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篮暖雾

第17章 桃井五月来袭

桃井五月来袭

尽管相田丽子的热切期望没有成真,但是长谷川悠纪的指点依然很到位,毕竟是曾经的秀德篮球队队长,他在小组配合、团队进攻与防守等方面很有见地。

诚凛和桐皇的比赛在下个星期六的上午进行,相田丽子和长谷川志穗这两位诚凛教练一致认为不能放过中间的五天时间。所以,额外增加的特训不仅要继续进行下去,还要更具针对性地把每个人的技术缺点找出来,以便让大家尽量在最短的时间内攻克难关。

与上个星期的全员一体化训练菜单略有不同,这一轮的特训加入了个人训练项目。

火神被指派去进行杠铃的平躺卧推和斜板卧推以及俯卧挺身、引体向上和直腿拉等力量训练,相田丽子另外还将一串长长的弹跳力训练菜单超值奉送给了他。

日向等人则注重速度训练。身为控球后卫的伊月最惨。由于伊月拥有旁人所不具备的好似外挂一般的鹫之眼,除了和大家步调一致的速度训练之外,长谷川志穗又为他特别准备了一项眼力训练。现在的伊月每天晚上都要抽出半个小时的时间蹲在草丛里盯着一群到处乱飞的萤火虫,判定它们接下来的飞行方向。稍有不慎,长谷川志穗的高尔夫球杆就会准确地落在他的脑袋上。

黑子大概最特殊,他既不用参与力量和弹跳力的训练,也不必额外增加速度或眼力的训练。

不过没人羡慕黑子。因为他正努力地按照长谷川悠纪给出的建议试着提高幻影投篮的命中率,才两天而已,指尖上就磨出了或大或小的水泡。

长谷川志穗用消过毒的细针挑破这些水泡,然后仔细而均匀地涂了一层药膏,再用创可贴将黑子所有的指尖全包扎了起来。

“直到比赛前,黑子学长都不可以再碰篮球了。”长谷川志穗收拾急救箱的时候如此说道。

黑子看着自己的手指,有些遗憾地说:“其实我已经快要抓住那种感觉了……”

长谷川志穗板着脸说:“不可以就是不可以。如果手指发炎了怎么办?十指连心,一定会很疼的吧?投篮讲究手感,绝对不能大意!”

黑子乖乖点头。

结果他阳奉阴违,转眼间就不见人影了。

长谷川志穗此时已经出去陪伊月进行眼力训练,留在体育馆里监督其他人训练的相田丽子最终好气又好笑地将黑子从旁边的篮球馆里抓了回来:“黑子君!你刚才不是答应小志穗不碰篮球了吗?”

黑子无辜地眨眨眼:“有吗?”

相田丽子威胁他:“敢说没有?那我这就去把小志穗喊回来。”

黑子安静且乖顺地挪到一边的跑步机旁,找了个没人使用的器械老老实实地坐下了。

相田丽子恶狠狠地瞪了黑子一眼,这才重新转过脸去继续盯着其他球员的训练。但是她刚把脸转开就忍不住在心里叹了口气。

——唉,方才小志穗给黑子君上药的时候,黑子君看她的眼神分明有点……

相田丽子又想起之前发生的一些事情,不由得要为篮球部的未来头疼了:希望小志穗和美琴不会因为黑子君而闹矛盾啊!不过,黑子君似乎还不太清楚自己身上的某些小变化。如果他能继续迷糊下去,说不定也是个不错的发展哦?

向来乐观的相田丽子得过且过地自欺欺人起来。

隔天,跑到相田体育馆来打探诚凛情报的桃井五月一眼就瞧见黑子的手指全被包得严严实实。

她心疼地捧着黑子的手,眼泪像不要钱似的往外洒:“哲君!你的手怎么啦?都包成这个样子了,一定很疼的吧?”

黑子平静地回答:“并不疼。”

日向掀起盖住脸的擦汗毛巾,小声问着正全身散发不爽气息的相田丽子:“我说……桐皇的经理怎么又来了?”

相田丽子“哦呵呵呵”了一阵,背后甚至具现出了一股股谜样的黑雾:“本小姐哪里知道她为什么会‘又来了’啊?每次比赛前都刻意跑来打探我们的最新情报也就罢了,这种炫耀身材的行为算什么?”面对桃井五月那傲人的上围,相田丽子下意识地挺了挺胸脯,“简直太可耻了!天诛!”

日向一脸不忍直视地转移了目光:“嘛……丽子你完全不用介意那些小事。嗯……我觉得你现在这样也挺好的……”

总算有所进步的日向终于懂得该当着外人的面夸奖心灵脆弱的教练了,然而他的夸奖并没有打动相田丽子。

满脸通红、不知是在恼怒还是在羞涩的相田丽子冲他大吼:“笨蛋!白痴!蠢货!去死吧!”

日向:“……”

桃井五月抱着黑子的手指痛心疾首了一会儿之后,忽然扑到黑子身上搂住了他的脖子:“哲君!你们的那位新教练去哪里了呀?听小黄说她和你长得很像,啊啊,好期待穿着女装的哲君哦!”

——那个黄濑到底是用哪只眼睛看出长谷川学妹和黑子长得像啊?!

在场的诚凛球员们纷纷以一脸吐槽不能却又不吐不快的表情艳羡地用眼刀死命戳向正享受着美人恩的黑子。

脖子上挂着桃井五月的黑子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桃井同学,这样很难受的,请你放开我好吗?另外,长谷川学妹的容貌和我没有任何相似之处,请不要在脑中天马行空地随意想象我穿女装的样子。”

——话说黑子穿女装……也许真的毫无违和感吧?

诚凛众人也开始跟着桃井五月一起无限制地扩大脑洞了。而终止了他们各种脑补的人正是刚刚结束眼力训练并回到体育馆里的伊月和长谷川志穗。

长谷川志穗一进来就注意到大家的焦点全集中于某处,但是她被走在前面的伊月挡住了大部分视线,看不见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所以她略带疑惑地问道:“学长们怎么没训练呢?”

闻风而动的黑子立即运用他得天独厚的过人技能挣开了桃井五月。

桃井五月双臂一松,有些惊讶地望着自己空荡荡的怀抱:“……诶?哲君呢?”

全程围观的诚凛部员们这回终于抓准了槽点:混蛋黑子!你这不是能躲开桐皇美女经理的飞扑吗?!那你干嘛还让人家飞扑得手?故意的吧你!

先不管诚凛众人如何默默吐槽黑子,总之桃井五月并没有因黑子的忽然消失而困惑太久。她扬起一抹灿烂的笑容,一蹦一跳地来到长谷川志穗面前。

长谷川志穗面瘫着脸,无言地瞅着她。

“哇!你就是长谷川志穗吗?果然闻名不如见面呢!”桃井五月被长谷川志穗这神似黑子的表情萌到了,“真的和哲君很像呀!好可爱!”她说着就扑了过去,打算将长谷川志穗压进自己怀里好好揉捏一番。

长谷川志穗朝斜前方迈了一小步,只微微移动了一点点而已,就成功避开了桃井五月的熊抱。

桃井五月一扑不成,转个方向调整了姿势又继续扑往长谷川志穗。

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的黑子挡在了长谷川志穗面前,拦住了桃井五月的飞扑之势:“桃井同学,请适可而止吧。”

被拒绝了的桃井五月鼓起腮帮:“哲君!你怎么可以这样嘛!”

相田丽子实在看不下去了,赶紧甩出问题:“我们这个星期六就要比赛了,你这次过来又是为了什么?”

桃井五月风情万种地顺了顺她的粉色长发,将食指抵在唇边,笑嘻嘻地说道:“我当然是——来下战书的嘛!”她跳到黑子身边,拉住了黑子的手,“我还没有放弃哲君呢!所以,这次的比赛,哲君一定要好好表现哦!”

黑子不动声色地将手抽回:“桃井同学,青峰君会生气的。”

桃井五月撅嘴:“阿大那个篮球笨蛋才不会生气!哼,只知道和他的篮球相亲相爱,要么就是盖着堀北麻衣的写真集在天台上晒太阳睡觉!最讨厌他了!巨.乳什么的……难道我不是吗?”

——喂,妹子!你刚才好像说了一些很了不得的话啊!

诚凛众人又恢复了之前那种想吐槽却又吐不出来的状态。

黑子好心地替她做了解释:“桃井同学和青峰君是青梅竹马,并且已经交往了。”

——所以你既然都和青峰交往了,还扯着黑子不撒手干嘛啊?很好玩吗?!

诚凛众人给跪了:桃井妹子的想法你永远猜不透。

黑子再次好心解释:“桃井同学的话,应该只是把我当朋友一样对待。”

半天没说一句话的长谷川志穗突然插嘴:“虽然我从小没有交过几个朋友,但是我知道朋友才不会这样抱来抱去。”

这一瞬间,长谷川志穗觉得那个在公交车上温柔地安慰了她、并对她说他们“当然是朋友”的黑子背叛了她。然而长谷川志穗不清楚自己产生这种想法的原因是什么,她只清楚自己心里不痛快了。

绕过挡在自己面前的黑子,长谷川志穗直视桃井五月,语气坚定地说道:“还有,我们诚凛才不会输。”她朝对面随手一指,点出了几个二年级的部员,“火神学长自然不必多说,河原学长和福田学长如今也是能独当一面的优秀球员,更别提仅次于伊月学长的控球后卫降旗学长了。”

被教练学妹青睐有加的降旗光树精神大振:“啊,谢谢!”

黑子默然无声地瞄了他一眼。

趁桃井五月因惊讶而暂时说不出话来的时候,长谷川志穗一口气就把宣战书拍到了她眼前:“看着吧,就算黑子学长不上场,我们诚凛也能打败你们桐皇!”

苦逼地正式开学了,虽然日更不太可能,但不管怎么说,一周肯定至少更新三章的啦!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