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篮暖雾

第28章 败北的滋味

第28章 败北的滋味

比赛进入第二小节后,洛山的进攻方式又有了新的调整。进攻的起点仍然是队长赤司,但传球的路径却变化很大,并且最后负责得分的球员也不再局限于外线的实渕和内线的根武谷了。

一旦掌握在赤司手中的传球路径朝多元化发展,诚凛的防守便显得越来越捉襟见肘。

其实诚凛的防守力本就弱于攻击力,再加上诚凛队员的身高是个致命伤,内线缺少足以威胁到根武谷的力量型球员。水户部不慎受伤,需要休养一下,代他上场的是同为中锋的福田。连水户部都无法从根武谷手里讨着半分好处,福田也不会强到哪里去。火神既要负责得分,又要负责缓解赤司带给诚凛的威胁,很难再兼顾篮下的防守。

篮板球难抢的现状令诚凛不得不暂时放弃内线进攻这条道路。

这个时候,外线神射手日向的存在就尤为重要了。

不过,洛山也有一位著名的神射手,那就是无冠的五将之一、外号“夜叉”的实渕玲央。实渕拥有名为“天”、“地”和“虚空”的三种必杀技,随便哪一种都能让人吃不了兜着走,而同时掌握了三种的实渕临场应对能力十分高,让人无法准确预测他会在下一秒使用哪个必杀技绝杀诚凛的篮筐。

日向在上次的冬季杯决赛时破解过实渕的三种必杀技,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实渕的技巧比以前更加精湛了。

结果,诚凛和洛山的得分后卫拼起三分球,谁也不甘示弱。

又一次进入zone状态的火神主动揽下对抗赤司的重任。为防止赤司将球传给洛山的5号,火神的精神高度集中在赤司身上,把防御圈扩到最大,像只野生的老虎一般守着专属于己方的地盘。

赤司在火神的防御圈外围思考了两秒,然后把球传给了三分线外的实渕。

日向果断起跳拦截。

眼看日向即将拦截成功,谁知实渕竟然虚晃一枪,持球的手在半空中方向一转,将篮球又传回了赤司手里:“小征,机会。”

“火神!”日向大声喊着火神的名字,提醒火神注意赤司接下来的动作,“守住啊!”

火神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赤司。

在火神的虎视眈眈之下,赤司一时间也找不到最便捷的进攻路线。他余光瞥到洛山5号已经顺利就位,所以便把篮球随手一抛,传给了看似无人盯防的5号。

这回换火神喊人了:“黑子——!”

黑子应声而出,从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斜插过来,在对方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及时护球的情况下,一个箭步冲向洛山5号的身侧,自对方肩头将球拍落。

赤司有些惊讶,但他却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黑子实现了抢断。

黑子抢断成功后,诚凛与洛山之间的攻防立即转换,他以改良版“消失的运球”轻松闪过第一时间补位防守的叶山,接着又与日向配合,两人直线快攻,瞬间就跑到了前场。

实渕回防,阻断了日向的去路。

然而黑子不为所动地继续朝篮下前进。实渕被日向绊住,抽不出精力去防守黑子,只得分神喊叶山:“小心他的幻影投篮!”

不必实渕出声,叶山也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他和洛山5号采取了双人包夹,打算断绝黑子进球的机会。不料黑子转手一推,把篮球推向不知何时切入洛山篮下的火神。

火神怒吼着扣篮得分,诚凛和洛山之间的分差再度缩小,快要拉近到十分以内了。

——反击达成!

长谷川志穗无声地挥舞了一下拳头,然后两手圈成喇叭状放在嘴旁,开心地对从她面前跑过去的黑子和火神大声说道:“学长加油!”

相田丽子和其他板凳球员也都很兴奋。

可是洛山的回击来得更快,才不到半分钟的时间,他们就又组织了一次进攻,叶山在三分线外投出了一颗三分球,迅速补上刚才火神砍下的那两分,而且还超额附赠一分。

比分重新拉开。

诚凛众人脸上的笑意渐渐消失,而负责助攻的赤司却表情淡漠至极,仿佛那个掐熄了诚凛反击热情之火的人并不是他。

场外,亲眼目睹了赤司所作所为的黄濑叹了口气:“篮球什么的,难道不该是一种能让大家快乐的运动吗?为什么小赤司总能把一件轻松愉悦的事情变成惊悚恐怖的事情呢?比起小赤司,我果然还是更喜欢和小黑子一起打球。”

已然顺利晋级全国大赛决赛的海常众人心道:你喜欢,我们不喜欢!海常去年输给诚凛的次数还不够多吗?逢赛比输,都快把教练气得心脏病发作了啊,你个笨蛋!

与黄濑恰好相反的是绿间,他认为自己和黑子完全处不来:“比起黑子那家伙,我宁可和赤司一对一。”

由于在上午的准决赛中,秀德输给了海常,因此下午诚凛和洛山的比赛结果将直接决定秀德接下来要与哪支球队争夺第三。

秀德观战团坐在洛山后面的观众席上,一抬头就能看到对面诚凛的板凳区。绿间每次抬头,眼睛里就多出一个让他深恶痛绝的诚凛教练,到最后索性只盯着场上的球员,不再到处乱挪视线。

一听绿间那怨念深重的念叨,坐他身边的高尾笑哈哈地问道:“难得听小真如此发自内心地夸奖某个人呢!我说小真,你把我们去年在冬季杯上输给洛山的仇忘了吗?那个赤司可拒绝了你的‘友谊之手’哦!”

“高尾,闭嘴。”绿间推了推眼镜,用一脸不耐烦的表情掩饰着自己内心的郁闷,“我才没有向赤司那家伙伸出过‘友谊之手’,别乱说话!”

高尾敷衍般地说道:“是、是,你没有……”他无意中转了一下头,发现绿间的耳朵根已经红透了,“……噗!小真,你就是这点最可爱。明明死活不肯承认自己欣赏人家,却特意买了门票;明明是专程跑过来看洛山和诚凛的比赛,还对我说什么‘我只是顺路走到这里才勉为其难地陪你们看一场无聊透顶的比赛’?哈哈哈哈,你这个大傲娇!”

绿间老羞成怒:“闭嘴!好好看你的比赛吧!”

高尾又“扑哧扑哧”了好几声才收起笑容,重新把注意力放在球场上。

这一看不要紧,高尾顿时震撼了:“什么?这才多大一会儿功夫,诚凛就落后十七分啦?!这怎么回事啊?刚才发生了神马?!”

虽然黑子变换自如的传球路线确实给洛山带来了不小的麻烦,对洛山5号球员这个新型“幻之第六人”的封杀也相当到位,可是洛山的整体水平高于诚凛,这是不争的事实。

去年诚凛有木吉,还能和洛山在冬季杯的最终决赛中拼得死去活来;今年木吉不能上场,诚凛等于损失了一员大将。哪怕诚凛的队员们都有了长足的进步,但洛山的队员又何尝没在这半年中加强自身的训练?进步神速并非诚凛的专利,洛山也能做到。

第二小节结束后,比赛进入中场休息阶段。

诚凛休息室里一片低迷,满身汗水的队员们都低着头,谁也不想吭声。

相田丽子对大家说道:“我们要放手一搏,无论成败都不能带着遗憾离开赛场。好了,下半场黑子君先休息,换小金井君上场。火神君,还记得我之前告诫你的话吗?你不能再这么拼命了,你的体力消耗过大,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下去了吧?”

火神强打精神:“教练,我可以坚持到最后!”

相田丽子拗不过火神,只得同意。

与相田丽子不同,长谷川志穗什么都没说,默默地坐在椅子上翻看资料。尽管她的表情看起来平静无波,好似诚凛已然胜利在望,但从她那不停翻阅自己刚刚收集来的资料、试图从中找出洛山弱点的举动上可以发现,她内心的焦急程度已经快要爆表了。

十五分钟的中场休息时间似乎很漫长,让每一位诚凛队员都感受到了压抑与煎熬。这十五分钟似乎又很短,当下半场比赛即将开始的时候,他们甚至还没想出最佳应对措施。

见全队士气不振,日向拍拍脸,大声说道:“不要有后顾之忧!跟洛山拼了!”

诚凛的队员们同时响应:“是!”

受日向的影响,下半场的比赛诚凛表现得十分出色。

火神神勇无比地将他的zone贯穿整个第三小节,状态好得惊人。黑子也在第三小节的后半段加入战斗行列,同队友们默契配合数次,竟然将分数渐渐追平了。

可惜从第四小节开始,火神的速度和力度明显下降许多。

小金井担忧地看着场上刚被赤司抢断一球的火神:“火神君怎么啦?”

长谷川志穗嗓音不稳地说道:“他……火神学长开启zone的时间过长。说实话,先前进行的体能特训居然可以在他身上发挥出这么大的作用,我已经很惊讶了……但依然远远不够。zone是一个会大量耗费球员的体力和意志力的技能,火神学长现在……”她目露挣扎地看向相田丽子,“丽子学姐,我们要不要把火神学长换下来?他早就超过自身极限了啊!”

相田丽子闭闭眼,把心一横:“小志穗,准备换人。”

没过一会儿,火神被长谷川志穗含泪换下了场。

在比赛只剩半分钟的关键时刻,黑子的幻影投篮失误,没有命中篮筐。负责抢篮板球的土田孤注一掷、拼尽全力,终于盖过根武谷。在将篮球夺下之后,他把球从内线传给伊月。

伊月接球,却瞬间被赤司盯上。眼看寄希望于队友的掩护已经来不及了,伊月在匆忙间又将篮球传给了正和实渕抗争着的日向。

实渕的防守过紧,日向极力地寻找突破口,等他好不容易抓住实渕的疏忽、起身跳投的时候,沉甸甸的篮球还没来得及完全出手,终场的哨声就被裁判员吹响了。

诚凛以两分之差惜败,登顶全国大赛的梦想就此破灭。

自责不已的日向愤恨地捶打着地面:“如果我能投中……如果那个球能投中……”

——我们输了。

这个认知令相田丽子落了满腮的泪水。

现场每一个诚凛球员的表情都很差,有些男生甚至开始擤鼻涕、擦眼泪,将“男儿有泪不轻弹”这句话彻底抛在脑后。

长谷川志穗的脸色一直很糟,憋了半天,终于憋不住了,“哇”地一声大哭起来。她跟个孩子似的哭得既伤心又可怜,引得旁边许多外校男生同情心泛滥,想把她抱进怀里好好安抚一番。

黑子悄然无声地走下赛场,两眼有些湿润。

他将自己放在板凳上的队服外套展开,轻轻地盖在长谷川志穗的脑袋上,遮住了她的脸,同时也为她挡住了所有或怜悯或觊觎的视线。

然后,黑子嗓音微哑地对长谷川志穗说:“不要让别人看到你的眼泪,那是心的败北。”

“眼泪是心的败北”这句话化用了漫画第七卷的卷首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