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篮暖雾

第36章 讨厌的牛奶

第36章讨厌的牛奶

以冬季杯冠军为目标的诚凛篮球部首先面临的一个难题就是队员们的身高不过关。

三年级的正选退役后,在二年级的正选中,海拔最高的人是刚刚超过一米九的火神,其次是只有一米八多一点点的福田,剩下的人身高全都不足一米八,最矮的黑子才一米七。

当务之急是补充高个子球员。

其实一年级里倒是有几个身高在一米八五以上的部员,并且看起来很有希望能在半年内突破一米九大关。可惜他们打球简直不成样子,不仅灵活度不够,甚至连最基本的运球技巧都掌握不好,单纯靠身高取胜,完全就是新手水平。

像紫原那种既身材魁梧又行动敏捷的球员十分罕见——长得壮实的高中生往往容易受自身体积所限,动作上略显笨拙一些。

“加强训练吧。”长谷川志穗只能用这个办法来解决他们球技欠佳的致命伤了,“而且必须要比别人付出更多的努力才行,否则是不会有成果的。”

几个人面面相觑,默默接受了教练大人的安排,由此开启每天苦难的地狱式练习。

与此同时,长谷川志穗还提高了对降旗的关注度。

降旗毕竟是队长,如果队长的体能和技术不过关,那诚凛篮球部就真的不用再继续闯荡全国大赛了。因此,针对降旗的基础练习明显增多。为使降旗对赛场状况的判断更加精确,长谷川志穗还严格要求他必须定期阅读与微表情和微动作相关的书籍,并偶尔抽查他的读书笔记和学习心得。

至于黑子——

被长谷川志穗密切关注中的黑子正痛并快乐着。除了下午的各项训练,长谷川志穗目前还热衷于每天监督黑子喝光两瓶牛奶,一到大课间就准时出现在二年级的教室附近。

“黑子,有学妹找。”

随着这声呼喊,看似不在班中的黑子从原本空无一人的地方神奇地冒了出来,并对帮他传话的同学点头致意:“谢谢。”

即便已经多次亲眼见证了黑子那大变活人的本事,负责传话的男生依然有些后怕。

他拍拍胸口,一副饱受惊吓的模样:“不、不用谢……”

升入二年级后,黑子的存在感没有得到改善。重新分班造成了大部分学生连班里有没有这么一号人物都闹不清楚。而他们最近总算知道班里还有一位名叫“黑子哲也”的同学,这多亏长谷川志穗对黑子矢志不渝的追踪监督。

之前长谷川志穗一提黑子的名字,大家就满脸茫然地问她:“我们班有叫‘黑子’的人吗?学妹你该不会是记错了吧?”

起初,每当有人这么问的时候,为图省时省事,长谷川志穗往往会迅速改变策略、报上火神的大名,然后请火神帮她把黑子找出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长谷川志穗越来越觉得不对劲。

黑子的存在感有益于比赛却不利于日常生活,也许黑子自己并没有这种感觉,爱较真的长谷川志穗反倒不肯退而求其次地继续把火神当成召唤黑子的媒介。

——就算黑子学长故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也不至于连同班同学都不认识他吧?

长谷川志穗莫名地为黑子抱不平了。

于是,当再有人问“我们班有‘黑子哲也’这个人吗”的时候,长谷川志穗坚持道:“请把黑子哲也学长喊出来,我找他有事。谢谢。”

久而久之,黑子出名了。班里的同学几乎都知道黑子哲也是泡妞高手(雾),有个既聪颖又贴心还懂礼貌的漂亮女朋友(大雾)在一年级,每到课间就过来找他谈情说爱(特大雾),两人感情好得如胶似漆、片刻不得分离(……重度雾霾了)。

——只有“众人皆醉我独醒”的火神知晓事情的真相:长谷川那家伙压根就不是来谈恋爱的,她是来折磨黑子、让他每天必须喝足喝饱喝够纯牛奶的讨债鬼啊!

黑子前脚刚迈出教室门,火神就一脸纠结地跟在他身后,以一种相当怨念的眼神看着站在教室外走廊上的长谷川志穗:“喂,我们昨天下午不是说好了从今天开始由我来监督黑子吗?就两瓶牛奶而已,上午稍微忘一下也没关系的吧?我中午吃饭的时候盯着黑子喝掉不就得啦?”

——反正他和黑子同班,何必让一个一年级的家伙来回跑?

刀子嘴豆腐心的火神见长谷川志穗每天奔波于一二年级之间挺麻烦,这才想起要替她监督黑子喝牛奶。谁知两人昨天明明都说好了,她今天就又出现了。

火神忿忿地瞪着长谷川志穗。

这算什么事?昨天她就用怀疑的目光看了他很久,好像他有多么不经托付似的。不、不就是今早忘了提醒黑子喝牛奶嘛,又不是什么大事——其实少喝一天也无所谓吧?以黑子那身板,想长得更高一点估计比较困难,撑死能到一米七五。

才高二就轻松越过一米九大关的火神小巨人认定黑子的身高完全没有可塑性,因此他对“如何让黑子在短时间内长高”这个议题并不感兴趣。

“抱歉,我思来想去,觉得火神学长比较健忘,可能……嗯,所以还是我来吧。”长谷川志穗将两瓶牛奶递给黑子,“而且,我知道火神学长是怎么想的。在这件事情上,我打算信奉翠翠学长的座右铭:尽人事以待天命。说不定某天黑子学长忽然觉醒了他体内的巨人种族基因,身高突飞猛进大爆发,一口气追上紫原敦呢!现在不做好准备,到时候可就晚了。”

火神脑后扎了一排黑线:“你不是在等待天命,而是在白日做梦!”他一把拉过正打算喝牛奶的黑子,“给我看清楚了,这是黑子哲也,不是紫原敦!巨人基因什么的根本就是无稽之谈!我看牛奶什么的还是别喝了吧!纯属浪费。”

黑子的嘴唇离开吸管,语气平淡无波地赞叹道:“无稽之谈?火神君,恭喜,作为篮球笨蛋的你居然用对了一个成语。”

火神气得连眉毛都跟着一起抖动了:“我们讨论的话题和成语没有半点关系好不好?!还有,别以为我听不懂!总之不许借机笑话我国文水平差!”

黑子含着吸管默默点头。

长谷川志穗说:“火神学长不能因为自己长得又高又快就小瞧其他人的潜力。都说我们要尽人事以待天命了,就算黑子学长不能突破体内基因的阻挠,那多喝点牛奶也没有害处嘛!牛奶可以补充蛋白质,免得黑子学长身体能量跟不上。”

“……你总是有道理。”

火神被长谷川志穗堵得几乎无话可说。他的提议不仅没有受到教练的重视,还被本该与他位于同一阵营的黑子吐槽了一番。他一气之下干脆甩掉门外那两个志同道合的学长学妹,自己跑回教室看篮球杂志去了。

又过了一会儿,黑子喝光了一瓶牛奶。他苦恼地看着手中的第二瓶牛奶,小声嘀咕道:“为什么学妹只监督我……”

三年级里还有小金井学长这位每天喝牛奶的倒霉蛋。

面对黑子的疑问,长谷川志穗如实解释道:“因为小金井学长很自觉,而黑子学长却有可能阳奉阴违、把牛奶偷偷倒掉。”

被学妹一语说中了小心思的黑子叹着气打开第二瓶牛奶,用一种壮士断腕般的气势插上了吸管,然后……小口小口地喝了起来。

长谷川志穗的视线紧紧地固定在黑子拿着的那只牛奶瓶身上,一点一点地随着牛奶的减少而挪动目光,直到牛奶被黑子喝得见底为止。

“很好。”长谷川志穗露出一抹满意的笑容,“今天的任务又完成了,很好。”

黑子却是一副“我快被牛奶打败了”的表情,十分无奈地望着长谷川志穗,第无数次试着说服她改变她的想法:“喝再多牛奶也未必……”

正巧准备要去理科教室上课的降旗带着课本从隔壁班走了出来。

一看到长谷川志穗,降旗的眼睛亮了不少:“志穗!”

长谷川志穗的眼睛也跟着亮了一下:“降旗学长,我正想去找你!”说着,她就抛下黑子,走到降旗面前,“我下午有点事情要去处理,可能会耽误部活,所以想请一会儿假,大概半个小时左右。今天的训练菜单分量不大,我已经交给结城学姐了,她会帮我把各项训练内容详细地解释给大家。”

“没问题。”降旗一口答应,顺便还关心了两句,“有急事?需要我帮忙吗?”

长谷川志穗说:“谢谢学长美意,不过不必了。只是我借了我大哥的一份训练计划表,没想到他今天要用,我还是尽早给他送过去比较好……”

经过几次比赛的磨练,降旗的胆子比以前大多了。身为队长,他又必须时时刻刻提醒自己不能慌里慌张。最近这段时间,降旗的成长速度十分明显,特训效果也极其显著,已然可以独当一面、挑起大梁。

降旗身上发生的变化,长谷川志穗看在眼里、喜在心中。诚凛篮球部队长和教练之间的关系一旦融洽起来,降旗也像日向当初对待相田丽子那样,总想用更亲近的方式称呼教练,而被他用名字称呼了的长谷川志穗本身情商就低,竟然也没感觉到什么异常之处。

他们这相谈甚欢的样子虽然没有任何暧昧情愫酝酿其中,可是黑子的心情却仍旧沉了一下。原本不算十分难喝的牛奶开始在胃里翻江倒海起来,嘴里残留的黏糊糊的奶味也渐渐影响了黑子,令他有种到处都不舒服的感觉。

——真是讨厌至极的牛奶。

一股莫名的危机感慢慢爬上黑子的心头,他握紧早已空掉的牛奶瓶,一言不发地走回教室。

坐在课桌边翻看最新一期篮球杂志的火神随口问道:“怎么,长谷川那家伙今天没拉着你再东聊西扯一会儿吗?太阳打东边出来啦?”

黑子说:“没有。所以我要思考对策。”停顿了片刻后,黑子又说:“以及……火神君,太阳本来就从东边升起。这是天文常识,请火神君牢牢记住,否则地理老师会哭给你看的。”

火神:“……这、这种常识并不需要!我只需要知道如何打篮球就足够了!”

黑子:“……嘛,按相田学姐所说的,这大约就是‘篮球笨蛋’的发言吧……”

萌萝莉大神扔了一个地雷

谢谢!

这周有创卫大检查,学校排新老师去值班执勤,我就在其中,导致更新稍微断了一下,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