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篮暖雾

第26章 扭曲的审美

第26章扭曲的审美

第二天一早,长谷川志穗刚过六点就醒了。

窗外晨曦微露,她呆呆地盯着被晨光照得半透明的窗帘看了一会儿,然后翻了个身,却发现睡在旁边**的相田丽子也睁着眼睛。面对面的两人视线一碰,此心知肚明地轻笑起来。

相田丽子小声问道:“睡不着啦?”

长谷川志穗小声回答:“我觉得我可能有点认床,一个晚上都没睡好,总是有心事。才翻了几个身就突然被外面的鸟叫声惊醒了。”

相田丽子说:“不是认床,应该是紧张吧。我都经历过那么多场比赛了,到现在还忍不住要紧张呢,每到赛前就睡不着,熬夜看资料是常有的事,以后你也会习惯的。”

长谷川志穗说:“真的,我昨晚……”

她一句话还没说完,睡在最里面那张**的结城美琴就抱着被子坐了起来:“哈,我以为只有我一个人睡不着,还不敢翻身,怕弄出动静惊醒你们——结果你们和我一样啊!这下可好了,我看我们也别躺在**装模作样了,干脆都起床,共同商量商量今天该怎么对付阳泉吧!”

“好的。”

“可以呀!”

结城美琴的号召得到了另外两位姑娘的响应。三人梳洗完毕、换上衣服,随后长谷川志穗拉开窗帘。太阳已经升起,窗外明亮的阳光一下子就盈满了整个房间。

比赛在上午十点开始。旅馆距赛场很近,步行五分钟就能抵达体育馆,所以诚凛众人打算到九点再出发。

长谷川志穗昨天下午特意把校服洗得干干净净、熨得平平整整,并且还一丝不苟地挂在了床边的衣架上。八点半,她换上这身干净平整的校服。对着镜子扎马尾的时候,她梳起来又放下去,放下去再重新梳起来,重复绑了两三遍才算勉强满意。在仔细地用两枚发卡分别夹住两侧的额发之后,她甩了甩马尾辫,左右来回观察了一下,以确定自己的形象有无问题。

一切准备就绪,长谷川志穗帮同样把头发梳了若干次的相田丽子选好戴发卡的位置。打扮完毕的两人走出洗手间,却见结城美琴正举着小镜子在化妆。

相田丽子对化妆没研究,长谷川志穗的化妆水平也很差。结城美琴一面念叨着“女孩子在上战场前怎么可以不化妆呢”,一面强行将两人按坐在床边,为她们简单地化了个淡妆。

三个女孩子同时出现的时候,男生们全看直了眼。

日向结巴起来:“丽、丽子你……你……”

相田丽子额角冒出几个十字路口,一拳揍在日向肚子上:“我只是化妆了而已!不许说难看!不许说不合适!”

“嘶!”惨遭毒打的日向倒吸一口凉气,觉得自己特无辜,“我只是想说丽子你变漂亮了,没有别的意思啊!”

“……啊?”相田丽子的脸一下子就红透了,“对、对不起!那个……我真变漂亮啦?”

日向无奈地捂着肚子:“废话啦!我骗你有意思吗?”

“诶嘿!”得到肯定的相田丽子忍不住又一拳捶往日向,“日向君,讨厌啦!”

——教练你好少女!我们的鸡皮疙瘩都掉满地了!

诚凛队员们目露怜悯地向队长大人默哀:看起来后面那拳不比前面那拳轻多少,日向队长您辛苦了,不管对教练的新形象是贬低还是褒扬,您都是可悲的挨揍命啊……

站在长谷川志穗身旁的降旗也微微脸红地夸奖道:“学妹今天很有精神。”

火神打了个哈欠,眼角眨出一颗困顿的泪珠:“啊哈……我说长谷川,没想到你稍微打扮一下也能入伍美女行列嘛!不错不错!以后别把自己弄得像熊猫似的了,每天挂着俩黑眼圈像话吗?你可是女生耶,哪有女生不注重仪表的?”

长谷川志穗刚想反驳火神,黑子的肘击就重出江湖,狠狠地砸往火神的胃部,差点把火神早上吃的饭给捣出来。

“火神君,你太失礼了。”黑子教育起火神,“长谷川学妹是为了我们才熬夜的,怎么可以说她像熊猫?而且长谷川学妹就算不化妆也很好看,火神君,你该配副眼镜了吧。”

——不,黑子君,你才是那个该配眼镜的家伙!

在看到结城美琴的容颜后,男生们在脑中对比了长谷川志穗和桃井五月之间的差距,又实际对比了长谷川志穗和结城美琴之间的差距。凭良心说,上妆的长谷川志穗最多能和素颜的桃井五月战个平手,更别提精心妆扮过的诚凛之花结城美琴了。

——所以你到底是如何顶着结城经理的美貌昧着良心先夸长谷川学妹好看的啊?!

诚凛的单身汉们为黑子那扭曲了的审美观感到无比拙计。

待全员集合之后,日向一声“出发”便带动了全队的士气。养精蓄锐了整整一个晚上的诚凛众人浩浩荡荡地朝着体育馆前进。

由此,诚凛开启了他们的全国大赛之旅。

诚凛第一场比赛的对手是阳泉。在阳泉升级版的“绝对防御”下,诚凛杀出一条血路,再次打败了队员平均身高超过一米九的阳泉,获得了决定性的胜利。

双方列队敬礼后,阳泉那位以分析数据为基础、据说可以预测到比赛发展的教练荒木雅子走到长谷川志穗面前:“你就是长谷川莲一的妹妹?”

长谷川志穗起身回答:“我是长谷川志穗。”

“很好,我记住你了。”曾经是国家队成员之一的荒木雅子冷冷地直视着她,“冬季杯上我们两个再一决胜负吧!”

“您错了,不是我们‘两个’。”长谷川志穗既不输人也不输阵,态度强硬地说道:“而是我们诚凛和你们阳泉。并且,不管再比多少次,我都对我们诚凛的实力有信心。”

荒木雅子被长谷川志穗反驳,语气愈发冰冷起来:“小姑娘,大话不要说得太早。你们诚凛的路还长着呢,指不定就在哪场比赛里品尝到失败的滋味了。”

长谷川志穗微笑回击:“那种滋味,荒木教练所带领的阳泉不是已经品尝到了吗?”

荒木雅子走后,相田丽子对长谷川志穗说:“真亏你能抵得住。听我爸爸说,阳泉的荒木教练在进国家队前可是个有名的不良少女呢。”

长谷川志穗笑笑:“她和我大哥关系不错,至少看在我大哥的面子上也不会太为难我的。”

携着首战告捷的这股冲劲,诚凛后面的几场比赛都打得相对轻松了许多,在淘汰赛中又刷下了另外几支球队,顺利闯进四强。

全国大赛第四个比赛日的下午,诚凛暂时休息,大家一致决定去体育馆围观洛山和桐皇之间的比赛——这场比赛将最终确定四强阵容。

到目前为止,全国大赛的四强已经产生三个:诚凛、秀德以及海常。

长谷川志穗因家中临时有事而坐地铁回了东京一趟,没赶上桐皇与洛山的比赛。等她当天晚上从东京回归、坐在旅馆的房间里观看比赛录像时,她斩钉截铁地断言道:“桐皇必输无疑。”

相田丽子问她:“你怎么猜到的?”

“不是猜,而是两队的分差实在拉得太大,桐皇有心得分却无力回天。”长谷川志穗叹气,“虽然我料到桐皇会输给洛山了,但是——三十多分啊,简直不敢想象!就算我们再和桐皇比一场,我也不敢夸下海口说我们能达成甩开对手三十分这样的壮举,真不愧是王者洛山。”

相田丽子也跟着她一起叹气:“是啊,总觉得我们今年有点……”

长谷川志穗说:“如果不出意外,下一场我们就要和洛山对上了吧?”

相田丽子说:“没错,比赛时间定在明天下午。这场比赛的录像一共有两份,我已经先让他们去研究了,你有什么想法吗?”

长谷川志穗摇摇头:“本来我有很多想法,可是看完录像之后,我的想法全都变成废品了。至于明天下午……我们现在再来讨论一下应对策略!哪怕洛山再强,我们诚凛也不能就此听天由命、失去斗志。办法都是人想出来的,我们要快点找到解决方案。”

刚洗完澡的结城美琴听到了长谷川志穗的话,一边用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忿忿不平地用鼻子哼气:“哼!我跟你们说,明天我们一定要打败洛山!”

长谷川志穗和相田丽子互看一眼,都不明白结城美琴对洛山的嫌恶从何而来。

第二天下午,长谷川志穗在首次直面洛山篮球队主力队员的同时还看到了一个眼熟的女生。这个女生就坐在洛山观众席第一排的正中央,那是最接近洛山板凳区的地方。

这是长谷川志穗第一次亲眼见到二哥暗恋的女生。

长谷川悠纪的钱包里夹着这个女生的一张照片。某次长谷川志穗无意中扫了一眼,感觉这个女生挺普通,只是气质与众不同了些而已,相貌上并无特别之处。

——完全不值得二哥为她伤心难过嘛!再说了,她凭什么拒绝二哥?二哥哪里不好?

长谷川志穗忍不住想替自家二哥鸣不平了。

觉察到长谷川志穗的异样,一直立于她身旁的黑子低声提醒她:“学妹?”

长谷川志穗回神:“……嗯。”她决定向也许知情的黑子打听一下,“黑子学长认识对面那个正和赤司学长说话的女生吗?”

黑子顺着她的提示看过去:“哦,那是朝日奈崎同学。我记得初中时,她好像和赤司君同班了三年,应该是赤司君的女朋友吧。学妹不认识她吗?她曾经是我们这一届的帝光执行委员长。”

不知出于什么考量,黑子特意在“赤司君的女朋友”这句话上加强了语气。

“……不认识。”长谷川志穗试图从记忆中挖掘出“帝光执行委员长”这号人物,但未果,“我向来不关心这些小事。谁是执行委员长和我有什么关系?”

帝光中学以强者为尊,因此,超级天才长谷川志穗在中学时代便依靠其优秀的成绩为自己赢得了不必参加任何社团活动的特殊待遇,不认识帝光的执行委员长也纯属正常。

黑子微笑:“确实。那么学妹现在为什么又关注她了?”

——难道是因为她和赤司君走得近?

“因为她就是那个让我二哥初恋失败的女生。”长谷川志穗双手握拳,“哼,我们诚凛今天绝对要打败我二哥的情敌!”

这答案超出了黑子的想象:“……原来如此。”

——所以朝日奈同学就是悠纪先生暗恋的女生吗?这也难怪悠纪先生会败在赤司君手下了。有时候,两个人相识时间的长短很重要,悠纪先生可以说是彻底输在起跑线上了。

黑子默默地在心中为长谷川悠纪点了一根红彤彤的蜡烛:悠纪先生大概这一辈子都无法追回他的初恋了。

听到长谷川志穗的话之后,相田丽子也满怀雄心地鼓励着诚凛的首发队员们:“没错!正如小志穗所言,我们诚凛今天一定要打败洛山!”

坐在诚凛后面的观众席上的结城美琴则小声嘀咕着:“可恶的赤司!我们诚凛绝对要打败你这个敢让小崎受委屈的混蛋!”

一一从某种意义上讲,诚凛的教练们和经理人志同道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