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篮暖雾

第25章 一对一

第25章一对一

不知相田丽子是不是故意在选择住处的时候找了一家带有篮球场的旅馆,总之这家旅馆后院里的小型篮球场给人的感觉还不错,水泥地面冲刷得十分干净,周围的草木也修理得很平整。

长谷川志穗刚住进房间就先把明天要派上大用场的校服给洗了。现在的她正穿着一身运动装,也不用再回房间去换衣服,直接跟着黑子走到了篮球场。

不清楚黑子为什么忽然想和长谷川志穗一对一的火神也好奇地尾随着他们出来了。

黑子脱下罩在t恤外面的短袖衬衫,随手扔给身后的火神。

在夏季炙热的阳光照射下,黑子仿佛感觉不到酷暑为何物。他以相当沉着冷静的语调对长谷川志穗说:“我进攻,学妹防守。请学妹仔细看清我的每一个动作,如果有破绽的话,务必及时指出。”

听到这里,长谷川志穗总算明白黑子想做什么了。

于是她点点头:“好的。学长请放心,我知道我该怎么办了。”

火神也明白过来了:“黑子,你又练出新招数啦?”

虽然火神不知道黑子又偷偷修炼了什么逆天的新招式,但他知道每次黑子打算放出新招的时候都会先找人一对一,试试新招的威力如何。

黑子说:“并不是新招,只能算改进。因为长谷川学妹的观察力很强,所以才希望学妹能帮我找找不足之处。”

火神一拍黑子的肩膀:“好样的,帮我把上次一对一时输给长谷川的仇报回来吧!”

长谷川志穗摆出一张面瘫脸:“火神学长记性真好。”

黑子神补刀:“可惜背书的时候不管用。”

被这两只默契十足的芝麻包联手鄙视了的火神顿觉自己身受重伤:“你们太可恶了啊啊啊!”

黑子明目张胆地无视了火神的怒气,淡定无比地对长谷川志穗说道:“火神君正自我厌弃中,我们不必为他担忧,相信他很快就会恢复过来的。总之,我们先开始吧。”

长谷川志穗活动活动腿脚、原地蹦跳了几下:“没问题,开始吧。”

火神悲愤大吼:“喂喂!你们不要忽略我的存在啊!”

撇开火神这个多余人不提,黑子和长谷川志穗各自按攻防位置站好。长谷川志已经将头发用皮筋简单地扎了起来,认真地盯着黑子的每一个动作。

黑子运球的节奏感并不强,甚至可以说是漏洞百出、破绽众多。然而长谷川志穗却皱着眉头,片刻不敢松懈。在长谷川志穗的盯视中,黑子举步向前,只微微挪动了一下便好似已经将她甩开。而在旁观者火神看来,黑子的身影简直快如鬼魅,几乎瞬间就闪过了作为防守方的长谷川志穗。

——这个和黑子以前用过的“消失的运球”似乎不太一样了?

不敢出声打扰他们的火神只得在心中为黑子喝彩,然后他瞪大眼睛、屏住呼吸,紧张地等待着黑子的上篮。

长谷川志穗的反应速度也不慢。

眼看黑子即将完全避开她的防守范围,她及时后退半步,巧妙地卡在黑子前进的道路上,试图逼迫他不得不改变进攻方向。

可黑子竟然不躲不避,迎头就冲了过去,再次发动“消失的运球”。

长谷川志穗微惊,连忙转身挡住黑子。

正当火神笃定黑子必然能冲破防守的时候,长谷川志穗的发丝因为她突然转身的动作而扬起。她柔软的发梢扫过黑子的脸,带起一阵果味洗发水的香气。这股香气笼罩住了黑子,使他心神一恍,手里的篮球立即失去控制落到地上,骨碌碌地滚出了边线。

火神泄气:“明明只差一点……”想起去年某次与黑子一对一时发生的囧事,火神觉得自己好像找到了黑子失手的理由,“黑子!你的篮球是不是又磨坏了?换个新球试试?”

黑子的目光落在已经停止滚动的篮球上,听到火神的建议,他低声回答道:“其实我用的就是新球……”

火神不解:“那你怎么又把球运丢了啊?”

长谷川志穗接过火神的话尾说道:“因为黑子学长不够专心。可能我是女生的缘故,黑子学长有些迟疑。为防止这种情况再出现,这回要不要换火神学长过来试试?”

黑子摇头:“抱歉,刚才稍微愣了一下神。前几天,经过悠纪先生的教导,我改良了这个运球,对幻影投篮的细节也加强了不少。学妹若想帮我,必须和我一对一才行,旁观的效果和直接参与其中的效果是完全不同的。”

长谷川志穗点头表示明白:“既然学长坚持,那我们就再来一次。”

“嗯。”

黑子捡起篮球,重新面对长谷川志穗。两人没有变换攻防,依然是黑子进攻、长谷川志穗防守。

这次,黑子顺利突破防守、带球冲入禁区。

篮球穿过篮筐,发出“刷”的一声轻响——他居然投出了空心球。

火神兴奋地叫嚷道:“好球!”

长谷川志穗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太好了,黑子学长最近的投篮命中率一直都很稳定,再配合改良版消失的运球,战胜阳泉的可能性又提高了很多啊!”

火神不禁替黑子高兴起来:“所以黑子以后可以作为普通球员上场了吗?”

“并不是。”长谷川志穗一口否定了火神的乐观猜测,“虽然黑子学长在球场上没有固定位置,但他应该属于控球后卫的范畴。如果一个控球后卫的投篮命中率还不到百分之五十,那他必然不能独当一面,只能配合队友展开进攻。换言之,黑子学长如今的投篮命中率还不足以让他马上摆脱‘专业传球员’的光荣称号。”

长谷川志穗这盆冷水浇得火神透心凉:“……真的假的啊……”

被学妹誉为“专业传球员”的黑子平静地说道:“应该是真的。”

“因此黑子学长明天的主要任务仍旧是传球和助攻。”长谷川志穗走到火神面前,从他手中抽走黑子的短袖衬衫,挂在自己的臂弯里,“火神学长,现在轮到你和黑子学长一对一了。”

“诶?我?”火神反手指着自己的鼻子,“为什么是我?黑子那家伙不是说只有你亲自和他一对一才能看出症结所在吗?”

长谷川志穗推他:“快去。”

火神“哦”了一声,然后跑过去和黑子对峙。

长谷川志穗在他背后补充道:“这次是黑子学长防守。”

火神不明白长谷川志穗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只好按照她的要求从黑子手中接过篮球,摆出了准备进攻的架势。

结果火神仅用了一招急停加速就甩开了黑子的防守。

长谷川志穗抱着黑子的衬衫,默默地思考了一会儿之后才对黑子说道:“学长进攻时,左脚的变向幅度好像有点偏大,一般球员可能看不出来,一旦有哪个细心对手抓住了这点,那他就能轻松预知学长的进攻路线了。另外,学长的防守动作有些多余,经常是对方都准备运球切入了,你还在四处观察附近有无队友。在没有最佳传球路径的情况下,我认为黑子学长最先想到的应该是抄球。你不能把自己单纯地定义为传球员,而要试着‘唯我独尊’一次。刚才火神学长急停加速的时候,黑子学长本来能打乱他的进攻节奏,可惜错失良机,让火神学长突破成功。”

黑子瞥了眼刚才突破成功后还热血过度地灌篮了的火神。

后者的脊背忽然泛起一阵凉意:“怎么了?”

“没什么。”黑子捡起篮球,“火神君,从现在开始到晚饭前的这段时间里,能请你陪我继续练习带球过人和投篮吗?”

火神说:“没问题!”

——反正也就不到两个小时的训练而已,肯定没问题。

本着助人为乐的人道主义精神,火神相当爽快地一口答应了黑子的请求。

当天晚上,诚凛众人聚集在一张长桌边吃晚饭,相田丽子发现火神身上有不对劲的地方:“火神君,你饭量减小了?只吃一碗能饱吗?”

——这不科学啊!

相田丽子才不相信火神能幡然醒悟、不再做诚凛的大胃王了。

捧着饭碗的火神有气无力地说道:“每次都被黑子那家伙突破防守的感觉太糟糕了……我今晚先少吃一点,明早再补充能量吧。”

日向囧囧有神地指着他那满满一海碗的米饭:“你这还叫‘少吃一点’吗?!”

火神:“……”

晚上十点多的时候,正坐在窗前的桌子边认真研究阳泉最新资料的长谷川志穗听到有人轻轻地敲着窗户玻璃。她推开窗户定睛一看,发现这个人是黑子。

站在旅馆一楼外面走道上的黑子平视着长谷川志穗:“不要熬夜,熬夜对身体不好。”

长谷川志穗笑着反问他:“那黑子学长怎么还没睡呢?”

黑子语气可疑地停顿了一下:“……练球。”

“既然这样,请黑子学长也早点休息吧。”长谷川志穗一手扶着窗框,一手冲黑子挥了挥,“晚安啦,黑子学长。”

“晚安。”

黑子也朝她挥挥手,随后就离开了。

最晚进屋的相田丽子正在浴室里洗着澡,房间内只剩长谷川志穗和结城美琴。因为长谷川志穗完全没有要躲避任何人的意思,所以她和黑子的对话一字不落地全都灌进了结城美琴的耳朵。

“大晚上的开窗户,你就不怕进蚊子吗?”结城美琴气呼呼地掀起空调被捂住自己的脑袋,“我真烦你这种傻帽!”

——傻到根本看不出黑子对你到底有多特别!

结城美琴越想越觉自己输得委屈,险些闷在被子里哭起来。

长谷川志穗连忙道歉:“对不起,我忘了。”

结城美琴更想哭了:“……谁、谁要你说对不起了啊!给我嚣张一点啊,可恶的胜利者!我最讨厌你这种莫名其妙的人了!”

——其实,学姐才是最莫名其妙的那个人吧?

长谷川志穗默默地坐回桌边,继续看她的资料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本章已完。,.黑子君不是为了炫技,而是为了让小志穗帮他找找缺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