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篮暖雾

第31章 邀请

第31章邀请

对诚凛而言,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在全国大赛上失利了。尽管如此,没有哪个人愿意一而再再而三地栽倒在同一个赛事上,没有机会争夺冠军是诚凛篮球部今年夏天的最大遗憾,可是如果连季军都不能赢回来,诚凛众人绝对无法咽下这口气。

若说今天与洛山的比赛结束后谁的心情最差,那非火神莫属,其次则是日向。

火神在晚饭时一直都为自己不能坚持到比赛的最后而自责,日向也痛苦万分地不停回忆着自己没有投成的压哨球。

这两个人引领了全队的负面情绪,每个人都抱着饭碗沉默不语,连筷子也不想动了,就这么坐在餐桌旁发呆。

怒火狂飙的相田丽子实在看不下去,于是在这两个家伙的背上一人给了一巴掌,打得火神和日向猛地往前一扑,差点没一头栽进面前的盘子里。

“你们两个干嘛呢!”相田丽子叉腰训斥,“明天不是还有一场比赛吗?以你们现在的样子,明天肯定又会输掉比赛!怎么,难道你们还想在明天的这个时候继续垂头丧气、愁眉苦脸吗?给我振作一点啊!别太不像话!哭也哭过了,悔恨和自责这类的东西不许给我存放在脑子里!输了就是输了,我们输的原因只是实力没达到而已,有什么可后悔难过的?我们当前的目标是把明天的比赛拿下来!听清楚了没有?”

众人强打精神:“清楚了。”

相田丽子不满意于大家的音量:“再问一遍:听清楚了没有?”

众人大声回答:“听清楚了!”

相田丽子这才略感满意地将手放下,不再继续作茶壶状。

萎靡了半天的火神下定决心,视死如归地对长谷川志穗说:“长谷川,以后我的体能训练菜单一律加倍!我一定要好好训练自己的体力!”

长谷川志穗在比赛结束的时候哭得异常伤心,可现在唯一一个能在晚饭餐桌上有心情吃吃喝喝的人也是她。

别看相田丽子刚才说的好听,其实她还不如黑子吃得多。而长谷川志穗通过失声痛哭将自己的悲伤之情发挥得淋漓尽致,所以她恢复得最快,仿佛心里已经没有任何负担了。

听到火神的请求,长谷川志穗语气认真地告诉他:“火神学长的训练菜单是我根据你的身体极限值设计出来的,毕竟火神学长只是高中生,骨骼和肌肉还没有完全发育成熟,不能随心所欲地增加训练量。而且,火神学长的zone本身就很消耗体力,如果把体力比作一桶水,那么zone就是水桶上开到最大的水龙头,水全都哗啦啦地涌出来了,很快就会流光。在开启zone的情况下,体力透支是正常现象,所以火神学长真的不用为今天的比赛介怀,那不是你的错,更不是我们当中哪个人的错。”她戳了戳碗里的米饭,把黑子不动声色地夹过来的洋葱又还给了他,“丽子学姐说的没错,只是我们的实力没有达到罢了,今后多加练习就能克服这个问题,火神学长没必要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日向学长也是,不要再难过啦!”

那个在赛场边不依不饶地哭得惨烈的学妹居然转眼间就能说出如此富含理性的话来,真是令人感到世事难料、人生无常。

诚凛的队员们目露探究地瞄了长谷川志穗几眼。

当天晚上,身心俱疲、损耗过多的火神倒头就睡。按以往的惯例,火神在第二天有比赛的情况下应该是整夜都合不住眼皮子的,但是他今天却睡得既香甜又沉稳,这明显是精力跟不上的缘故。

和火神同住一个房间的黑子默默地瞅了他一会儿,也早早休息了。

第二天上午,诚凛对战秀德。

养足了精神的长谷川志穗这回专等着绿间来借幸运物。不过可惜的是绿间今天的幸运物与她无关。

为保证能够再一次从秀德的手里赢得胜利女神的垂青,诚凛这回算是卯足了劲在拼命。即使他们在昨天与洛山的比赛中耗费了不少体力,可是这群运动少年毕竟充满朝气,只休息一晚便恢复得七七八八了。况且不只诚凛昨天有比赛,昨天上午,秀德和海常的准决赛打得更加激烈,甚至拖到了加时赛才分出胜负。因此秀德的主力队员和诚凛的队员同样疲惫,也同样遭受了失败的打击。

“而我们还有另外一个优势。”长谷川志穗握紧手中的圆珠笔,深吸一口气,“我们曾经数次在重要的比赛中打败秀德,不管分差是多少,这总归是事实。对上我们,他们或多或少地会有一些心理负担,尤其是某些资历不深、心理素质较差的队员。依然是那句老话,尽量拆散绿间和高尾,不能让他们发挥‘一加一大于二’的作用。同还时要密切关注火神学长和黑子学长的配合,秀德方面稍有行动,我们就要马上阻止他们反过来拆散我们的王牌组合。”

在长谷川志穗和相田丽子的围剿战术下,秀德最终以三分之差败给诚凛。

与秀德的比赛结束后,相田丽子双眼含泪地心想,如果不是黑子对改良后的技能运用得还不是很娴熟、缺少了一些必然成功的因素,如果不是火神体力不支、被迫提前退出,如果不是木吉的伤势限制着他不能上场,如果……说不定昨天下午那场比赛就真的能赢了。

——可是世界上哪有这么多的“如果”?

今年的全国大赛,诚凛获得了第三的好名次,就此结束了整个夏天的漫漫征途。不过,接下来又该到开启冬季杯征程的时刻了。

季军争夺战一旦完成,下午就只剩一场最重要的比赛:海常与洛山的冠军之战。

全国大赛的决赛本身就是一场颇受注目的比赛。出于一种对谁能当第一名的好奇,许多嫌全国大赛无聊的学生也跑来围观这场最终决战了,再加上决赛双方的队伍里面都有要颜有颜、要才有才的优质男生,吸引了大批女生的视线,故而体育馆里一时人满为患,几乎达到一票难求的地步。

在这片全国大赛总决赛掀起的狂潮之中,竟然有两个女生对此嗤之以鼻。

她们就是结城美琴和长谷川志穗。

明明洛山与海常的比赛很快就要开始了,好多学校的球队甚至专程赶来看这场高中篮球界最高水平的较量,连长谷川莲一也通过电视直播在研究着哪个球员更适合进国家队,偏偏长谷川志穗又犯起了孩子气,非说回去之后看录像就成,死活不想去体育馆看现场版的总决赛。

向来喜欢与长谷川志穗较劲的结城美琴附议:“我也不想看决赛。”

为求眼不见为净,两个同样讨厌洛山的姑娘居然手牵手结伴一起逛街散心去了。

此情此景令相田丽子直犯嘀咕:她们两个不是有矛盾吗?为什么这么快就结成同盟军了?这是在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啊……

最终,洛山赢得胜利,成功卫冕了全国大赛的冠军。

这个毫无悬念的结果被相田丽子以邮件的形式分别传到长谷川志穗和结城美琴的手机上。

看到这封邮件,两个女生同时“哼”了一声。

获得亚军的海常并没有多少喜悦,毕竟大家都是冲着冠军去的,谁也不想当败者。就算知道第二名已是难能可贵的好成绩,黄濑依然因为败给洛山而落下了几滴眼泪。

擦干净眼泪后,黄濑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想了半天忽然记起黑子有来看比赛,于是他给黑子打了一通电话,问他要不要和自己一起去夏日祭典:“我们海常附近有个很大的神社哦!每年都会在夏天举行祭典活动呢!今晚正好有烟火大会,小黑子难得来一次神奈川,既然都来了,我就算主人嘛!我们一起出去玩好不好?”

黑子略作思考,然后对黄濑说:“请稍等片刻,我先问问其他人要不要去。”接着就毫不客气地挂断了黄濑的电话,把对方那句“诶可是我只请了小黑子你一个人啊”给选择性地无视掉了。

“教练。”黑子走到相田丽子身后,“请问您知道长谷川学妹的手机号吗?”

“——黑子君!”又被黑子吓了一大跳的相田丽子嗔怪地瞪了他一眼,“不过……你要小志穗的手机号做什么?”虽然嘴上这么问着,她手里的动作却不慢,三两下就找出了长谷川志穗的手机号,并将号码告诉黑子。

随即,黑子拨通了长谷川志穗的手机号,礼貌地询问她想不想参加夏日祭典、顺便看一场烟火大会:“黄濑君邀请我们两个去他学校附近的神社玩,说是今天有祭典活动,晚上还有烟火大会。长谷川学妹愿意去看看吗?如果可以,我就回复黄濑君,然后我们在海常的正门外集合。”

长谷川志穗正感觉逛街没意思,于是欣然同意。

全国大赛的颁奖仪式定在了决赛后的第二天早上。相田丽子在订房间的时候考虑到全国大赛的决赛时间偶尔会推延一到两天,所以她直接在时间栏里勾选了一个星期。因此诚凛众人决定在神奈川再住一晚,明天中午才启程回东京。

由于所有比赛全都结束,晚上的时间可供大家自由支配,黑子对相田丽子说明了一下情况,就和长谷川志穗一起前往海常。

——不知道神奈川夏日祭典的烟火大会有没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