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团

0151 神鸟归来

0151 神鸟归来

也不知道是否已经习惯了昏暗的环境。

房间里,电脑桌对床而置,显示屏微弱的光线,将两妹纸的俏脸映衬得苍白。

柳悠悠和叶采相依相靠,时而紧紧相拥打个寒战,眼神专注而略带忐忑,共同观看两小时之前在有网友分享的资源22集动画“尸鬼”。

而此刻显示屏中,则播放着漆黑寂寥的树林,在稀疏树木的掩映下,不深处可见一道苍白诡秘的女子的侧影,犹如失了魂般木然行走。

“奈、奈、奈……奈绪来了。”

“嗯,来找婆婆的……”

“呜哇!”

“啊——别喊啊!”

“奈、奈、奈……奈绪好,好吓人……唔,你干嘛!?”

“别,别看了好不好?”

单手颤颤巍巍握着鼠标,柳悠悠的俏脸背对显示屏灯光,楚楚可怜哀求道。

“不好,我睡不着。”

叶采蜷缩而蹲坐,抱着纤长白皙的一对小腿,下巴枕在双膝之间,赌气似的微鼓着粉嘟嘟的脸颊,圆溜溜的双眼所透出的目光很任性。

而跪坐在电脑前的柳悠悠,微微下俯身姿,微弱的光线下,隐约可见胸前大兔子的白皙侧影,而她留给叶采的,却是丰满浑圆的臀部与曼妙腰肢儿所形成的婀娜背影。她略一转面,侧脸桃红而娇媚,微嘟着小嘴而眼神妖娆,好似在刻意**叶|采,同时却食指不露声色轻轻一敲,将播放器暂停。

“睡不着啊?那我再陪陪你好么?”

叶采大惊失色,微微咧嘴瞪眼,做革命人士惊讶脸,“你还想要啊?”

转而眼神鄙夷下来,撇撇嘴,又道:“饥|渴成这样,真担心你哪天被肖东那货给上了。”

说着她自己爬了过去,敲了个空格键令动画继续播放,而柳悠悠则恬不知耻的咬着下唇抛眉眼,双手互抱圆润双臂,半遮半掩的搞得还真挺像霓虹大片里那么回事儿。

然后被爬行着的叶采满不耐烦拉了下胳膊,便羞赧翻了个白眼,跟着一道爬到床头靠墙角的位置,叶采俯身拉来被子,两妹纸一块儿紧紧裹上,各自只露出个小脑袋,秀美懵懂的目光盯着电脑显示屏。

可这么一闹之后,心思便不在动画里头了,柳悠悠几番犹豫,悄声道:“小采呀,那个肖东,你怎么看啊?”

叶采苦不拉几盯着电脑显示屏,说着忽然打起了哈欠,呜呜哇哇含糊不清道:“什么怎么看,有个专程接送的家伙,不是挺好的么?”

不满似的撇着嘴,柳悠悠等她打完哈欠,才道:“别瞒我了,他是你爸安排过来的吧?你,你就把那烟交给他呗。”

叶采这才翻了个白眼,“你到底什么意思啊?一会儿说要跟我一块搞乐园,一会儿又教唆我把变身香烟交出去……”

柳悠悠缩缩脖子,惭愧似的讪然笑了笑,道:“没有,我觉得像现在这样儿就挺好的,只要不想那么多就行了。”

这番话太模糊,叶采听不大明白她的意思,但主题却听出了几分味道,她玩味似的挑了下眉,道:“那你究竟怎么想?不纠结啦?”

柳悠悠点头,“一起的有你,还有个萧雪肯接受我们,我们又有什么好逃避的呢?”

撇撇嘴,叶采淡漠道:“不包括我,我从没想过要逃避。”

纤纤玉指推她小脑袋,“又玩深沉。”

“谁玩深沉啦?”

扁嘴瞪眼发闷气,叶采娇滴滴哼了声,留下个气呼呼的白眼,转眸专注看动画。

却在此般心境下,注意力完全无法投入剧情。

而柳悠悠却是没察觉到她的心不在焉,见她赌气,只能保持安静,跟着一道儿看动画。

半晌后,叶采忽然埋头双膝间,颓然似的呢喃道:“好想把那烟烧了。”

柳悠悠愣了下,忽然感觉到什么,恍然欣喜,道:“那就烧了啊。”

既然叶采有了销毁变身香烟的念头,那就说明这小呆萌已经感到不堪重负了,柳悠悠顿时感到前所未有的惊喜与轻松,立马挣出墙角被窝,爬到电脑桌上摸索打火机,笑得合不拢嘴而明眸皓齿,念叨着“这样是个好兆头”之类的赞许肯定的话语。

她摸到打火机,立时便问道:“那烟呢?赶紧烧了吧。”

背后良久沉默,她终于肯回头看一眼,却见叶采低着脸,就连显示屏的微弱灯光也要躲避,令人完全看不到她那张粉嘟嘟的小脸。

“怎么了?”

“不能烧……”

叶采呢喃,幽然抬眸,神情淡漠、麻木而隐藏着无尽的痛苦,“有人还需要它。”

注视着她的小脸,柳悠悠感到前所未有的心痛内疚,自嘲似的轻笑了声,道:“苏晓秋?”

“没办法,我有间接责任。”叶采略一歪头,摆出个满不耐烦的姿态。

柳悠悠摇摇头,叹息一声,无奈又鄙夷似的斜睨着故作厌烦姿态的叶采,道:“有谁向你追究?你自作多情什么啊?晓,晓秋她,她那人你也了解啊,挺豁达哒。”

“豁达屁。”

叶采埋下头的瞬间委屈似的扁了扁嘴,“最见不得豁达的人了,故意不让我们担心的,肯定是……”

柳悠悠不禁哑然,苏晓秋那副即便明白自己有可能下肢瘫痪的灾厄,也能迷糊懵懂的嬉笑下去的作态,谁知道是否是在故作姿态呢。

她仍然不够了解苏晓秋,所以说到这一步,就已无从劝告叶采。

叶采最终抽泣了声,抬起脸来释然笑笑,即是在打消柳悠悠心中内疚感,道:“等等看吧,我感觉,不远了……有人能帮我们,尽快研究出那烟的奥秘。”

肖东么?

柳悠悠默然,在她眼中的高壮保镖,被叶采这么一说,形象顿时神秘起来。

暂且抛开香烟的问题,于是下一刻,叶采和柳悠悠继续苦不拉几的看“尸鬼”。

当看到婆婆被儿媳妇、那只少妇尸鬼夜半呼唤后,非但没有被惊吓到,反而激动哭泣着向众人急切表示女儿在想她的一幕时,俩妹纸都有点泪奔。

叶采忽然说:“悠悠姐,我不想练舞了。”

柳悠悠抽泣了声,温柔笑道:“我又不会怪你。”

叶采自卑羞怯似的低下脸,又说:“我不想搞学习了。”

柳悠悠愣住,这回温柔不起来了,道:“为什么啊,好好的,怎么又……?”

“好累,我想先去……泡刘佳佳。”叶采羞赧道。

一听叶采这个小呆萌要把妹,柳悠悠顿时怒了,“你有毛病啊?刘佳佳是女哒。”

“你不懂,她是我,曾经暗恋过的女生。”叶采幽幽道。

厌烦摆摆手,柳悠悠道:“行吧行吧,那之后呢?泡了刘佳佳你又想干嘛?”

“写小说。”

叶采这回回答很果决,然后却又羞赧嘀咕:“好长时间,都没动笔了的……”

“那,那你不搞学习啦?”

“搞屁,这都快高考了,还在学初一的知识,搞个屁啊搞……”叶采似乎有点鄙视自己。

听她不像在作假,柳悠悠便沉默了,蹲坐而抱着一对洁白小腿,犹豫着道:“那,那你开心么?是你自己的想法?”

“嗯!”叶采肃穆点头,道:“我想,我还是能挣到钱的,你知道么?将来冷小丫,她要打擂台,需要很多钱给她构造平台,还有晓秋,她可能要去打比赛,我想,大概也要很多钱,疏通关系的吧,不过我想,我不是一个人,在奋斗,嘻嘻……”

柳悠悠撇着小嘴儿,丢了个眼神,道:“什么意思你直说。”

叶采羞赧一笑,挽起柳悠悠胳膊肘撒娇似的摇了摇,似乎不好意思直说,柳悠悠啧了声道:“说嘛,啥意思,尽管说。”

于是叶采满床打滚,“唔唔唔……”

柳悠悠翻个白眼,“不说算了。”

叶采瞬的坐起身,道:“将,将来,和我一起挣钱,好不好?”

“挣钱干嘛?给冷小丫那女表子啊?”柳悠悠忽然不爽了。

“别这样说嘛……”叶采苦不拉几道:“其实她还是我以前的……男朋友来着。”

轰隆一声,柳悠悠石化,唯有双眼瞪大。

男朋友?

男朋友!?

何等震惊的消息呀!

干咽一下而回过神来,立马问:“好哇你,居然背着我偷汉|子,快说,上过床没有!?”

叶采苦不拉几摇摇头。

柳悠悠却嫌弃又鄙夷,“咦,肯定上过了,快说,那是什么滋味?”

“你**哦。”叶采小手一指,鄙夷道:“思想简直太龌龊了。”

柳悠悠佯作置若罔闻,无奈失望摇摇头,“不行啊,你不纯洁了,不像我,就算这么美这么妩媚这么诱人,依然保持着冰清玉洁滴娇躯,啊。”

“呕……”叶采大倒胃口。

……

……

稀里糊涂的抱成一团,睡着了,叶采淌着口水的小嘴里,还含着一颗柳悠悠胸前大白兔的嫣红葡萄,不知究竟是主动的还是被动的。

最后风尘仆仆回到家的老妈何小韵,推开门的那瞬间就傻眼了。

**这画面,简直太美不敢直视啊。

更不好意思打扰。

于是她最终提起手上鸟笼,对着鸟笼里腹部绕着几圈小绷带的葵花鹦鹉轻声道:“萌萌啊,妈妈拜托你一事儿,你呀,去把**那俩不知廉耻的丫头叫醒。”

惨遭叶长虎毒手未挂而阔别已久的萌萌摇头晃脑,好像嘚瑟得不行,被何小韵轻手轻脚打开鸟笼送了出去,踩在床头上昂首挺胸,好像在巡视自己的地盘。

何小韵向领导萌萌打了个手势,恭恭敬敬退出了房间,然后守在门外。

而房间里站在床头架上的萌萌,巡视地盘的期间,发现了两枚好像在合体中的妹纸,光天化日之下在它的地盘搞这种羞羞的事儿,让它勃然大怒。

“我要成神!”

“我要成神!”

“最大的宝剑要成神!”

……

叶采迷糊醒来,下意识吐了吐舌头,将那颗葡萄从嘴里推了出去,然后翻了个身,咂巴着嘴好像在回味嘴里那香香的味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