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篮暖雾

第37章 前辈们的关怀

第37章前辈们的关怀

第二学期刚开学没多久,为迎接即将于十月举行的秋季国民体育大会,凡在夏季联赛和冬季杯等全国性质的比赛中脱颖而出的队伍就接到了征选球员的通知。

秋季国民体育大会又称“秋之国体”,以都道府县为单位组成代表团参赛,比赛项目众多,包括篮球、网球、棒球等等,既有成人的社会组,也有少年的高中组。

秋之国体每年的举办地点都不一样,今年则定在东京都。由于是地区之间进行竞技比赛,所以被挑选出来的全是地区内最优秀的球员。

高中篮球界一直流传着“高中篮球三大赛事”这么一个说法。这三大赛事分别是夏季的全国高中联赛、秋季的国民体育大会、冬季的选拔赛。

夏季的全国高中联赛又称全国大赛,是高中各项体育赛事的最大盛会,向来极受重视;冬季的选拔赛又称冬季杯,所谓的“选拔”就是指选出有能力的新人,日后甚至可能会被选入国家队,再加上大家对这项赛事的关注度与日俱增,因此也备受推崇。

近几年,秋之国体的参赛球队数量缩减了许多,希望能借此方式把更多一流的球员集中在同一支队伍里,使球赛变得更具可看性。但这种做法却极大地降低了公众的关注度,令秋之国体反而渐渐不如全国大赛和冬季杯有名了。

即便如此,秋之国体仍旧是一场强者与强者之间的较量,能接到相关通知的学校也一定是在某个领域中颇具声名的强校。

虽然是新建学校的新设社团,但诚凛篮球部凭借其连续三年均表现不俗的战绩获得了邀请。

诚凛校方对此表示强烈支持,校长还特意在星期一的早会上点名表扬了篮球部。

午休的时候,已经引退的三年级部员们专程将篮球部现任正选喊到天台上一起吃饭。

“我们以前从来没被邀请过,既然今年得到了这个锻炼自己的机会,就一定要争一口气!”曾经的诚凛篮球队队长日向显得十分自豪,“不管怎么说,这都是对我们诚凛篮球部的认可。我们这些三年级引退了,但是我们还能默默地在背后为大家鼓劲!总之,各位加油!”

趁前队长正慷慨激昂地发表着演说,长谷川志穗坐到相田丽子身边。

两个女生一边吃着午饭,一边小声交谈起来。

因厨艺欠佳而无法自带便当的相田丽子只能吃学校小卖部出售的面包。她撕开包装袋,咬了一口里面的草莓酱面包:“唔唔……小志穗,美琴呢?最近好像也没怎么见过她啊……”

“结城学姐?”长谷川志穗打开便当盒盖,举着筷子想了想,“结城学姐这段时间精神不太好。前几天说要帮大家洗队服,结果她把一大堆衣服塞进洗衣机,转头就忘了摁开关,硬是在里面泡了两天才被我发现……还有上次的训练计划表也是,一不小心多写了个零,大家差点就真按她誊抄的计划表每天折返跑一百分钟了。”

——当时大家难以置信地跑去找长谷川志穗询问训练计划表究竟有没有出问题时的表情令她至今记忆犹新。

“是吗……”相田丽子咽下嘴里的面包,深深地叹了口气,“我早猜到会这样了。美琴看起来什么都不在乎,其实心事很多。全国大赛的时候……算了,不说了。”

两人相顾无言了几秒,然后低头各吃各的午饭。

相田丽子把面包啃完之后才又问长谷川志穗:“选拔合宿下星期就要开始了,你打算怎么办?承办方那边有没有让我们这边派几个人过去帮忙?”

所谓的“选拔合宿”是指受邀学校的篮球部正选队员全体参加的为期一周的合宿。合宿期间将一边针对球员的特点展开特训、一边从中抽选表现出色的球员,以组成阵容最强的东京都代表队。因为合宿的时候会把代表队的教练确定下来,所以某些知名学校的优秀教练也在合宿人员名单内。

另外,合宿训练过程中还需要一些稍懂篮球的人负责跑腿帮忙,因此各校同时派出了篮球部的经理随行。

——如果不是日向等人早已坚定了升学的信念、不愿把宝贵的学习时间浪费在合宿训练上,即使他们已经引退,也可以报名参加这次的合宿,并且被选中的几率很高。

就算大部分的三年级球员不参加合宿,长谷川志穗依然认为应该没有哪个代表队的板凳深度能超过东京都代表队。东京地区汇集了像诚凛的火神、黑子和秀德的绿间、高尾以及桐皇的青峰、樱井等实力派球员,估计到时候连教练都会头疼该让谁当首发主力。

至于派哪个人去帮忙——

长谷川志穗早考虑过这个问题了。

“我去就行。”长谷川志穗大方地把便当盒往相田丽子面前一推,“我今天的虾球炸得还不错,丽子学姐尝尝?”

相田丽子从长谷川志穗的便当盒里捏了一颗炸虾球:“……唔,好吃!”

她忍不住又捏了一颗。

但第二颗还没进嘴,相田丽子就想起自己该问的事情还没问出答案:“你肯定不是以教练的身份加入这次的合宿,因为地区代表队的教练不可能是高中生……那你去做什么?打杂跑腿?”

——小志穗压根就不适合当经理,她能干这些粗活重活吗?

相田丽子忧心忡忡。

长谷川志穗说:“结城学姐去不了。学校同意放人的要求是不能耽误学习,结城学姐在刚开学的那次测试中发挥失常,成绩下滑得很厉害,听说都被老师喊去谈话了。合宿一个星期这种事情,就算其他学长能拿到特批,老师也不会答应让结城学姐去的。”

“需要合宿一个星期吗?”相田丽子沉吟片刻,“也是。一个星期都未必能让来自不同学校的各位球员适应彼此的打球风格。地区代表队毕竟是由几乎没怎么配合过的球员组成的队伍,万一比赛的时候因不习惯队友的打法而无法迅速进入状态……想想就觉得要命啊。幸好学校支持你们去合宿,只要求不耽误学习就好——反正学习方面只要有小志穗在就没问题呢!”

长谷川志穗说:“所以我这次非去不可。因为被选中的只有各校正选队员,其他部员的训练势必要拜托结城学姐了。不过我实在害怕结城学姐再……”她叹叹气。

相田丽子也跟着她叹气:“别担心美琴,她的恢复能力可比我们厉害多了。实在不行,我也过去帮帮忙,你最多就离开一个星期而已,我应该能挤出时间。”

长谷川志穗和相田丽子为结城美琴担忧,而诚凛的正选队员们却在为长谷川志穗担忧。

几天后,在前往合宿地点的车上,降旗被众人合力推了出来。

“……志穗。”

降旗硬着头皮喊了一声,然后就没下文了。

正负责发放合宿须知的长谷川志穗歪歪脑袋:“降旗学长?”

“你……咳,你要不要先坐下来再说话?”降旗担惊受怕地看着长谷川志穗在行驶中的巴士上摇摇晃晃地走来走去,“这种东西让大家互相传一下就可以啊!”

刚把资料分发完毕的长谷川志穗回头安慰降旗:“没事,我平衡感不……”

“错”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巴士急转弯带来的惯性就令长谷川志穗向后一栽。她脸上的惊讶与惊慌一闪而过,下意识地挥舞胳膊想扶住点什么东西。然而随着巴士的前行,她脚底不稳,眼看即将摔到一旁的椅背上、磕个头破血流。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只白皙的手忽然斜伸过来,稳稳地托住长谷川志穗的胳膊肘,顺势一提一带就将她揽到自己身边。

“请小心。”

手的主人低声提醒着长谷川志穗。接着,他松开了长谷川志穗的胳膊,却借那一带之力把她按进了座位。

长谷川志穗惊魂不定地望着救了自己一命的黑子:“……谢谢学长。”

短短三秒就完成了英雄救美大业的黑子波澜不惊地嘱咐她:“学妹,还是坐着比较安全。”

距长谷川志穗不足一步之遥的降旗原本也想伸出援手、拉她一把,可惜早在巴士转弯时,他也跟着东倒西歪起来,压根无法出手相助,只能勉强稳住自己的身体。

所幸长谷川志穗的危机被黑子化解,总算有惊无险。

不过——

我刚才的表现太差劲了!怎么可以这么没用!

降旗一边懊恼于自己的无能为力,一边目露关切地冲坐在黑子身侧的长谷川志穗问道:“没事吧?”

长谷川志穗深呼吸以稳心神,然后摇摇头:“我没事,谢谢降旗学长关心。”她感激地转脸看向黑子,“多亏黑子学长反应及时,不然我就真要一头栽在椅背上了,说不定还会被扶手磕伤眼角,或者把脑袋撞破什么的……”

黑子打断了她的各种臆测:“没那么惨。有我在,不会让你受伤的。”

长谷川志穗的眼睛眨巴眨巴:“哇,黑子学长似乎经常说出这种听起来特别帅气的言论呢!明明看着温柔文弱,其实隐藏了无穷的正能量,这大概也是黑子学长的萌点之一吧?”

黑子也眨眨眼:“学妹,不可以用‘萌’来形容男子汉。”

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像多余人的降旗终于想起他在方才的事故发生前想问的问题,于是只得再度硬着头皮插话:“那个……志穗,我们大家都很担心你。”

“担心?”长谷川志穗不解,“为什么?”

降旗欲言又止地看着她:“你……嗯,我的意思是……志穗你在我们诚凛篮球部是教练对吧?可是一旦到了合宿地,你……”

——能适应身份的转换吗?

长谷川志穗听懂了:“既然是我主动报名要去,自然不怕辛苦。我们这些人最多也就是帮忙做做饭、打扫一下卫生而已。”

黑子语气淡淡地补充道:“更可能刚一下车就被其他教练直接喊去管理各校球员了。”

“不管怎么说,”长谷川志穗摆了个“原地满血复活”的姿势,“我绝对会完成既定任务,督促大家认真学习!在走之前我就向老师们保证过了,一定不能让各位学长的成绩退步!”

——啥?听着就很可怕的样子啊……

此时此刻,每一位坐在车上的诚凛队员的后背都不由自主地泛起了一阵凉意。

下一章即将有人倒霉……嗯,到底是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