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篮暖雾

第29章 孩子气

第29章孩子气

长谷川志穗哭了很久。

直到双方球员列队敬礼完毕,脑袋上还蒙着诚凛队服外套的长谷川志穗仍然在掉金豆豆,连已经擦干净眼泪的相田丽子都劝不住她,只得叹息不已地任由她固执地站在场外继续抽噎不休。

木吉从没见过哪个女生能哭成这样:“丽子,小志穗好像不愿意走啊,怎么办?”

相田丽子说:“我也没办法。被她哭得我……呜,我又想哭了怎么办?!呜呜呜呜……”

日向长叹:“我说你们一个两个的都怎么啦?本来我们刚输掉比赛,心情挺糟,结果你们哭啊哭的,让我忽然想起闯进四强应该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吧?所以你们到底在哭些什么?”他揉揉相田丽子的短发,“好了,收起眼泪吧。我们明天上午不是要和秀德争第三名吗?”

“可是、可是……”相田丽子抬起头,眼泪汪汪地道出了一个残酷的事实,“这是我们最后一个夏天了啊!黑子君他们还能继续参加明年的全国大赛,而我们已经没有下次机会了!”

日向扯扯嘴角,红着眼眶“嗯”了一声:“我知道,我当然知道……但那又如何呢?”

以日向为首的诚凛篮球队连续三年都栽倒在全国大赛上,尽管他们的战绩一年比一年辉煌,可是总也无法称霸夏季赛场的结果实在令人遗憾万分。

最后,日向说:“我们尽过力了,接下来的就交给火神他们吧。”

诚凛众人或落寞或悲伤地准备离开这片伤心地。长谷川志穗眼睛哭得红红的,像个找不到家的孩子似的满脸无措,被黑子牵出了体育馆。

——这个时候已经没人有心情去注意黑子对长谷川志穗的暧昧关怀了。

刚走出体育馆没多远,长谷川志穗就眼尖地看到了自家二哥的初恋。

她停住脚步发了一会儿呆,接着便忽然挣开黑子,一溜烟跑到对方面前,用尚未恢复过来的哭腔大声质问道:“你……你为什么不喜欢我二哥?我二哥哪里不如赤司?”

长谷川志穗的嗓音嘶哑而颤抖,一听就知道她方才狠狠地哭过了。

一脸无奈的朝日奈崎正向略带怒意的男朋友解释着自己明天不能观看决赛的原因,这突如其来的质问让她愣了半天才抓住重点:“……抱歉,请问你二哥是?”

朝日奈崎勉强认出眼前这个两眼红肿、满脸泪痕的小姑娘是诚凛的教练,但不知道长谷川志穗的名字,只觉得她好像有些眼熟。

赤司以毫无温度的眼神瞥了瞥长谷川志穗,冷冰冰地吐出情敌的名字:“长谷川悠纪。”

朝日奈崎的脸微微一红,狠狠地瞪了赤司一眼,然后才放柔了嗓音对长谷川志穗说道:“你是长谷川老师的妹妹吗?我经常听老师提起你,他说你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

长谷川悠纪曾经是朝日奈崎的家教,因此她才称呼他为“老师”。

“不是!”长谷川志穗傻里傻气地反驳,“我才不是个可爱的女孩子!”她仰起头看向那个高挑的女生,眼中充满疑惑。虽然她不知道对方会不会告诉她不接受二哥的原因是什么,但她已经决定今天非要得到一个合理的答案了,“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你为什么不喜欢我二哥?”

在诚凛与洛山的比赛开始前,长谷川志穗的心里就存下了这么一个大问题。如果不是后来比赛太紧张、诚凛败北的刺激太大,她也不会忘记自己要去洛山那边找朝日奈崎的事情。既然她们偶遇了,她就不会再错过这次提问的机会。

其实这也是长谷川志穗一直积压在心头的一个疑问。

——全能的二哥究竟输在哪里了呢?

智商高、情商低的长谷川志穗一根筋地认定天下男生唯有自家二哥最赞,所以她无法理解朝日奈崎的选择。

不被长谷川志穗理解的朝日奈崎则转身从赤司的口袋里掏出自己在比赛前放进去的一包面巾纸,并从中抽出几张递给了长谷川志穗:“擦擦眼泪吧——虽然大家都说哭泣是女孩子的专利,可是你的泪水会让喜欢你的人心疼。”

——不能收下敌方大将的女朋友的馈赠!

长谷川志穗在这方面意外地有骨气,坚决不接受赤司女友递来的“糖衣炮弹”。

见长谷川志穗执拗地不肯接过面巾纸,只是双眼含泪地瞅着自己,朝日奈崎干脆拉过她的手,将抽出来的面巾纸连同之前的整包面巾纸都塞在了她的手里。

长谷川志穗捏着面巾纸,不知为何又想哭了。

于是她小声抽泣道:“你、你还没回答我呢……”

“唉,真是个固执的小姑娘。”明明不比长谷川志穗年长多少,可是朝日奈崎却觉得自己似乎已经老了,“果然像老师说的那样是个爱哭鼻子的孩子啊……”

眼见赤司脸上不耐烦的情绪已然越演越烈,朝日奈崎略加思考,以通俗易懂的言辞向情商不高的长谷川志穗解释道:“我对长谷川老师的感情只是师生之情,甚至谈不上喜欢与否。除了邻居和家教老师之外,他不可能有更多身份了。我不能接受长谷川老师的理由很简单,那就是我不喜欢他。如果你一定要我再回答我不喜欢他的理由……抱歉,我也不知道。我喜欢的人未必就是最好的那个人,但我做出了正确的选择。长谷川老师和征君没有可比性,因为在我心中,征君就是我最好的选择。”

气场十足、旁听不辍的赤司终于回归扑克脸,轻且满意地“哼”了一下。

随着长谷川志穗陷入思考,两个女生的对话就此告一段落。

沉默笼罩在三人中间。

而打破这沉默气氛的人则是不知何时跟过来的黑子:“学妹,大家要回去了,一起走吧?”在提醒完长谷川志穗之后,他才有礼地向赤司和朝日奈崎点头致意:“赤司君、朝日奈同学,你们好。有劳二位照顾我的学妹,如果她说了什么失礼的话,还请二位不要放在心上。她只是因为我们的失败而有些伤心过度了。”

赤司没说话,只是意味深长地盯着黑子看了一会儿,接着又扫了一眼长谷川志穗身上披着的诚凛队服外套。

黑子对这位昔日队长无声的戏谑采取了视而不见的态度,很快便把仍旧有些不甘心、想继续追问几句什么的长谷川志穗带走了。

朝日奈崎表情复杂地望着他们两个人远去的背影。

赤司随口问道:“怎么了。”

朝日奈崎回答:“没什么——就是觉得美琴输得不冤。长谷川老师的妹妹确实很可爱,不过黑子君以后大概会比较辛苦吧,看起来就是要操心的命。”

赤司嘴角一挑:“你也没少让我操心。”

朝日奈崎大窘:“……并没有!”

先不管这对情侣之间的话题即将奔向何方,另一边的黑子和长谷川志穗却沉默了一路。

直到他们快要赶上大部队前,长谷川志穗才动作机械地用朝日奈崎给她的面巾纸擦了擦脸,低声问道:“学长,我是不是特别差劲?性格不好又爱较真,说话还总是容易得罪人。刚才的事情……对不起,我是不是给你添麻烦了?赤司学长会不会生气?”

“赤司君不会生气。”黑子本着实话实说的原则安抚长谷川志穗,“朝日奈同学都间接告白了,赤司君只会暗自窃喜吧,大概。”

长谷川志穗没听懂黑子的话里有话。

前有诚凛输掉比赛的巨大打击,后被二哥的初恋言辞恳切地深刻教育了一回,长谷川志穗的心情已然跌落谷底:“就是说……我现在终于明白我二哥的眼光有多好了,他喜欢的女生真的很棒——可惜这么好的女生不能当我嫂子。”

黑子哑然失笑,比赛失利后的那点伤怀与不甘被长谷川志穗的这番论调给吹散了。

长谷川志穗一边握紧手里的面巾纸,一边嘀嘀咕咕:“她走的是知性美路线还是女强人路线?难道居然是大和抚子路线吗?总感觉她说话好厉害的样子……该向她学习一下……”她有点不好意思地悄悄扯了扯黑子的衣服,“学长,我是不是太孩子气啦?”

黑子说:“孩子气既是你的缺点,也算你的优点。如果每个女生都像朝日奈同学一样,世界上就只剩一种类型的女性了。”

“诶?原来还可以这么理解?”长谷川志穗顿觉豁然开朗,“所以我不必羡慕她,也不必刻意学习她的言谈举止,只要做好我自己就行。”

黑子眼中露出赞许的笑意:“这不是想通了吗。”

长谷川志穗用力点头:“忽然就想通了。谢谢你,黑子学长。”她扬起脸看向湛蓝的天空,感觉心中的烦闷一下子就减少了许多,“我发现每次我遇到想不通的事情时,黑子学长总能及时地帮我解疑。”

——而且,她竟然到现在才发现,黑子学长的眼睛跟晴朗的天空一样温柔纯净。

长谷川志穗一手抓着诚凛队服外套的衣襟,一手伸向旁边,牢牢揪住了黑子的衣角。随即,从亲眼见证了诚凛的失败后一直徘徊于忧伤情绪之中的长谷川志穗总算露出一抹发自内心的笑容。

“我喜欢你,黑子学长。”

作者有话要说:本章已完。,.妹子先”表白”了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