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篮暖雾

第44章 虹村修造

第44章 虹村修造

虹村修造的名字甫一亮相,两位教练的眼睛就开始放光。

“哦……这确实是个能胜任队长职务的人才啊!”

“嗯……值得考虑,十分值得考虑!”

在教练们的一片赞同声中,桃井五月却显得有些懊恼。她蔫蔫地自责道:“哎呀,真是的,我怎么就没想到虹村学长呢……”

发起提议的长谷川志穗说:“如果两位教练都没意见,那我可以先打电话问问我大哥。我记得国青队最近没比赛,训练任务也不算重,应该已经有部分成员请假回去参加地区代表队的选拔了。”

——没意见,当然必须没意见。

快被“队长究竟该由谁来担任”这一无法攻克的难题愁到头发变白的两位教练几乎要举双手双脚来支持长谷川志穗的提议。

于是长谷川志穗先拨通了自家大哥的手机,在征得这位国青队主教练的同意之后才着手联系虹村修造。

这次,喜欢搜集各种情报的桃井五月对长谷川志穗和那位曾经的帝光一军队长有何交情产生了巨大好奇。所以当长谷川志穗举着手机走出教练办公室的时候,桃井五月也蹑手蹑脚地跟了过去,悄悄扒在门框边听动静。

起初打给长谷川莲一的那通电话,长谷川志穗用公事公办的语气详细地询问了国青队最近是否有特别安排、是否可以外调队员、是否允许副队长临时请假等一系列问题。

等她打第二通电话的时候,语气明显变得轻松不少,甚至有些像对长辈撒娇的感觉。

“您好……啊,修造哥哥听出来了?我是志穗没错啦……是呀,有点小事想请你帮帮忙……我打电话问过了,国青队最近没有比赛……其实是关于秋之国体的事情……对,我们东京都代表队的参赛队员已经选得差不多了,只缺一个有魄力的重量级队长,所以想请修……诶?为什么啊?修造哥哥不是东京的高中生吗,怎么可以不来?来吧来吧,如果能拿冠军就让我大哥请你吃饭哦……前三名?也行,反正我大哥早想请客了,我先替他邀人……咦?不是的,我们这边正合宿呢!我替教练跑跑腿什么的,青峰学长、绿间学长和黑子学长他们都在……嗯,我明白了,等会儿我把地址给你传过去……嘿嘿,谢谢修造哥哥啦!那我们明天见!”

虽然长谷川志穗的声音不大,但她并没有刻意回避的意思,到教练办公室外打电话也只是出于一种礼貌,因此情报小能手桃井五月这次窃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哇啊,看来小志穗和虹村学长的关系不错。只是某个地方貌似有点不太对劲……

桃井五月忽然就不明所以地欣慰起来。

——等等!小志穗为什么会叫虹村学长“修造哥哥”?!

终于想通哪里不对劲的桃井五月顿时双手捂脸做呐喊状:不!小志穗话里话外都带着一股亲昵的味道啊!莫非虹村学长是哲君的情敌?莫非哲君这次要遭遇敌手了吗?

怎么办?怎么办!

——好戏即将上演,越想越兴奋了怎么办?!

兴奋至极的桃井五月一把抓住正待走进办公室的长谷川志穗:“小志穗,要加油哦!”

不明就里的长谷川志穗:“……哈啊?”

按长谷川志穗的说法,虹村最快也要明天才能抵达合宿地点。为让虹村过来和众人见见面,教练决定延长合宿时间,让大家晚两天再回去。

原泽教练给出的解释十分简单:“反正明天周六、后天周日,正好不用向学校请假,就在这里继续训练吧。”

仅有的两天休息也被教练们无情抹杀了,这样岂不是刚结束训练就到周一了吗?

弄清这点之后,合宿基地里顿时怨声载道。

眼看场面即将失控,长谷川志穗相当干脆地出言威胁:“谁不认真训练,今明两天就不为他供应饭菜和热水!”

民以食为天,运动员视洗澡为地,同时掐断饭菜和热水的供应,无异于掐断他们的天地命脉。识时务者为俊杰,抱怨声终于渐渐停止,队员们在训练时也变得更加投入,生怕那位正在背后监工的讨债魔鬼将他们一脚踢进“不认真训练”的行列,从此跌入万劫不复之地狱。

第二天下午,姗姗来迟的虹村总算出现在合宿基地的大门外。

负责迎接的长谷川志穗等了他一个多小时,此刻难免有些生气:“你两个小时前打电话说你会在一个小时内到,害得我早早地就跑出来了。结果呢?”

虹村笑嘻嘻:“啊啦啊啦,别生气嘛。谁知道路上会堵车呢?又不是我的错。”

长谷川志穗眼珠转转:“修造哥哥打小前锋吧,杀鸡焉用牛刀,你要是顶替了大前锋的位置,青峰学长和火神学长都不必出场啦。”

虹村仗着自己身高的优势,伸出手揉揉她的发顶:“你这狡猾的小丫头!要么就是你想报复我让你苦等一个小时,要么就是代表队里缺小前锋,否则以你那物尽其用的性格……”

“诶,被看穿了吗。”长谷川志穗一点也不意外,反而露出一副“本该如此”的表情,“总之修造哥哥要么是小前锋的首发队员、要么是大前锋的替补队员。难得有青峰学长和火神学长这么优秀的大前锋,不物尽其用好可惜。中谷教练到现在还苦恼于该安排谁当首发队员呢,如果再在这个位置多摆一个队长级别的人物,他老人家恐怕要把头发挠光了。”

闻言,虹村的笑容显得有些玩味了:“所以,从帝光那时起,我就必须为青峰让道?”

长谷川志穗看西洋景似的看着虹村:“给那只色迷迷的黑皮让道?谁规定的?我不说了么,如果修造哥哥想打大前锋的位置,那么青峰学长和火神学长就可以结伴失业了。而小前锋的位置上只有小金井学长,说实话,他的球风并不适合打小前锋,因此我才希望修造哥哥能接下小前锋这个重担。”

此一时彼一时,虽然当年虹村曾经败于青峰,而青峰又拥有zone这项利器,但进步并非青峰一人的专利,虹村也没有停止前行的步伐。如果非要在这两个人中评出个高下,恐怕被国青队训练及各大比赛洗礼过的虹村更有实战经验。

虹村愣了一下,随即释然:“抱歉,是我多心了。”

“没事。”

长谷川志穗展现出她的宽宏大量,及时替换了话题。

她把代表队成员目前面临的问题跟虹村一说,虹村就笑了:“集训的力度当然不能减小。不过在那之前,我们还是先让这群小兔崽子们明白团队合作的重要吧!”

话音刚落,虹村就一脚踏进了篮球场。认识他的人纷纷停下正在进行中的训练,青峰更是瞠目结舌地指着这位往昔的队长:“竟然真是虹村?!”

桃井五月很没淑女气质地翻翻白眼:“我刚才明明告诉你了,是你自己不信。怎么样?”

青峰发呆:“……我以为你在开玩笑……”

绿间推推眼镜:“日安。久疏问候。”

黑子不知从何处飘了过来:“您好,虹村学长。”

原帝光队友的招呼声不禁令虹村慨叹起来:“真怀念啊,这久违的感觉。青峰、绿间还有黑子,我们几个确实很久没见了。”

不认识虹村的球员不多,为防万一,长谷川志穗还是简单地介绍了一下虹村。当她说到虹村是国青队现任副队长的时候,有个别队员短促地低呼了一声。

花宫不无恶意地揣测道:“如此来头不小的国青队成员能干什么?给我们做投篮示范?”

长谷川志穗皱眉。

虹村笑着回答了花宫的问题,不过却连半个眼神都没施舍给他:“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们的队长了。请多指教。”

一石激起千层浪。

高尾唯恐天下不乱地上前与虹村握手:“您好您好!没想到我们这里还能空降一位大神级别的队长啊,失敬失敬!”

好几个人都被高尾的动作弄糊涂了:他到底支不支持虹村?

赶在众人将要围绕这个问题展开大讨论之前,长谷川志穗拿出了她屡试不爽的绝技:“还不快去训练!教练一会儿就过来检查大家的练习进度,凡不合格者,一律训练加倍、三餐减半!”

于是这群人赶紧一窝蜂地跑回去继续训练了。

“哇,小志穗好有威严,比以前那个不敢说话的小姑娘厉害多了哟!”虹村半真半假地拍拍手,然后又摸摸她的脑袋,“小志穗去监督他们训练吧。”

接到命令的长谷川志穗乖巧地走开了。

黑子目送她抱着记录本走至篮球场另一边,这才回头,语气淡淡地开了口:“没想到志穗和虹村学长早就认识。”

一眼便将黑子那点小心思全部看透的虹村对他话中隐藏的挑衅等闲视之:“嘛,我刚进国青队就知道主教练家有位可爱的妹妹。小志穗是个容易放下心防的孩子,会做家务而且还很听话——真是完美的妻子人选呢……”他促狭地眨了眨眼,“黑子,你不去训练没问题吗?当心小志穗生气哟。”

黑子抬脸看向刚刚走马上任的队长大人:“虹村学长。”

“什么事?”

“对于只把您视作哥哥的志穗来说,您刚才的发言真是令人困扰啊。”

“哥哥有什么不好?妹妹不都最听哥哥的话吗?”

虹村一边这么回答黑子,一边冲长谷川志穗招了招手:“小志穗,过来!”

长谷川志穗依言小跑到他身边:“怎么啦?”

虹村当着黑子的面就给予她一个摸头待遇:“没事,就想说小志穗越长越好看了,大概是因为比以前自信许多的缘故?”

长谷川志穗脸红了一小下:“真的吗?谢谢修造哥哥。”

这一句“修造哥哥”引来数人注目。黑子的脸色瞬间变黑,桃井五月无声地长大了嘴巴,绿间推眼镜的手一滑、险些戳着自己的眼角。

默默训练、默默围观的众人默默心想:有高尾和花宫就足够了,跪求队长您别再搅这池浑水了行不行?

孰料虹村本身就是个表面正经、私下爱玩的家伙,赶在自己还没完全进入代表队队长的角色前,他喜欢开玩笑的毛病又犯了:“只是谢谢而已?难道不该说一句‘最喜欢修造哥哥了’吗?”

长谷川志穗脸色突然一整,语气严肃地纠正道:“不该。”

虹村大言不惭:“啊咧?小志穗一开始喜欢的人不是我吗?我才是小志穗的初恋吧?”

——够!快住手(嘴)啊你!

众人风中凌乱。

与桃井五月的表情保持了高度一致的青峰此刻已经快摔坏下巴了。

知晓黑子对长谷川志穗抱有特殊好感的桃井五月则双手捂脸:虹村学长,您是来帮忙的还是来添乱的?代表队本就苦于无法凝聚成一股力量,您竟然又火上浇油了!并且您这一桶油浇的还是平时最安静的哲君!

在一片静默中,长谷川志穗说:“修造哥哥别开玩笑了,你明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啦!我的初恋可是我二哥。”

见长谷川志穗似乎对此事感到十分自豪,众人只能用“……”来形容他们现在的心情……

虹村修造尚未在高中时期登场,万一被疼叔打脸也无所谓,反正被打脸也是分分钟的事儿,不怕啦~