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团

0130 矛盾的集结体

0130 矛盾的集结体

回到家后,柳悠悠渐渐陷入内疚抑郁的哀伤状态。

特意让司机把车尽量靠着路边开、而沿途吐了一路的叶采,到了家仍然未能好转,又是呕吐又是想尿|尿,频繁而似乎永无尽头。

发现她这一狼狈模样的何小韵,却没多说什么,只是蹙着眉头和柳悠悠一道将叶采搀扶上了楼,然后叮嘱柳悠悠多多注意安全。

洗澡的时候,叶采就坐在马桶上,是柳悠悠帮她洗的,她只要淋到水,就会忍不住想要尿|尿,被十多瓶的酒劲折磨得迷迷糊糊不住哀嚎的她,此刻看起来就像个生活不能自理的小丫头,完全不复那副深不可测的傲慢姿态。

她的小脸红扑扑的,在洗完澡后柳悠悠帮她擦拭身体的时候,还抬起那双几乎有漩涡在旋转的眸子,对后者痴痴的傻笑。然后大抵是柳悠悠碰到了她的敏感部位,让她一个激灵,又尿了好一阵。

既然她浑浑噩噩成如此模样,柳悠悠也便连强颜欢笑都懒得陪衬了,哀愁着脸,心里说不出的内疚与迷茫。

叶采这次的遭遇,让柳悠悠着实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叶采同样是个平凡的人。

装模作样逞强斗狠过后,事后同样会付出狼狈的代价,况且她已经不是那个漠然孤傲的少年,如今只是一个呆萌娇小的丫头罢了,男人的那些负担与职责压在她肩上,或许会滑稽,但更多的是不可言语的沉重。

而柳悠悠明白这些属于男人的职责,有极大一部分是自己为叶采放在肩上的。就如他人所说,她明白自己的确很没主见,要么逆来顺受,要么随波逐流。

她把自己的选择的能力交给了叶采,殊不知叶采同样迷茫难受。

这次她见证到了自己为叶采所带来的痛苦的煎熬和沉重的负担,让她感到深深的内疚。

当然她此刻完全静不下心去思考,因为叶采此刻的状态既狼狈又紊乱,尿|尿呕|吐反复不定。再加上现在是晚秋,空气干燥寒冷,柳悠悠索性给坐在马桶上的叶采抱来被子,披在她背上,陪她一直折腾到了将近凌晨一点。

入睡前柳悠悠仍有些恍惚不定,总是想着,叶采迷茫了,有心无力了,她又该依靠谁呢?

身旁的叶采却香甜入梦,睡得很乖巧温顺,大致是尿的差不多了,没搞出什么忽然蹦起来跑厕所的举动。

就这样反复思考着,柳悠悠渐渐睡去。

……

凌晨六点多的时候,她恍惚醒来,便见窗前床边坐着道萧瑟娇小的人影,借着透进窗帘的稀薄晨光,隐隐可见白色的烟雾在人影上方漫漫飘舞。

困倦揉揉眼,她抓起手机看了下时间,朝那人影翻了个白眼,嘟囔道:“早着呢,再睡会吧。”

这时,那道娇小人影慢慢地吁出口烟圈,回过眸来,那双圆溜溜的双眼充满了迷茫与颓废,静静地注视着柳悠悠。

打了个哈欠,柳悠悠懒洋洋地钻进了被窝里,调整了几下睡姿,闭上双目,摆出个恬静乖巧的睡相。

“悠悠姐,如果我……去找个男人……”

半晌的沉寂过后,柳悠悠心头一惊睡意全无,瞬的坐起身,死死地盯着窗前叶采。

叶采苦涩而黯然的扬起抹微笑,目光低沉平静似死水,她抽了口烟,对着窗外晨光吐出烟圈,似乎在问自己,呢喃道:“如果我妥协了,你也会妥协么?”

柳悠悠低下眸子,她深深明白,叶采只是在帮她做决定,同时又尽可能的考虑不伤害到她,就好比她没胆子跳悬崖,叶采就在她前面跳下去,给她勇气。

叶采道:“刚才我醒了,就在网上乱查了东西,想听么?”

柳悠悠没做声,算是默许了。

“我听说,女人第一次,其实不疼的,其实是心理在作怪。她那个,下面啊,从来没进去东西,有了第一次的,那种很强的,快感……都会把它,归类成痛苦……其实,那层膜,只是遗传进化的过程中,遗留下来的……”

“你想说什么啊!?”

“你听我说嘛!”

静默低沉的气氛,霎时变得沉闷压抑,大眼瞪大眼,空气都仿佛凝固。

柳悠悠讥讽笑了笑,点头道:“行,你说……”

叶采神情一黯,低沉道:“很多人生下来,那层膜,就很浅的。慢慢地,发育长大,这层膜就被撑开了,到时候,会出现很多孔洞,有的孔洞相互融合,就成了大洞,就是,让大姨妈,流过去的嘛。孔洞很大的时候,那层膜,就基本上,看不到了……”

似乎觉得可笑,她抽了口烟,粉嘟嘟的面容对着窗帘,眸中却透出几分深邃与深沉。

柳悠悠却嗤笑着,眸光飘忽,最终锁定了叶采脚边的手机,瞬的一下拿了过来。她的屏幕锁,柳悠悠熟悉不已,随手就给划开。

而叶采则无奈的看着她,微撇了下嘴。

柳悠悠看着手机,目光轻蔑讥讽,许是注意到关键信息,哼的一声,用鄙夷语气念叨道:“最后,来解释一下,为什么绝大多数女人都说‘第一次很疼’。自然状态下,私密|处前后壁贴合的很好。当私密|处第一次被侵|犯,私密|处黏膜受到前所未有的新鲜刺激,我们的大脑必须对这个新的触觉给予认知,如果我们把这种新感觉认知为触觉、被撑起来的感觉、胀满的感觉的话,就不会令我们产生恐惧的情绪反应;如果我们……操,见鬼的物质理论。”

她几分无奈而又悲愤的抬起眸,便见叶采神经兮兮的注视着她,眸光怯弱而期待。

“看毛啊?”

柳悠悠翻了个白眼,丢下她手机,嘟囔道:“我管它疼不疼,反正我不会去……我决定了!我要去**个能干的小白脸,怎么样?没意见吧?”

叶采哑然失色,憋了半天,怯怯低下脸,用手指了下道:“你好变|态……”

“诶,对,没错,我就变|态了怎么滴?”

事到如今,柳悠悠不再掩饰,索性放|荡起来,道:“不就是身体想要么?又不是我特么渴望什么见鬼的爱情,你以为老纸平时闲着没事干啊?不怕告诉你!我特么在网上看了很多那个什么变身小说,你知道么?全特么不靠谱!什么乱七八糟的嫁人啦单身啦百合啦,卧槽,他们有没有想过!?有那么简单么!?全特么胡编乱造!我跟你说,像什么百合啊,八成就是**写的。嫁人啦,就是易性癖的人写的,单身我不懂,估计作者也不怎么正常,反正变身文里边的心理状况,跟咱们这些真真正正的变身女,完全沾不上边!”

叶采眨巴眨巴眼,呐呐道:“那,那说说你的看法呗,你觉得我们这些变身女,是个什么状况?”

柳悠悠想了想,自信满满道:“不男不女!”

叶采哑然,竟被对方一语中的,无言以对。

“想想哈,世界是这样的,有了存在,才有规则,才有定义它的概念,所以呢,绝对是物质决定意识,没错吧?那么我们现在本能上的想法和需求,就是女生的想法和需求。但是呢,记忆和经历,却无形中形成我们的思想观念,也包括思想上的性|取向,这特么……怎么说呢,我感觉吧,像咱们啊,就是矛盾的集结体,或许时间一长,矛盾渐渐就淡化了,但是那段经历啊,永远不会消失,谁让青春期是最值得回忆的时段呢?对吧?我们这些变身女啊,就是放大了思想和肉体矛盾所在的,一个特殊群体。”

“嗯,我也这么想的……”叶采赞许点了点头,又道:“那你也不能因为一时饥|渴,就去找那些男人发|泄啊,这跟那些……有什么区别?”

柳悠悠一歪头,反问道:“那我穷憋着啊?”

叶采想了想,怯怯试探道:“去买条黄瓜?”

“你大爷!”柳悠悠毫不客气翻白眼。

叶采讪讪一笑,道:“那咱们还是憋着吧,能自己动手还是自己动手的好,我之前还以为,你笨笨的呢……”

柳悠悠不满道:“我去,没点逻辑思维,老纸怎么拿第一啊?咱可是理科生呢!”

叶采又鄙夷道:“那你怎么老是没主见?”

“我,我害怕吧……”柳悠悠瘪瘪嘴,道:“反正,优柔寡断的,拿不定主意……”

叶采静静地注视着她,端详着柳悠悠那娇美面容,忽然问道:“那你说,我是男的还是女的……你要说实话。”

柳悠悠看了看对面的小呆萌,抿抿唇局促起来,点点头道:“我明白了,做人不能只想自己,对吧?哼哼,妈的!”

怯怯笑着,叶采将烟丢到窗外,挤进被窝环抱住柳悠悠,蹭了蹭,道:“在我眼里,你这么漂亮,就该本本分分做个女生啊……”

柳悠悠斜睨一歪头,道:“什么意思?直说。”

“哼哼,没别的意思,你别误会了,我就是,想着,你做个漂亮的女孩子,就好啦……又不是非得找男人,才能做女生。”

柳悠悠闻言神情弱了下去,摸摸头,呢喃道:“我也想啊,你要是个单纯的小女生,那该有多好啊,那你,就不会这么……矛盾了吧?”

“那我去找个好男人?做个小女生?”

“咦……算了,你是我的,知道么?”

“唔……”

见叶采故作不高兴,柳悠悠想了想,道:“其实啊,世界上没有好男人的,你知道么?”

“嗯?”

“我跟你说,这个男的和女的啊,一旦上了床,关系就颠倒了。”

叶采似信非信看着她,道:“你看起来,好像懂得不少啊。”

“那是!”

柳悠悠得意嗤笑一声,道:“其实啊,感情或许有那些地老天荒之类的,但上|床那事啊,就很残酷,也很无聊。上了床,男人和女人,大部分就变成了只知道去做做做的牲口。这个男人啊,很无聊的。平时吧,像个人样。偷|情呢,像贼一样。情|人面前啊,就像猫一样。约会啊,就像鬼一样,上|床的时候,像狼一样。完事了,就像猪一样……”

叶采哼哼哼的傻笑,被逗得不行,道:“那女人呢?女人是什么样?”

“哼,女人更没出息。”

柳悠悠晃了晃下巴,道:“平时啊,像处|女一样。吃零食的时候,像老鼠一样。谈情说爱的时候,笑的像蜜一样。上了床像疯了一样,叫喊起来没命一样,到了高|潮像断气了一样。“

叶采笑容僵硬,迟疑半晌,呐呐道:“你是不是,在说我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