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篮暖雾

第32章 烟火大会

第32章 烟火大会

“黄濑学长为什么要请我和黑子学长去看烟火呢?”

这个问题几乎被长谷川志穗问了一路。

黑子是典型的撒谎不眨眼,并且深谙三份谎言七分实话的真谛:“因为黄濑君说我们难得能来神奈川一次,他又算东道主,所以就自作主张地发起了邀请。”

等走到海常门口,黑子的谎言就不攻自破了。

黄濑满脸疑惑地看看黑子又看看黑子身后那个与黑子表情一致(没表情)的女生,然后挠了挠后脑勺:“诶?我没有请……嘛,算了,既然小长谷川也来了,正好人多热闹!”

长谷川志穗歪着脑袋问黑子:“什么是‘小’长谷川?好奇怪的称呼。以及……为什么翠翠学长和高尾学长也在这里?不是说请我和黑子学长去夏日祭典玩吗?莫非我们才是顺便捎带的人?”

“不许叫我‘翠翠’!”绿间一推眼镜,深知自己那正常人的思维无法和长谷川志穗的天才思路对接上,于是只好将满腔的嫌弃之情对准黄濑发泄,“黄濑!为什么我要和两支打败了我们秀德的队伍里的人一起逛夏日祭典?!你到底有没有身为东道主的自觉?!你的脑子都被脸啃光了吗?!以你的知名度,还没到祭典就先被女粉丝围成一团了吧?!还有你,高尾。”绿间迁怒般地指向非要跟着他的高尾,“你又是为了什么跑出来?!”

黄濑的嘴巴翘得都快能挂油瓶了:“受欢迎又不是我的错……再说我只是想让大家趁此机会散散心嘛!如果小绿间真的不想来,直接在电话里拒绝我就好了嘛!”

绿间正想说话,革命的好战友高尾同学抢过了他的话茬,笑嘻嘻地说道:“我跟着你来当然是因为我怕小真你傲娇过度、被大家嫌弃。”

绿间炸毛:“我一点都不开心!以及,你才傲娇!”

趁高尾一边时不时地窃笑几声、一边安抚绿间那激动过度的情绪,黑子问黄濑:“黄濑君应该也有邀请赤司君他们吧?大家没来齐吗?”

一提这事,黄濑就更沮丧了:“是啊!呜呜呜,小赤司有事要回京都——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小紫原都坐上通往秋田的新干线了,小青峰和小桃子去甜蜜约会了,所以只剩我们几个啦!大家好过分的说,难得在我的地盘上见见面嘛,居然都不愿意赏光……哭了!”

绿间说:“我们的关系本来就很普通,只是你一厢情愿而已。还有,什么叫‘你的地盘’?听起来让人莫名不爽。顺便,赤司去见他未来的岳父大人,你觉得这是不是大事?”

“啊?!”x2

黄濑和高尾的表情瞬间同调。

连黑子也有些意外地眨眨眼睛:“……原来赤司君的速度这么快。”

长谷川志穗的脸黑了大半:“哈哈,绝对是他拐骗别人家的女儿却被父亲大人发现了……”

绿间一头黑线:“咳,居、居然被你猜中了。”

“哦耶!”

长谷川志穗为自己的铁嘴神断得意洋洋了好长时间。

一行人来到举办夏日祭典的神社,附近的路边有好多小摊子。由于家里的两个哥哥以前很少有机会带长谷川志穗逛夏日祭典,因此她对每一样游戏都挺好奇。

耐心极佳的黑子陪着她这里转转、那里看看,不知不觉间就和大部队走散了。

——说是大部队,其实也就那么几个人而已。

长谷川志穗的好奇心很强,一会儿抓住黑子问飞镖怎么玩,一会儿又对猜字谜感兴趣。可惜她似乎并不怎么擅长飞镖类的游戏,连续几次都没投中靶心,与想要的奖品擦肩而过了。黑子倒是有意一显身手,无奈他就算赌上了幻影投篮的命中率,也没能稍微挽救一下自己的飞镖水平。幸亏在猜字谜的时候,黑子勉强和一猜即中的长谷川志穗打了个平手。

猜完字谜,志得意满的长谷川志穗怀里抱着一堆战利品,在摊主“求您别回来了”的视线中前往下一个摊位。

这是一个变魔术的小摊子。

长谷川志穗看了半天也没看出门道。哪怕摊主的女儿手把手地教她该怎样将一颗小球不着痕迹地藏进袖子里,她都没琢磨清楚其中的窍门。

“这个好难……”长谷川志穗转脸看向黑子,却发现黑子正神色淡然地把好几枚硬币变成了一个硬币,“哇!”她惊叹了,“这是怎么做到的?黑子学长超厉害的说!”

黑子微笑:“我会一点简单的魔术——这和误导的原理差不多。”

长谷川志穗马上求教导了:“误导?可以教我吗?”

“当然可以。”

于是两人又在变魔术的摊位上耽误了一段时间。虽然黑子乐意对她倾囊相授,但是长谷川志穗对魔术的领悟力实在太差,完全不懂该从哪里隐藏、从哪里出手,到最后干脆只眼巴巴地看着黑子将东西变没了再变出来,还不忘捧场地使劲鼓掌叫好。

——夏日祭典上的娱乐活动很多,连向来沉稳的黑子也忍不住露出了自己童心未泯的一面。

走到捞金鱼的摊位前,黑子问正无声地瞅着池中金鱼的长谷川志穗:“学妹要捞金鱼吗?”

长谷川志穗想了一会儿:“……还是不要了吧!听说这种金鱼很难养,稍不注意就养死了,总觉得这样对金鱼很不负责。而且我可不想在金鱼被养死的时候抱着鱼缸大哭,那样绝对会被我二哥笑话的啦!爱哭鬼什么的,我才不是呢!明明我已经很努力、很努力地在克制了,眼泪们自己想跑出来也不能怪我啊!”

黑子颇感有趣地笑了起来:“嗯,确实不能怪你。”

恋恋不舍的长谷川志穗刚从捞金鱼的摊子离开后没多久,黄濑就找到了这两个闹失踪的家伙。

他心力交瘁地扶着膝盖,脑袋上用来打掩护的帽子都遮住半边脸了:“小黑子!你的手机到底怎么回事嘛!为什么总打不通?我和小绿间他们找你找得快疯掉啦!真是的,以前就经常这样吧,每次都是你最容易失踪,没想到这回还带着小长谷川一起失踪了!”

黑子一边分神关注着长谷川志穗的动向,一边满怀愧疚地说道:“对不起,这附近太吵了,我没听见手机铃声。”

不知是不是两旁路灯光线照射角度的问题,总之黑子额前的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睛。从黄濑的角度向下看去,只能看到黑子的脸上映着一片黑影,这使他的表情变得晦暗不清。

“是、是啊,啊哈哈……”黄濑莫名地心虚了,他小心翼翼地瞅了几眼黑子,然后清清嗓子,故作欢快地建议道:“那么我们快去找小绿间他们吧!”

与板车二人组胜利会师后,爱唠叨的绿间免不了又对黑子和长谷川志穗唠叨了一通。

自知理亏的长谷川志穗也清楚自己拉着黑子玩了太久,所以便乖乖地低着脑袋任由绿间说教。

“好啦好啦!”这个时候能打圆场的人果然只有绿间的万年好搭档高尾和成君,“小真别念了,我耳朵都快被你念出茧子来啦!”说着,他就硬把绿间拉到了一旁,嗓音压低了几分,“小真,你难道就没看出来吗?人家小两口想过二人世界啊,你瞎搅和什么呢?这么做很不识趣的哟!如果你不想被黑子记恨,那最好别吭声。”

纯情的绿间老脸一红,遮遮掩掩地偷瞄了黑子几眼,然后略显羞恼地推了推眼镜,结结巴巴地自我辩解道:“我、我才没有瞎搅和啊!”

高尾喷笑:“好,你没瞎搅和……总之小声点啦,小声点!会被黑子听见的啦!”

神出鬼没的黑子以瞬移一般的速度出现在他们面前:“请问你们在说什么怕被我听见的坏话?”

毫无半点防备的高尾被他吓得口水呛进了喉咙,猛烈地咳嗽起来。绿间也用拳头抵住了嘴角,有模有样地“嗯哼”了几声。

“好可疑。”黑子如是说道。

绿间和缓过劲来的高尾异口同声:“什么都没有!”

“更可疑了。”黑子如是说道。

这次打圆场的人换成了黄濑:“快到八点了哦!烟火大会要开始了呢!我们去找个好位置吧?”

“没问题!”高尾立即配合无比地响应了黄濑的号召。

一行人往附近的山坡上爬。看到一个个穿着夏季浴衣的女孩子从自己面前走过,长谷川志穗反应慢半拍地问着身边的黑子:“学长,我是不是该像她们一样穿浴衣呢?只有我一个人是穿着校服出来的,我好像……和她们很格格不入的样子?”

黑子说:“我们来看烟火是为了放松心情,穿什么衣服都一样。”

长谷川志穗点点头:“被黑子学长这么一说,忽然又觉得穿不穿浴衣也无所谓了。”

十分钟后,众人爬上山坡,找到了一片空地。刚站稳脚跟,远处的天空中便闪现出一道拖着长长尾巴的烟火。

“开始咯!”

不知是谁喊了这么一句。

大家纷纷抬起头,看着那一朵朵绚丽多彩的烟火。菊、牡丹、飞游星和金冠银冠一个接一个地飞上了夜空,为众人编织出一副美丽而绚烂的景色。

“真棒啊……”长谷川志穗仰望天空,沉迷不已地呢喃着,“如果以后每年都能有人陪着我来看这样的美景就好了……”

黑子偏过头,凝睇着她的侧颜,低声说道:“当然可以。”

萌萝莉大神扔了一个地雷

谢谢亲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