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篮暖雾

第35章 争吵

第35章 争吵

第二天早上,桃井五月刚起床没多久就在路过隔壁房间时听见里面传出一阵激烈的争吵声。

虽说是“激烈争吵”,其实只有一个女生的嗓音比较大。另一个女生则显得比较心平气和,如果不是旅馆的隔音效果不算很好,可能在走廊上都听不到这个女生的声音。

“我反对!”

“结城学姐反对我的提议?真巧,我也反对你的提议。”

“黑子君哪里不适合当队长?”

“无论哪里都不适合当队长吧?我觉得丽子学姐肯定也会支持我的观点。”

——原来是为了选新队长的事情而争论。

桃井五月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地哼着曲子离开了。不用想她也知道,那个反对黑子当队长的人绝对是诚凛的新教练长谷川志穗。哪怕桃井五月曾经痴迷过黑子、承认黑子绝对是诚凛必不可少的主力球员,可她依然与长谷川志穗抱有同样的看法:黑子并不适合当队长。

一支球队的队长未必就是王牌球员;同样的,王牌球员也未必就一定要当队长。

可是这个道理结城美琴并不能理解透彻。

在选队长的问题上僵持不下的诚凛经理和诚凛教练最终还是闹到了前队长和前教练那里。

正打算同相田丽子商量重选队长这件事的日向对此不置一词,仅仅针对两个女生的吵架行为进行了批评:“大家都是篮球部的成员,不能碰到事情就吵一吵吧?既伤和气,又容易让其他部员们丧失对你们的信心。不管吵的内容是什么,尽量不要闹得太大。”

相田丽子则说:“既然这样,你们就谈谈各自的理由吧。”

结城美琴看了长谷川志穗一眼,抢先发言:“首先,作为唯一的一位三年级部员,小金井学长不能当队长,我和长谷川在这方面已经达成共识了。毕竟小金井学长最多只能打到冬季杯,来年就该参加升学考试了,接续性不强,所以原则上不考虑他。”

相田丽子点头表示同意,日向也赞成她们的决定。

“其实问题的焦点集中在黑子君身上。”结城美琴一脸不满地看向长谷川志穗,仿佛在指责她为什么不支持黑子,“黑子君是我们诚凛的王牌,为人沉稳、心细如发,既能带动全队的士气,又很有号召力,不管从哪方面看都是最适合的人选吧?可是长谷川居然要让降旗光树当队长!请问这是出于什么考量?”

日向一愣,没想到长谷川志穗竟然和他推荐了同一个人。

相田丽子的心里有数了。

她转向长谷川志穗:“小志穗,你认为呢?”

长谷川志穗拿出自己的见解:“我们都知道,队长往往是需要负责组织进攻、能带动整个球队士气的人物,他要在场上临危不乱、稳定人心,并且还要有威信,是球队的精神支柱。”

结城美琴一副“你说的和我说的有什么两样”的表情:“所以黑子君很适合!”

“不,恰恰相反,我认为黑子学长正是最不适合当队长的那个球员。”长谷川志穗相当认真地分析着理由,“黑子学长看起来似乎各方面都符合队长的要求,然而他的存在感实在太弱了。而且比赛的时候,黑子学长还要用‘误导’进行传球,一旦他发动了这项技能,连自己队伍里的球员都不一定能找到他,又该如何担当精神支柱?想想看,当大家都眼巴巴地指望着队长能调整一下进攻或防守策略时,队长却突然不见踪影了,这是多么让人绝望的事情啊!所以降旗学长才是最佳队长人选,因为他不仅是控球后卫,还有一定的组织和领导能力,相信只要稍加磨练,假以时日,他一定可以成为一名优秀的队长。”

结城美琴有些窝火:“照你这么说,队长要有强大的存在感才能更方便地指导球队,那你为什么不支持火神君?”

长谷川志穗否决道:“不行。火神学长身为大前锋,承担了过多的重任——虽然他并没有真正肩负起所有大前锋的责任,但他对球队的贡献早已远远超过了大前锋。再说那种镇定自若、统筹全场的气势,经常热血沸腾到过分的火神学长很难练出来吧?何况,火神学长是球队的核心球员,本身就容易被对方严防死守,在这种情况下,我不认为他还能冷静地发挥出队长该起的作用。”

结城美琴气得要命:“所以你非要让降旗君当队长?即便他不如黑子君的威信高?”

长谷川志穗迷惑不解地眨了眨眼:“结城学姐为什么总爱偏向黑子学长呢?莫非结城学姐喜欢黑子学长?”

结城美琴立即反驳:“谁、谁喜欢他!我才不喜欢他!你才喜欢他!”

长谷川志穗说:“是啊,我确实喜欢他。”

日向&相田丽子:“你刚才说了什么——?!”

结城美琴觉得自己快疯掉了:“你喜欢他还不偏向他?!”

“喜欢一个人不一定就要偏向他。”长谷川志穗的理性思维此刻又开启了,“正如包容一个人却不能姑息他,这都是同样的道理。我认为黑子学长不适合是有事实依据的,如果结城学姐无法赞成我的观点,那只好请丽子学姐和日向学长决定了。”

“其实……我也认为我不适合当队长。”忽然有道熟悉的嗓音从旁边响起,“所以我支持长谷川学妹的决定。”

——黑子竟然就在旁边?!

站在旅馆门口的四个人全都被他吓了一跳,包括长谷川志穗。这次连她也没注意到黑子的存在,只专心于同结城美琴的争论了。

结城美琴别别扭扭地甩下一句“我懒得管你们”就转头往旅馆里面跑,相田丽子来回看看黑子和长谷川志穗,觉得这个时候再当电灯泡好像有些不太识趣,于是也拉着日向离开。

黑子知道他们误会了,却没机会解释,只得眼睁睁地目送他们带着一脸“我们什么都懂哟”的表情从他身边经过。

等所有人都走干净了,黑子默默地在心底叹口气,然后主动向有些不敢抬头看他的长谷川志穗搭话:“学妹,你不必自责,我从没想过要当队长,况且我确实不能胜任队长这个职务,就算你们选了我,我也不会答应。所以你不用这样——你没有做错任何事。”

长谷川志穗垂头丧气地小声说道:“虽然知道我的决定应该是正确的,可我还是……”

黑子问她:“你想清‘喜欢’与‘喜欢’之间的不同了吗?”

“……没。”长谷川志穗更沮丧了,“明明都差不多的嘛……黑子学长到底想让我弄清哪方面的不同呢?”

——她真是个完全不开窍的小孩子。

黑子语气平平地宣布道:“长谷川学妹,这回我可真的生气了。但不是因为你支持降旗君当队长的事情,而是因为你居然能在外人面前那么轻易地就将‘喜欢’说了出来。从现在开始,我决定要收回允许你喜欢我的权利。”

“——诶?!”

长谷川志穗呆呆地看着黑子转身走向旅馆食堂,两眼满是迷茫:我又做错什么啦?

为期一周的合宿很快就结束了。

长谷川志穗贯彻了自己最初的决定,每天都伙同桃井五月为诚凛和桐皇安排一场练习赛。相田丽子一副撒手不管的样子,每天只是悠哉地围观部员们的训练情况,顺便提点个人意见。

合宿过后,暑假也到尾声了。

相田丽子和三年级的部员在引退的那天终于公布了新一任的队长是谁。

“降旗君,以后篮球部就拜托你了哟!”

毫无准备的降旗光树感觉好像有块金饼从天而降、砸到了自己的脑袋上:“诶?为什么是我?怎么可能是我?”他瞪圆了小狗一样的眼睛,仿佛快要晕倒,“这是为什么啊?我、我肯定不行吧?”

火神哈哈大笑,使劲拍拍他的肩膀:“怎么不行!我看你合宿时和桐皇的那几次练习赛不都指挥得挺好吗?很有伊月学长最佳控卫的架势啊!”

黑子也笑着说道:“恭喜你,降旗君。”

其他队员纷纷上前,一人给了降旗背后一巴掌:“行啊,有你的嘛!以后我们就靠你啦!”

降旗被大家拍得踉跄好几步,嘴里还在嘀咕:“咦,为什么是我呢……”

相田丽子乐得在最后做一次好人,于是将所有功劳都推到了长谷川志穗身上,以便促进新队长和新教练之间迅速建立良好的合作关系:“当然是因为小志穗在合宿的时候力荐你当队长啦!降旗君请多加努力,千万不要辜负了我们大家对你的期待哟!”

降旗感动莫名地冲马上就要离开篮球部的各位前辈们鞠躬致谢:“十分感谢!”

就这样,诚凛篮球部在交接完毕后,众人的球衣号码有了新的改变:4号由控球后卫降旗队长接手,5号是前锋小金井,大前锋火神升为6号,黑子也跟着一起升到了7号,8号小前锋河原,9号中锋福田宽。后面的几位正选则是长谷川志穗从一年级部员中挑出来的佼佼者。

“以上。”

长谷川志穗将新队服发到了每个人的手中,然后干劲满满地说道:“今年的冬季杯,我们绝对要赢得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