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团

0152 肖东很痛苦

0152 肖东很痛苦

一觉醒来,老妈回来了,萌萌也出院了,大喜事大喜事。

一般情况下,小呆萌肯定会顾不上收拾迷糊的形象而立马去手挽花篮、满屋子洒花,柳悠悠再怎么说也会杵在一旁傻呵呵拍手庆祝。

但问题是这并非一般情况,俩关系暧|昧的妹纸陷入凝重的困境,彼此间的LES关系,好像被老妈发现了。

于是相互沉默着收拾好行头出门的时候,顿时羞红了脸,又被肩膀上站着个萌萌的老妈往她俩各自手里塞了瓶木瓜奶,眼神却邪恶古怪起来,有意无意瞅了几眼她俩上衣下各有风韵的胸脯,好像在对比并模拟着什么香|艳的画面。

揣好木瓜奶后她俩受不了这种邪恶的目光,逃难般转身就溜,门外背靠着车门的肖东默然抽烟,似乎恭候已久。

刚一到家便见到一副震惊画面的何小韵送走叶采和柳悠悠后,心思想了想昨天忽然安排进来的叶采的贴身保镖,似乎有所明悟,于是立马掏出电话和老公叶长虎通了个气。

“长虎啊,你在干嘛呢?”

——“咳!我在工作啊,有事儿么小韵。”那边似乎有点吃不消。

“唔,又在工作啊……”

——“咳!你这个,这个……”那边不忍提醒,但似乎有点了明悟,原来大女儿叶采那种习惯性天真迷糊的性格,还是遗传下来的。

“我怎么啦?对了我跟你说,家里忽然来了个那么强壮的男人,你就不怕……我偷吃啊?”

——“咳……”那边沉默半晌。

——“呃……叫声老公,来听听。”叶长虎的男子气魄啊,在何小韵面前几乎等同于无啊。

而何小韵则像个小姑凉似的,光天化日下在肩上的萌萌注视中,扭捏起了腰肢儿,娇羞嗯嗯两声,蹑嚅道:“老公~~~”

——“咳咳!这、这、这……”

何小韵却双眼圆瞪,“你也叫我啊!你傻是吧?”

——“你、你、你……”

何小韵又厉声道:“你倒是叫啊!啊?我是你什么?”

——“你……你有什么正事么?小韵……”那边温柔得下贱。

“算了,你个木头疙瘩。”何小韵埋怨嘀咕了声,然后幽幽叹了口气,略作沉默,道:“诶,长虎啊,你给小采找的那保镖,该不会就是给她找的男朋友吧?”

——“噗!”那边喷了一口茶,吼道:“他做了什么!?”

何小韵眨巴眨巴眼,呐呐道:“哦,那不是啊?”

那边同样沉默,然后讪然笑了笑,好声好气道——“肯定不是啦小韵,咱小采温柔又可爱,怎么能让他那种猪头给拱了呢?恋爱方面的事儿啊,我看还是让小采自己决定来得好……”

何小韵却渐渐蹙起眉头,犹豫片刻,道:“自己决定?你知道她和姗姗那闺女之间的那点事儿吗?今天早上可算吓着我了……”

说着,便回想起了自己女儿那娇小玲珑的胴体和柳悠悠那丫头在**抱成一团,并睡着了都要含住对方乳|头的香艳一幕。

那边似乎有点儿忐忑,强笑问道——“她们俩怎么了?”

何小韵撇撇嘴,略一踌躇道:“你知道,百、百合么?”

——“哦,女同是吧?啧,怎么会有这种不堪的关系呢?这简直太伤风败俗了,这、这、这……这,你看到了么?她们发展到哪一步了?”那边的语气却没那么强硬与愤怒,倒是显出几分陪衬而作假的韵味。

何小韵嘴角撇得更深了,似乎将她老公也一起鄙视了,道:“你们这些男人呀,脑子里都装着些什么啊?”

说实话她都有点儿怀疑,叶长虎那牲口,是否对萌得不像话的女儿产生了不|伦的想法。要知道叶采那副呆萌、迷糊、娇小、孱弱的形象,看起来既极度惹人怜爱呵护,又好像特别容易被哄骗与欺负,而这种形象,往往令男人不至于那么顾虑,想法也便更加肆无忌惮。

对比之下,柳姗姗那闺女虽然形象看起来很妩媚妖娆,但至少高贵冷艳,能给人一种很强的距离感,足够保证安全。但女儿小采却通常做不到那么冷漠,往往不忍心伤害到他人,而所谓的好人,就是习惯默默消化痛苦的群体,作为女人,她非常担心女儿小采。

于是她转而便问道:“诶,那个保镖究竟靠不靠谱啊?我倒是有点担心,他监守自盗呢。”

——“他敢!老子不扒了他的皮。”

何小韵鄙夷撇嘴,道:“诶,你就这么一说,等到时候真正发生关系了,你还能把他怎么样?”

言下之意已经很清楚,那边沉默了会儿,无奈道——“好吧好吧,我尽量,尽量经常回家照看一下。”

“尽量!?你自己想想,咱家有四个女人呢,筱筱,小采,姗姗那闺女,还有……行,我就算了,你想想整天被三个女人围着,哪个男人受得了啊?”

——“我也没办法啊,杂事缠身,诶不过你未免也想得太极端了吧?人家小东至少还接受过专业的培训,你啊,要试着要相信他的职业素质。”

何小韵似乎失去了耐心,啧了声厌烦道:“算了算了,跟你说了也白搭。”

她挂断电话,长叹一声,静静伫立原地,眺望山下所牵挂着的小呆萌。

……

而盘山路上,那俩叶长虎通过特殊手段搞来的越野车晃晃荡荡的,驾驶座上的肖东叼着烟狂野开车,好像生怕不会冲到山崖下。

而后座上的柳悠悠和叶采俩妹纸,各自沉默低头,像是做错了啥事似的,也顾不上车速了。

但别看车速惊人,实际上是肖东在拼尽全力转移注意力,他每每想到呆萌娇小的叶采和高挑冷艳的柳悠悠在**翻滚的那副画面,就忍不住一柱擎天!

下边像把火在烧,肿胀得有种想被裹紧的极强冲动。

简直太折磨人了,肖东一边狠狠地抽烟啊,一边飞快地开车,只想放空自己的大脑。

但许是常年奔波世界各地、而异常忙碌焦虑的原因,以至于早晨的雄壮后续充足,在香艳的幻想中格外坚挺而屹立不倒,让他既尴尬又凌乱。

等顺利下了盘山路,肖东立马打开车窗,意图通过沐浴点清凉的晨风来冲刷走火热欲|望,狂风那么从脸上一刮啊,他便眯起了双眼,转而不禁想到如此凶猛的风压是否会影响到车上两位各有风韵的美眉。

透过后视镜那么一瞧,风儿卷起了小呆萌额前的发丝,露出那张苦不拉几、好像极易被哄骗乃至欺负的粉嘟嘟小脸,从而给人带来一种强烈施|虐欲,于是他又硬了。

他这般火热肿胀的感受,若是让曾经的冷小丫知道了,肯定会和他含泪握手,要知道曾经的冷小丫也就是“洛礼”,默默瞅着叶采的时候,也无端端有过一种呵护与怜爱到极致的施|虐|欲,也就是被唤醒了骨子里在网上俗称的抖S心理。

而像柳悠悠那枚高冷妹,却只给人一种很想摁在**往死里干的冲动,或许恋|足癖与长腿控患者会忘情地吸允她的修长双腿,但她往往表现不到那么娇弱无助的形象,乃至于始终给不了人一种呵护欲。

但叶采这小呆萌,她那种娇小玲珑的个头,呆萌、迷糊、苦不拉几而分外杯具的神态,给人的冲动则是极度的呵护欲,至少对柳悠悠只有纯粹上|床冲动的肖东,对叶采就是种欲罢不能的呵护欲,抱着就想将她融化,吻着就想将她吃掉……

拥有!

绝对的拥有!

同化!

完全成为他的一部分!

似乎,叶采能激起他心中的,极端占有|欲。

或许越是沉默坚强、有男人味的男人,这种冲动就越强,而娘炮一点的男人,或许就相对轻微许多,而如此看来,不论是实实在在的情感抑或临时的占有,也许人的欲|望,永远是针对他们自身。

为何欲|望永无止境,也许是人的本能渴望完美,既然思想永无止尽,那么就意味着能够窥探到的神秘而不可捉摸的存在便数不胜数,就好比男人追求与占有与之相对的女人,即是在本能的驱使下弥补由性别区别所造成的缺陷。

那部分缺陷,即是由后天所培养而无形中造成的无须争议的心理缺陷,能从针对女性的羡慕、欣赏、怜爱等心态上看出端倪,被固有思想体系培养成沉默坚强的男人性格的灵魂,同样渴望拥有女人的性格特征,即是能在受伤的时候,放声地哭泣;孤独的时候,矫情地撒娇……让情感在脸上肢体上演绎得更女性化、也就是更洒脱彻底一些,男人从小就被教导要压抑情感,摔倒了不能哭而是要站起来,要学会稳重与坚强,殊不知同时又造成了心理上的缺陷。

同理,而不论是财力、物力或是势力方面上的野心,欲|望本质,即是种生存本能的复杂性演化。

简单来说,即是知道的越多,认识到自身的缺陷便越多,从而所察觉到的危险也越多,乃至于针对弥补各方面缺陷的欲|望就会更加强烈。

女人渴望本质上的强势与魄力,因而对男人有种依靠欲,通常无须为生存奔波的女人们,自然会在日常生活中感觉无趣,进而衍生出被遗忘的孤独寂寞感,加之男人的追求,因此她们往往在恋爱中甘愿担任被动的角色;

而成熟后担任起诸多责任与负担的男人,潜意识里渴望矫情与洒脱,渴望像女人那样娇贵而轻松,因而在认识到无法弥补这部分缺陷后,往往会从骨子里毅然庇护女人,不让自己的女人受到和他们自己一样的压抑遭遇。

所有的源头,即是“性别”,演绎出种种心理状况。

因此,包括所谓的恋爱与爱慕,人们相互间所有的情感,本质上都是为了自己。

(未完待续……)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