说的血色事件,那几个男人曾多少有所耳闻,听她还原当时血腥而又恶心的细节,自然没人当她吹牛胡诌。

喝完酒相互留了个电话,然后在五个男人的护送中,叶采搀扶着柳悠悠,勉强稳着步子,在街边拦了辆出租车,飞速溜走。

上了车,叶采瞬间瘫倒,对柳悠悠可怜兮兮的呢喃道:“悠悠姐,我想尿|尿……”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