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篮暖雾

第43章 问题儿童

第43章问题儿童

当天晚上没再发生其他事情。

翌日,吉田玛利亚被强制遣送回校,谁也不知道教练们究竟做出了什么决定。

不知从何处探得具体情报的桃井五月后来悄悄告诉长谷川志穗,因为两位教练都没有惩罚其他学校学生的权力,所以吉田玛利亚将在回到雾崎第一之后接受来自校方的警告处分。

长谷川志穗对此漠不关心。

桃井五月替她惋惜:“太遗憾啦,我还以为她至少要哭着求你放过她呢……”

长谷川志穗扑哧一笑:“桃井学姐一定是电视剧看多了。依吉田玛利亚的性格,她能哭着恳求我才怪,毕竟那可是个连低头认错都没学会的人啊。”

事发后,正邦的津川队长为自己的一时失察和唐突质疑而向长谷川志穗郑重地道了歉,身为导火索的花宫又跑到长谷川志穗面前进行了一次不知所谓的“哈哈你以为我会说对不起吗你太天真了”的精神大轰炸,雾崎第一的另外两位队员濑户与古桥则半点反应都没有。

“诶?她居然没有道歉?”桃井五月觉得自己从没见过如此不知廉耻的女生,“脸皮好厚!”

谁知长谷川志穗压根没反应:“反正无所谓。如果我因为太在乎这种事而生闷气,岂不正中她下怀?我才不要落进她的陷阱,把自己气得吃不下饭、睡不好觉,那我也太傻了——虽然嘴上这么说,我其实还是有点点生气的。不过没关系,这两天教练们忙着选队员呢,我才不会把时间浪费在同无聊人士置气上。”

“这倒也是。”桃井五月点头赞同长谷川志穗的做法,“话说回来了,教练们究竟在想什么?到现在都没透露一点口风,明天是合宿的最后一天,再不商量出个结果,可就没有时间了呢。”

长谷川志穗说:“教练自有教练的打算,我想今晚应该就能确定下来,最迟不会晚于明早。”

结果不出她所料,在合宿最后一天的上午,中谷教练和原泽教练召集了所有的球员。

中谷教练说:“通过本星期的合宿训练,你们让我们看到了无限的可能,然而大家应该知道,选拔名额是有限的,东京都地区代表队只能由你们当中最优秀的球员组成。所以没被选上的人不必灰心丧气,因为你们还要继续备战今年的冬季杯,秋之国体并不是你们的最后一站。”

随后,原泽教练也讲了几句,接着便当众公布出代表队成员的名单。

今年的代表队几乎囊括了全东京最优秀的球员。

控球后卫是秀德的队长高尾和成、雾崎第一的队长花宫真以及诚凛的队长降旗光树;得分后卫有秀德的绿间真太郎和桐皇的樱井良这两位神射手做保证,并额外附赠正邦防守达人津川智纪队长;大前锋的位置上同时装备了能够轻松开启zone模式的青峰大辉和火神大我;中锋则选出了桐皇的队长若松孝辅和丞成的队长鸣海大介;相比前面的豪华阵容,小前锋却仅留小金井慎二,连替补都没准备。除上述成员之外,尚有一位不知该如何分类的黑子哲也。

桃井五月咋舌不已:“好多队长!”

“确实。”浏览完这快要逆天的队员名单,长谷川志穗心存疑问,“那么,队长是谁?”

代表队里确实包括了很多来自不同学校的队长,可他们未必是最合适的人选。队长首先要有能让队员信服的能力,虽然每个队长都能在各自的学校做到这一点,但在这支由各校精英组成的队伍里,他们将要面对的是别校王牌的刁难与冷眼。毕竟王牌们一般只愿意把信任交给自己学校的队友。

——大家实力相当,凭什么是他们学校的人当队长,我们学校的队员就不行?

如果队员们心里产生了不服气、不认可的念头,那么球队必然会在比赛中一败涂地。事实上,两位教练至今没有敲定队长该由谁来担当,正因为这个顾虑横亘在他们心间很久了。

有时候队长级别的球员聚集得太多也不是一件好事。

针对队长缺失的问题,长谷川志穗有着自己的看法:“代表队总体而言后卫太多、前锋太少。尽管我们知道无论谁当队长都容易被排挤,但也不能就此不提选任队长的事情吧?”

桃井五月叹气:“我们这里汇聚了各路人马,之前说要选拔的时候,大家明着不提,其实早就暗暗较劲、彼此竞争了。现在他们的观念一时扭转不过来,还跟斗鸡眼似的互相看不顺眼呢!唉……反正我觉得阿大他们三个人都不适合当队长——总之我们桐皇先弃权。”

长谷川志穗说:“我们诚凛也弃权——降旗学长在诚凛是位好队长,但他肯定无法服众。”

“教练们也在烦恼着。所以有什么办法能解决一下这个难题吗?”桃井五月叹得更厉害了,“小志穗,你认为该怎么办?”

长谷川志穗咬了咬嘴唇,小声说道:“关于这点……我认识的一个人绝对十分适合,而且我相信他一定可以胜任队长一职。但他未必能来。”

桃井五月好奇了:“谁?”

“……我就随口一说,桃井学姐别往心里去。”长谷川志穗明显还对众人抱有希望,“秀德的高尾学长是个不错的人选。也许教练们心里已经有答案了。”

桃井五月半信半疑:“是吗?”

成员名单公布了之后,下午的训练变得一团糟。尽管挑起争端的是火神,然而事件的导火索却是长谷川志穗这个毫不知情的局外人。

没被选中的球员从上午开始就分批返校了,所以留在合宿地点继续练习的都是代表队的成员。两位教练的意思是想让他们乘此机会互相熟悉一下,好在日后组队比赛时能配合得当。

起初,火神还安安分分地进行着基础训练。但是练着练着,他就满脸压抑地将手里的球朝地上一扔,继而愤愤不平地大声问道:“为什么花宫会被选中?!”先前长谷川志穗被冤枉的事情早传进火神耳朵里了,这导致火神对花宫越来越厌恶,总想收拾他一顿。

火神的话像油锅里溅进了一颗水珠,噼里啪啦地引出了一串又一串的对话。

以此为源头,大家纷纷议论起来。

花宫不是省油的灯,几句话就和反对他的人接上了火。

等长谷川志穗赶来解决这群男生之间纷争的时候,连教练都被惊动了。脾气很差的火神和若松甚至已经冲过去揪住花宫的领子,准备给花宫一顿“好瞧”。

娇小的长谷川志穗使大劲分开了这三个即将战成一团的热血少年,然后生气地说道:“眉毛学长的球风确实很肮脏,但不可否认,他的天赋确实很高,控球能力和临场应变能力都很强。既然教练已经这么决定了,你们就该听从教练的安排。还有,只要我在这里,就绝对不允许你们打架!”

谁知火神腹中的怒火比长谷川志穗的还旺:“我今天非要让花宫尝尝不能打篮球的滋味!”

“火神学长!”长谷川志穗大声叫喊着火神的名字,提醒他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住手吧!难道你想被禁赛?拜托你在行事前先动动脑子可以吗?!”

看火神学长平时打篮球的时候还算有点心眼,为什么一碰到日常相关的事情就要头脑发昏呢?替木吉学长抱不平本身没错,可凡事都讲求策略,贸然出手只会损人不利己,最终得不偿失!

火神回嘴道:“你懂什……”

“火神君。”黑子淡定地伸手铲向火神的肚子,铲得火神嗷嗷叫,“请冷静。”

花宫耸肩摊手:“嘛、嘛,诚如你们所见,我可是个有能力的人,或许教练早看好我当首发队员了呢。说起来,教练至今没有公布队长是谁,你们不怕得罪了我这个队长候选人?”

作壁上观的青峰懒洋洋地打个哈欠,彻底无视了花宫:“啊啊,我才不管花宫那家伙的能力有多强、是不是首发队员……总而言之,我不让他有上场的机会就是了……”

高尾笑了:“哈哈,除非仁仔脑子进水,否则他一定不会同意选一个呆瓜当队长。”

黑子说:“高尾君请不要用‘呆瓜’这样的词语形容花宫学长,呆瓜会哭的。”

绿间扶了扶眼镜:“长谷川,你也听到了,是花宫先挑衅我们,还自诩是未来队长。你觉得错应该由谁承担?”

——当然是全体人员!

长谷川志穗把训练菜单朝凳子上一甩,冷着脸大声命令道:“集合!绕场五十圈!每个人!”

有人抗议了:“为什么我们也要跑圈?明明我们什么都没说啊!”

长谷川志穗的表情更冷了:“眼睁睁地看着队友吵架却什么都不说?罪加一等!你们的团结精神在哪里?无视纪律、无视团队,你们还要不要打比赛了?给我跑!谁跑最后谁挨罚。”

见长谷川志穗有些动怒,桃井五月无奈地劝她:“别和他们生气,气坏了自己没意思。不如我们一起想想该怎样让他们团结起来?”

长谷川志穗原本还有些动摇,但现在已然大彻大悟。她一边盯着一大群男生脚步混乱、推推搡搡地跑圈,一边低声对桃井五月说:“桃井学姐,我忽然明白我刚才的想法有多不现实了。你看,他们不是不明白合作的重要性,只是像你所说的那样,短时间内扭转不了之前的敌对立场。所以,队长根本不可能从他们当中产生。”

花宫是性格奇差的“全民公敌”。青峰与火神互不相让、很难共处。高尾分明就是搅局小能手,与幻之第六人一唱一和正好黑成一团。绿间前一秒严肃正经、下一秒变身傲娇。桐皇的若松与正邦的津川再加上丞成的鸣海都是大嗓门队长,同小金井的咋咋呼呼相映成趣。

面对这群超龄问题儿童,一个计划渐渐在长谷川志穗的脑海中成型了。

于是,在长谷川志穗被教练问起看好谁当队长的时候,她毅然决然地回答:“我知道有一个人能胜任,并且他绝对可以让这里的所有人都心服口服。”

“谁?”x3。

除了略感惊讶的中谷教练和原泽教练,桃井五月也求知心切地看着长谷川志穗。

“原帝光篮球部一军队长、现国青队副队长——”

在桃井五月先是恍然大悟接着又难以置信的古怪表情下,长谷川志穗说出了这个人的名字。

“虹村修造。”

传说中的大队长即将隆重登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