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篮暖雾

第38章 厄运连连

第38章 厄运连连

果然不出黑子所料,长谷川志穗刚一露面就被秀德的教练中谷仁亮眼尖地看到了:“那边那位诚凛的小姑娘,请过来一下。”

长谷川志穗不明所以地走到中谷教练面前:“请问……”

中谷教练一把将手里厚厚的一沓资料塞给长谷川志穗:“你来负责点名,集合时间是九点。超过九点还没到的人一律默认放弃合宿资格。确认结束后,你直接去教练办公室找我……哦,记得顺便喊上桐皇的桃井五月,明白?”

长谷川志穗回答:“明白。”

中谷教练分派完任务就匆忙离开了。

不是中谷爱偷懒,实在是因为这次合宿请来的教练太少。本身接到通知的教练就只有三位,其中正邦的松本教练还以身体不适为由拒绝了,只剩秀德和桐皇的教练。这两位前国手倒不怕管不了那群野马,但人手不足却是真的。偏偏有些学校的经理看着又不太可靠,教练也不能事必躬亲。现在正是需要人帮忙的时候,只得将诚凛的那位高中生教练拉过来了。

——毕竟她是那个长谷川莲一的妹妹,能力应该不差。

中谷教练如此想着。

长谷川莲一不仅是国家队的助理教练员,同时还兼任着国青队的主教练一职。国青队每年选拔球员的时候也需要和对方的教练进行沟通,所以长谷川莲一经常同高中篮球部的教练们打交道——特别是某些篮球强校的教练,中谷教练就是其中之一。

因此中谷教练很放心地就把事情交代给了长谷川志穗。

长谷川志穗一下车就领了任务,行李之类的东西只好拜托学长们帮她放在身边。

快到九点的时候,桐皇的队员才姗姗来迟。长谷川志穗抱着点名册,无语地看着他们从巴士上一个个跳下来。总爱走在最后的青峰一如既往地以打哈欠的造型登场,而桃井五月则一如既往地不停数落着他。从桃井五月念叨的内容中能听出桐皇众人差点迟到的原因是青峰想去买写真集、所以不肯上车……

最后一组人马终于抵达,长谷川志穗收起点名册,一手夹着资料,一手拖着行李箱,费力地朝教练办公室走去。

桃井五月的行李有人帮忙提,一看长谷川志穗这架势就忍不住跑了过去:“我帮你!”

青峰把篮球包往背上一甩,迈开长腿踱至桃井五月身边,拦下了她即将抓向长谷川志穗的手,然后懒洋洋地回头喊了一嗓子:“喂,你们眼瞎啦?没看见这边有女生吗?还不过来提行李,都愣着干嘛?”

于是桃井五月和长谷川志穗的行李全被桐皇的球员们七手八脚地抬了进去。

据说本次合宿一共只有三个女生。桃井五月猜长谷川志穗肯定会来,但另外那位女生是谁,她完全猜不出。由于三个女生被安排在同一间宿舍里,等一直忙着点名的长谷川志穗和差点迟到的桃井五月推开宿舍门的时候,她们的舍友甚至连屋里的四张床都铺好了。

“……总觉得我们捡了个大便宜。”桃井五月喃喃自语。

“希望是个好相处的人。”长谷川志穗选了张靠窗的床,把行李往床底一塞,“桃井学姐,秀德的中谷教练让我们点完名就一起过去找他。”

桃井五月愣了一下:“……那我们走吧。”

长谷川志穗又仔细地确认了一遍自己带来的东西,然后点头附和:“嗯,我们走吧。”

只有看过点名册的人才知道本次选拔合宿究竟汇集了多少优秀的高中生球员,仅请来两位教练确实不够。偏偏某些有本事的球员还很难伺候,校方派出的经理既要负责打杂、又要忙于应付自己学校的“老爷”层出不穷的花样,别说给教练搭把手了,不跟着添乱就算功德一件,何况他们也未必有胆量协助教练管教其他学校的队员。

在这极度缺人的情况下,中谷教练首先想到的就是长谷川志穗和桃井五月。所以他打算让这两个小姑娘做助理,并趁她们还没来的时候和桐皇的原泽教练稍微沟通了一番。

两位曾经身披国家队战袍的昔日队友彼此交换了意见,一致通过了这项决定。

原泽教练说:“别的我不敢保证,但桃井同学的能力确实很强,这点大家有目共睹。而且她是个公正的孩子,绝对不会假公济私。”

中谷教练毫不留情地说道:“话虽如此,你最好还是和那个诚凛的小姑娘组队,免得被人抓住把柄。你应该不想因为沿用了你们桐皇的教练加经理模式而无法服众、被这群臭小子指着鼻子说你有私心吧?”

“当然不。”

原泽克德十分爽快地同意了中谷仁亮的建议。

又过了一会儿,长谷川志穗敲响教练办公室的门:“中谷教练,我是长谷川志穗。”

“请进。”

和桃井五月一同进屋之后,长谷川志穗按各队抵达的时间顺序向两位教练汇报各校球员的出席情况:“秀德高校五人,实到五人;正邦高校五人,实到五人;雾崎第一五人,实到三人;诚凛高校六人,实到六人;丞成高校三人,实到两人;桐皇五人,实到五人;泉真馆五人,全体迟到。”

“迟到的取消合宿资格。”帅哥教练原泽克德铁面无情,“记住他们的名字,并通知他们所在的学校。至于惩罚……由各自学校决定吧,与我们无关。”

“是。”

长谷川志穗刷刷几笔圈出迟到球员的名字,同时宣判了这些球员的“死刑”。

正式训练从下午开始,中谷教练和原泽教练又大致交代了一些需要注意的事情,这才让长谷川志穗和桃井五月先回去做准备。

“呐、呐,小志穗!”活泼热情的桃井五月早就自来熟地改口称呼长谷川志穗的名字了,“你现在要回房间去收拾行李吗?我们一起好不好?”

“好啊。”长谷川志穗一脚迈进宿舍楼大厅,“我……哎哟!”

一边走路一边回头和人说话的下场就是迎面撞上另外一个人。长谷川志穗捂着脑袋“哎哟”了一声,倒没被撞疼,只是吓了一小跳。

“对不……”

长谷川志穗立即道歉。

“喂,看路!”然而对方的态度却不怎么好,“眼睛是用来喘气的吗?”

桃井五月顿时大怒,挺身而出、仗义执言道:“你的眼睛才是喘气用的呢!就算小志穗有错,难道你就不应该注意附近的情况吗?”

对方笑了起来:“哦呵,所以我要向你们道歉?”停顿一秒,“你以为我会道歉?笨蛋!”

长谷川志穗抬头看向这个只听他说话的嗓音就令她难受的家伙:“花宫……学长?”

一米八多的花宫真低头:“咦?我就觉得你挺眼熟……喂,小不点,如果不想像你的学长那样被我干掉,最好别惹我生气。我的脾气可是很差的哟,才不管你是不是女生呢。”

桃井五月险些被花宫那欠揍的发言气到跳脚,正待给他几分颜色瞧瞧的时候,长谷川志穗却拦住了她。

面对花宫的恶意威胁,长谷川志穗采取了等闲视之的态度,只冷冷地问他:“花宫真,是你害木吉学长膝盖受伤的吧?”

——木吉学长明明那么喜欢打篮球,即使不能参加比赛,却仍然坚持每天守着篮球部的大家。而打球风格如此肮脏的雾崎第一却能争取到入选东京都代表队的资格……

虽然诚凛早在去年就已经打败雾崎第一,用最解恨的方式为木吉报仇,但长谷川志穗可忘不了花宫这个害惨木吉的罪魁祸首。

自从长谷川志穗加入篮球部后,木吉就对她照顾有加。每当想起像大哥哥一样爱护着每一位部员的木吉竟然无法再继续享受篮球带给他的乐趣,长谷川志穗就为他感到惋惜。以往训练的时候,木吉常常用怀念的眼神看着部员们打篮球,长谷川志穗心里十分难过。

如果不是花宫真……

长谷川志穗的表情更冷了。

“对啊,没错啊,是我做的又怎样?”花宫好笑地比划着两人之间的身高差:“看起来,小不点打算要为你的学长报仇?嘛,我倒是有几个不错的主意可以提供给你作参考。比如在饭菜里投毒啦、晚上披着白床单装神弄鬼啦、趁人不备把我推下楼梯啦……”

长谷川志穗语带嫌弃地说道:“你的心灵太扭曲了,眉毛学长。”

花宫突然就被呛着:“咳咳!眉毛学长是什么东西?!

长谷川志穗说:“因为你的眉毛很猎奇。”

花宫反驳:“我说,你们诚凛那个叫火神大我的家伙眉毛更猎奇吧?!”

长谷川志穗象征性地咧咧嘴:“啊哈哈,眉毛学长刚才用了‘更’,这代表你自己先承认你的眉毛猎奇了嘛!”

“啧啧啧,一个小姑娘说话这么不留情面,当心日后被男朋友甩掉。”花宫脸上的邪恶笑容一闪而过,似乎显得很开心,“总之,报仇什么的我才不怕。来吧,本人竭诚欢迎你的复仇哟!嘿,小不点敢使出狠手吗?”

——对付这种脸皮厚到家的恶棍,果然需要一些非常手段。

长谷川志穗向来平静的双眼中冒出了两团火焰:“没关系,因为我很快就会让你知道‘后悔’和‘后怕’这两个词该怎么写。”

以这句话为开端,花宫真接下来的半天一直在倒霉中度过。

先是中午吃饭的时候从午餐中吃出两只恶心的苍蝇,接着又在下午的训练开始前领到了一份和其他人完全不同的清单,训练项目安排得稀奇古怪,又是负重拖完整栋宿舍楼的地面又是脚踩特制高跟鞋擦亮每扇窗户,还额外获得一套无论怎么洗都洗不干净的清洁用品。

拖把只用了不到五分钟就烂掉了、鞋子才穿上没多久就断跟了,抹布更是扯成了一条条、一片片,简直惨不忍睹。

各种倒霉事络绎不绝、纷沓而至,一件又一件地让花宫应接不暇。

当最后一块抹布宣告寿命结束的时候,花宫终于爆发:“开什么玩笑呢啊混蛋!老子为什么要做苦工?!”他狂躁地甩着已经变成一团破烂的脏抹布,大失水准地怒吼起来,“可恶!到底是谁给我安排了这样的训练计划?是谁?!”

长谷川志穗好似黑子附身一般蓦然飘过:“我。”

花宫震怒:“你!”

“眉毛学长请消气。”长谷川志穗完全不怕对方那恐怖至极的狰狞表情,“我这么安排是有一定科学道理的——连中谷教练都赞成我制定的计划呢!瞧,拖地能磨练眉毛学长的耐性,顺便完成折返跑的定量;穿高跟鞋擦窗户可以训练眉毛学长的平衡感,同时还解决了宿舍楼的卫生问题。如此一举多得的好事,何乐不为?”

花宫摔抹布:“……算你狠!我不奉陪了!”

长谷川志穗面瘫脸回复:“抱歉,如果眉毛学长预备退出,那么雾崎第一的合宿名额就要全部作废了。教练刚刚公布了一项新规定,训练期间实行连坐制,一支队伍中若有人自动放弃合宿资格,等同于全体弃权。再说了,以眉毛学长的资质,还是很有可能会被选入代表队的啦,因为一时的愤怒而舍弃唾手可得的荣耀……眉毛学长,你可要好好想清楚哦。”

“……可!恶!啊!”

花宫就是厄运连连的那个家伙。至于黑子君……黑子君下章就会被催着喝牛奶了~哦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