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篮暖雾

第18章 诚凛vs桐皇①

诚凛VS桐皇 ①

经过五天非人的折磨,诚凛与桐皇之间的对决终于要开始了,同这场比赛一起进行的还有正邦和秀德的比赛。

相田丽子在开赛前告诉诚凛众人:“虽然桐皇上个星期输给了秀德,但是青峰一直没有出场,所以这个结果并不能代表桐皇的全部实力。青峰今天会不会上场是摆在我们面前的大问题,我认为我们应当先假设青峰会出场,然后再考虑其他不确定因素。”

日向表情沉重地点点头,对她的话十分赞同:“没错,青峰的实力大家有目共睹,如今的他只会比以前水平更高,提前做好心理准备很有必要。另外,青峰还有ZONE这项利器,而我们只能借助火神的ZONE来回击,一旦沦落至此,整场比赛就无异于青峰和火神的一对一,其他人全是多余的存在。如果不想处于被动的地位,我们必须得想一个好办法。”

对手毕竟是去年全国大赛的第二名,就算诚凛上次在冬季杯的比赛中险胜了桐皇,这次也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相田丽子转向黑子:“黑子君的幻影投篮怎么样了呢?”

黑子盯着自己刚刚摊开的手掌,小声但信心十足地说道:“应该没有问题了。”

相田丽子点点头,然后又面朝长谷川志穗问道:“小志穗认为今天的比赛我们该用什么战……小志穗?”她走到长谷川志穗身后,“你在这里坐着干什么呢?”

长谷川志穗正坐在凳子上不知第几遍地重复看着桐皇与秀德的比赛录像。

感觉到背后站了个人,长谷川志穗转过脸来。

一见是相田丽子,她便有些苦恼地对相田丽子说道:“我在看比赛录像——总觉得桐皇和秀德的这场比赛打得很奇怪。先不管青峰有没有上场,那个三分球怪兽樱井良的动作明显又比之前快了很多啊!以往的他好歹还需要思考投篮的角度,可是现在的樱井良……”她的脸上并没有什么特殊表情,只是死死地盯着按下暂停键后滞留在小小屏幕上的樱井良,“……完全成型了。也就是说,樱井良那命中率高得吓人的投篮再也不需要‘思考’这种浪费时间的东西,一接到球就起跳投篮已经成为他的习惯,像吃饭睡觉一样,而且他的三分球命中率几乎达到百分之百,应该仅次于绿间真太郎——当然了,在远距离投篮方面,迄今为止还没有哪个高中生能超越秀德的翠翠学长。”

这句“翠翠学长”赢得了来自黑子的注目,不过长谷川志穗压根没看见。

日向直接傻眼:“什么?”

——喂喂不是吧?!那个爱道歉的蘑菇仔以前就够难应付的了,几天不见,他居然又进化啦?!

得分后卫日向在比赛中势必会与和他打同一个位置的樱井良对上。一想到自己还要继续防守那只道歉蘑菇仔,日向的脸色顿时就难看了好几倍。

“至于桐皇的中锋……”长谷川志穗快进了十几秒,将录像停在桐皇篮球部现任队长若松孝辅组织防守时的画面上,“他们的新球员也都表现得很好,比如那个9号,卡位意识既明确又犀利,和桐皇的队长正好形成难以突破的内线。今年的桐皇……”

土田和小金井等人同时咽了咽口水,倍感艰难地问道:“……如何?”

长谷川志穗关掉录像画面,轻声说道:“各自为战、无组织、无统筹,与去年完全一致。”

“哈啊?”

经过长谷川志穗方才对桐皇各大主力的一番肯定,大家都没料到她会在这个时候冒出这么一句不知是褒还是贬的评语。

伊月被唬得一愣一愣的:“那……桐皇到底好不好打?”

长谷川志穗刷刷几笔就在白板上画出了一个进攻示意图:“他们之所以会输给秀德,一方面可能是因为王牌没有上场,但另一方面绝对是因为他们没有明确的战术。桐皇的每个球员身上都具有鲜明的个人风格,可大多数球员只适合单打独斗。篮球并不是单纯强调个人英雄主义的运动,如果没有配合,好球员再多,放在一起也没用。”

托着下巴思考了片刻,长谷川志穗又用红色马克笔在示意图上标出了几个点:“先看这里。这是移动掩护进攻方式的示意图,以日向学长和火神学长为‘专门投篮人’,其他学长需要做的则是掩护他们,将自己定义为‘专门掩护人’。日向学长和火神学长一个负责外线投篮一个负责内线进球,要快速移动、摆脱防守、及时到位;其他学长的行动一定要隐蔽,既要帮助日向学长和火神学长摆脱防守,又不能让桐皇的人有机可乘、制造犯规。如果球由伊月学长控制,并且传球路线不理想,那么也可以由伊月学长投篮。总之,各位学长的掩护一定要到位。既然桐皇不喜欢配合,那我们就针对他们这个习惯,打破他们的一对一比赛传统!”

相田丽子和长谷川志穗一样托着下巴思考起来:“嗯、嗯……确实比较可行……不过,这里还有这里,”她也拿起马克笔在示意图上圈出了几个位置,“这几个地方需要多加注意……这样的话,似乎降旗君就不适合当首发队员了吧?”

长谷川志穗点头:“没错。”

降旗连忙表态:“我、我怎样都可以!我没关系!”

于是,按照长谷川志穗提出的战术,相田丽子对诚凛方面的首发队员又进行了细微调整。

即便如此,比赛正式开始之后,在以开启了ZONE的青峰为首的桐皇首发队员的高压进攻下,诚凛方面依然显得适应不良,被压着打了好几分。包括同样开启了ZONE的火神在内,诚凛队员的肚子里都窝着一团火气。

桃井五月笑眯眯地看着坐在对面的长谷川志穗和相田丽子,一脸志得意满地以宣战般的口吻小声说道:“早就猜到你们会用这种战术了呢,嘻嘻嘻。”

不必听桃井五月说话的内容,更不必费神去分析她的口型,长谷川志穗也能明白对方在得意些什么。她紧紧握住手里的圆珠笔,目不转睛地盯着场上正因为被青峰挡住了去路而无计可施的火神,低声问着身边的相田丽子:“丽子学姐,要不要先喊个暂停?”

相田丽子咬着嘴唇思考了很久才艰难地说道:“……不,再等等。”

长距离、大范围、多掩护的移动接球投篮进攻方式需要时间和机会方可见效。虽然长谷川志穗明白这个道理,但她现在最害怕的是比分拉开差距后,队员们的信心会遭到巨大打击。

第一小节快结束的时候,情况有所好转,诚凛的配合总算逐渐找到了状态。歪了歪脖子的日向手感奇佳,连续投进两个三分球,为诚凛扳回六分。

短暂的休息过后,诚凛没有更换球员,继续以首发队员的阵容进入第二小节的比赛。

如此大胆的打法让前来观战的其他学校的队员们也惊讶了。

黄濑钦佩不已地感叹道:“哇,诚凛的教练好有魄力!居然到现在还不让小黑子上场?敢在强大的对手和落后的比分面前扣住王牌不放的教练,我还是第一次碰到呢!”

第二小节刚一开始,日向就凭他的拿手好戏后撤步跳投“不可侵犯的投篮”先得了三分。

脸色大变的樱井良很快就还以颜色,回击了诚凛一个三分球。

迅速得手的樱井良在回防时从日向身边跑过,耷拉着眼皮对日向说了一句话:“我才是最强的神射手,我才不会输给你这样的眼镜仔。”

日向蓦然黑化:“可恶的道歉蘑菇仔!如今的后辈一个两个的都这么嚣张吗?”

接下来就是日向和樱井互飚黑化值的时刻了。这两人一球接一球地比着投三分,使第二小节变成了一场三分球大混战。

不过,继第一小节之后,第二小节的情况依然不容乐观,诚凛方面在一次死球时申请了换人。

但换上场的不是黑子,而是土田这个三年级的篮板球好手。

诚凛与桐皇之间的分差已经快扩大到两位数了,左等右等就是等不着黑子上场的黄濑不禁有些替诚凛着急:“不是吧?已经到这个时候了,他们还这么沉得住气吗?该不会是打算放弃了?”

连桃井五月也诧异了起来,并且她的想法与黄濑大同小异:“诚凛想放弃这场比赛?”

从这次循环赛的胜负状况看,一直保持全胜纪录的诚凛就算输掉了这场比赛,也能稳稳地将全国大赛的入场券收入囊中,因此黄濑和桃井五月才会作此猜测。

桐皇的教练原泽克德却不赞成桃井五月的观点,他认为诚凛留了一手:“不,他们不会轻易放弃比赛——诚凛必然还有后招。”

就在同一时间,坐了将近两个小节板凳的黑子也有些按捺不住地活动起腿脚来。他双眼微眯,一瞬不瞬地观察着场上的动向,专心致志地思考着应对桐皇的最佳策略。

相田丽子早就发现了黑子的异常。她以手肘轻轻碰了碰身边坐着的长谷川志穗:“小志穗,是时候让黑子君上场了。”

闻言,黑子无声地看向两位教练,眼中露出一丝期待。

刚刚被换下场没多久的小金井还以为是长谷川志穗不许黑子上场,于是他稀里糊涂地就加入了劝说的行列:“虽然我明白长谷川学妹不想向桐皇的经理低头,但是……那时候你对她说的应该只是气话吧?你该不会真的不打算让黑子出场吧?再不把黑子换上去,我们可真没戏了啦!”

长谷川志穗说:“安心,好戏还在后面。如果我们只想与桐皇打个平手,有火神学长就足够;如果我们想赢过桐皇,黑子学长绝对是必不可少的。何况……”她侧头示意黑子可以准备上场了,“并非我与桐皇的经理赌气,而是黑子学长确实不需要提前露面。好钢用在刀刃上,黑子学长就是我们诚凛的杀手锏,不到关键时刻,怎么可以随便使出?”

黑子瞅着长谷川志穗,语调没有半点起伏地说:“原来长谷川学妹这么看好我——所以我必须要好好努力才能回报学妹对我的重视呢。”

长谷川志穗笑笑:“难得遇到像黑子学长这样的特殊类型球员,不放在最关键的位置很浪费。”

眼看第二小节即将结束,相田丽子果断地喊了一次暂停,就此把上半场的暂停次数用完。在简单地强调了几件需要注意的事情之后,诚凛方面再次换人。

摩拳擦掌已久的黑子终于得到了上场的机会。

青峰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白牙:“总算来了啊,你这家伙!”

大家都开学了,留言锐减,没有人来和我玩耍聊天,我寂寞得像兔子一样……

萧艺染扔了一颗地雷,谢谢亲爱的~~~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